別太責備朱立倫和國民黨 | 郭譽申

國民黨在朱立倫擔任主席後連續遭遇四大公投和立委補選、罷免兩案的挫敗。一時指責朱,要他下台負責的聲音不絕於耳,而對國民黨從惡言責備到心灰意冷的都不乏其人。筆者不認識朱,又是四十多年的失聯國民黨員,早已毫無瓜葛,願以第三者身份講點公道話。

國民黨和朱立倫的挫敗是情有可原的。關掉中天新聞台後,民進黨已掌控八、九成的電視新聞,並且以中央政府經費豢養大量綠營網軍,這些媒體和網軍能把黑的都說成白的,國民黨要怎麼抵擋?譬如,反萊豬公投關係民眾健康和養豬戶生計,理應是少有爭議的,竟然也不通過,可見親綠媒體和綠營網軍顛倒黑白的厲害。

不僅媒體和網路,蔡英文也大致掌控了司法,包括提名了大部份的大法官,以及檢調隸屬於法務部,自然受執政者指揮。譬如,在競選期間,台中地檢署大動作偵辦顏寬恒涉嫌在餐會提供炒米粉賄選,傳訊了數十名里長、里民,難免影響中間選民的投票。四大公投和立委補選、罷免是藍綠對決,但不是公平的對決,國民黨的挫敗實在不能都怪朱立倫。

蔡政府執政六年,蠶食台灣的民主制度,使政黨的競爭愈來愈不公平。這可說是台灣所實行的總統制的常態。在總統制下,總統的權力極大,若有野心,不難全面掌控行政、立法、司法、媒體、網路等所有權力,並削弱在野黨,因此很容易形成個人或一黨的長期執政。實行總統制的政權,除了美國,多集中在拉丁美洲、非洲及中亞 (參見維基百科/總統制),個人或一黨長期執政的實例太多了,不必在此列舉。(陳水扁是少數執政,受到國民黨多數的制衡。馬英九全面執政,是難得的沒有野心。美國龐大,總統只擁有中央權力,各州各有不同政黨執政,因此能避免一黨獨大,但是現在卻陷於兩黨惡鬥。)

認清藍綠競爭的不公平,就不會苛責國民黨和朱立倫。朱主席和現在的黨中央有何權力和資源足以指揮藍營的政治人物?幾乎完全沒有,而且任何人當主席都一樣 (擁有大量資源的郭台銘大約是唯一例外)。這樣藍營就是一盤散沙。

一些人建議黨中央應該擴大決策圈,加入侯友宜、盧秀燕、韓國瑜、趙少康等藍營菁英。這是明智之舉,既能提升決策品質,也能增加黨中央的權威,才足以指揮藍營的政治人物。不過,中常會才是國民黨的正式中央決策機構,因此更好的辦法是大幅修改黨章,讓中常會能夠納入上述藍營菁英,以取代過去少有民意基礎的中常委,才是長遠而健全的解決之道。

國民黨面對民進黨的不公平競爭,更需要團結。然而少有資源和中央權力,如何團結?除了黨中央擴大決策圈,國民黨需要提出全黨共有的崇高目標和願景,大家有同様崇高的追求,自然能同心協力團結一致,也才能吸引、感動其他的一般民眾;否則,如一些人所說,國民黨恐怕有消亡的危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