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毛不能共和的教訓 | 天人合一

首先,蔣毛若共和,中國會怎樣:

第一,他們都是同一文化基因孕育出的壯苗。蔣先軍先政後文,其守文中規中距;毛由文而政而軍,灑脫、奔放、不拘一格。他們個性、風格雖異,血液裡卻都充溢著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救民於水火、扶國至上邦的英雄情懷、聖賢情懷、救世情懷,都寫下了無盡的風騷,都屬一代之豪傑,為民族、國家、世界、歷史做出了功績。他們可以和。

第二,他們本是一條戰壕的隊友。於中華民族最屈辱、最黑暗的時期爆發的辛亥革命、五四運動,開始了中華民族復興的偉大歷程,國共黨人是這偉大歷程的引領者,在實現民族獨立、自由、富強、復興上具有相同的抱負和主張。他們不該分。

第三,國共兩次合作,取得了北伐和抗日的勝利。他們和則民族利、國家興。

但是,他們沒能和。因為他們承接了太多的過去。中國千年專制,意志的施行、利益的取守、政權的更迭、聲名的毀譽,無不遵循實力(主要是槍桿子)原則,採取鬥爭形式。而鬥爭的絕對性、排他性、暴烈性、非理性,往往使人,哪怕是善良的人直至聖賢,也變成了利器,喪失良知和理性,表現得“春秋無義戰”:

黨同伐異,不問是非;
成王敗寇,不擇手段;
睚眥必報,不講寬容;
斬草除根,不留餘地;
唯我正確,不知反省;
你死我活,不死不休。

遺憾的是,當年同以反對封建專制為根本任務的國共黨人,不自覺踐行著舊的潛規則,將分歧擴大化、鬥爭絕對化、自我神聖化、對手妖魔化,都以“東風壓倒西風”為能勢,以致兄弟成仇、戰友反目,走上極端對立的道路。

好在歷史在前進、人會變聰明。
人們開始反省他們當年是否鬥得太凶、分得太急,也許還有另一種選擇。
現實業已證明,台港能出經驗,大陸也能出奇跡,兩岸四地的黑貓白貓在各自主義的集合下可以生存在同一片藍天。

歷史還啟迪我們:人類正進入地球村的時代。
人口、資源、環境、氣候、疾病、災害,對未知世界的無盡探索、對可持續增長的無量追求,正在將人類結成不可分割的生命、利益共同體;
保持人群個性、競爭和活力,防範人類自我耗損、戕害和毀滅,是人類面臨的共同課題;
人類的共同價值需要維護,其主要途徑是民主,民主有多樣實現形式;人類的共同價值是全體人價值的有機融合,不是一部分人對另一部分人的“專制”,在採納主流意見的同時,要尊重、保護少數人的意見甚至反對意見;
人類共同價值在歷史中形成、完善,接受歷史的核對總和揚棄,是與非不應由一家說了算,不宜匆忙下結論,不必要一次就弄明白;
不同的路線、主義、模式、觀點、應該允許共存、試驗、比較、競爭甚至碰撞;

解決社會矛盾,鬥爭不是唯一形式,戰爭只是無奈的手段,協商、容忍、寬恕、尊重、和解、等待甚或退讓亦是基本選擇;
人們的政治活動,不應該以任何理由,那怕是崇高的理由顛倒是非、欺騙民眾、撕裂族群、煽動民粹、挑動戰爭、分裂國土。

蔣毛若泉下有知,也應當和,或許已經和。
逝者已已矣,來者猶可追。蔣毛雖未共和,然心有千千一中結而未再戰。
我們呢,還要置幾十年來國裂家破人離的愁殤於不顧,置台海火藥庫隨時爆炸的危機於不顧,置中華民族復興偉業痛失千載良機於不顧,非要分出個是非高低!非要排出個老大老二!非要把對方搞倒搞臭!非要在今天就弄個明明白白!

我們應當拋棄封建主義黨爭舊習、拋棄冷戰思維、反對極端主義、擱置歷史糾纏,以天下為公為宗旨,從萬世和平作打算,平等協商、共和統一、憲政息爭。國共共和、兩岸共和、中華共和,直至世界共和。
切不可想:沒有大陸人,臺灣會怎樣;沒有臺灣人,大陸會怎樣。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