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毛澤東 | Friedrich Wang

今天是毛澤東128歲冥誕。在中國歷史上,其實不缺乏像他這樣的怪傑,或者說梟雄。他能夠推翻一個舊時代,創建新的國家,並且在不斷的鬥爭當中,用自己的聰明智慧、毅力,當然還免不了許多的殘酷,不斷地勝出,說明這個人在政治鬥爭上已經爐火純青,展現出非凡的天分,甚至是所向無敵。

毛極度聰明而且邏輯清晰,總是能在不同的時間做出許多正確的決斷,而且能夠做到徹底的無情,這是他能夠勝利的主要原因。他熟讀中國歷史,對歷代中國政治的得失,以及各種宮廷鬥爭的狀況都有深刻的體會。更重要的是他對中國基層農民的性格非常清楚,早在1926年的《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中,就已經有非常露骨的刻畫。這些認知,都造就了他未來能夠革命成功的基礎。

他在1950年代與蘇聯的合作當中,成功地為中國建立了完整的重工業體系,讓中國的國際地位有明顯的提升,並且使得中國在一百多年的分崩離析後達成了真正的統一,這些都是他在整個數千年的歷史當中突出的成就。

在1949年之前,毛澤東關於革命、戰爭,以及對國民黨的鬥爭的判斷絕大部分都是正確的,所以他能夠在不利的情況下最後獲得勝利。1949到1956年之間,他決定參加日後讓他後悔的抗美援朝戰爭,以及發動反右運動,讓許多無辜的人以及知識份子受到極大的傷害。1956年之後所進行的農村集體化更是造成一場又一場的大饑荒,最支持他的農民因此死了幾千萬。他最後10年所掀起的文化大革命,到今天官方依然定調為一場浩劫,對中國傳統文化的傷害,以及對中國社會人心所造成的負面影響,直到今天仍然隱隱作痛。

毛生前說過,不在乎別人怎麼評斷他,他也給自己定過七三開的評價。但無論如何,我們客觀的說,他是在一個激進大革命的年代中的產物,是中國這一百多年激進革命下最終的一個結果。他留下的遺產很多,但是造成的傷害也很大,這在未來非常長一段時間都會受到許多人的討論,就跟後世到今天還在討論秦始皇、漢武帝一樣,永無止息的一天。

中國歷史發展到20世紀中葉,必然會出現一個這樣的人物。但是我們希望就這一個就好,永遠不要再出現第二個,或許也很難再出現第二個。

對「評毛澤東 | Friedrich Wang」的一則回應

  1. 《统一的实质与最后归宿是共和》
     
    统一的实质,
      一个中国内,不同政治面、尤其是极端政治面极端对立的结束;
      中国自辛亥革命开始的中华伟大复兴复兴大潮的重新汇合;
      一个中国不同政治面共和从而人民共和。
      由此视角,两岸统一,还有阻碍、心魔么?

    历史是长河,个人如浪花。
    激流中的浪花,顺流?逆流?分流?流中之人,正向反向难自明!
    人有局限、人有偏見、又还有坚持己見的惰性,历史旧忆总鲜嫩也。
    在国共极端对立、斗争、厮杀环境下形成的历央偏見,
    总是在让历央车轮滞碍、偏向甚至倾覆。
    唯有跳出激流,爬上岸来,挣脱羁绊,登高望远,反思反省,才能厘清近代百年历史脉胳,了结国共对错,看清未来方向。
    我下面旧文,或可助岛内蓝统朋友们稍解国共历史认知之惑。

     《毛蒋共和,中国会怎样》
      天人合一2008发表于 2008-04 凤凰博客台湾圈
     
    没有毛泽东,中国会怎样?凰博客台湾圈里ji shui fang先生言中国完全可能成为与美国并驾齐驱的一流超级大国。li urf7先生说中国已为苏美瓜分而四分五裂。由此引发了众多网友两极化争论。
       他们或期盼(如果是真心的)中国成为一流超级大国,或担心中国分裂,用心是好的,换一下视角诠释国共关系亦无不可。但其基本观点、思维方式是幼稚、片面、有害的。

         第一,中国已经有过了毛泽东,现在来如果“没有”,如果其不是上帝,就有点无聊。
         第二,毛蒋是非、国共情仇,岂能以“没有”另一方就能了之、化之、言之。如能,其比上帝还能。
          第三,此种吾党万岁、唯己正确、一厢情愿定是非、一边倒向论对错、极端主义的是非观、历史观、政党观、正是中国几十年来国共党争、文革动乱、以及目前台湾选战恶斗的思想、文化根源。顺了JI、li 先生们的如果,两岸还要争它一万年!
        这里,我也如果一下:毛蒋共和,中国会怎样:
      第一,他们都是同一文化基因孕育出的壮苗。毛由文而政而军、洒脱、奔放、不拘一格;蒋先军先政后文,其守文中规中距。他们个性、风格虽异,血液里却都充溢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救民于水火、扶国至上邦的英雄情怀、圣贤情怀、救世情怀,都写下了无尽的风骚,都属一代之豪杰,为民族、国家、世界、历史做出了功绩。他们可以和。
        第二,他们本是一条战壕的队友。于中华民族最屈辱、最黑暗的时期爆发的辛亥革命、五四运动,开始了中华民族复兴的伟大历程,国共党人是这伟大历程的引领者,在实现民族独立、自由、富强、复兴上具有相同的抱负和主张。他们不该分。
        第三,国共两次合作,取得了北伐和抗日的胜利。他们和则民族利、国家兴。

         但是,他们没能和。因为他们承接了太多的过去。
         中国千年专制,意志的施行、利益的取守、政权的更迭、声名的毁誉,无不遵循实力{主要是枪杆子}原则,采取斗争形式。而斗争的绝对性、排他性、暴烈性、非理性,往往使人、哪怕是善良的人直至圣贤,也变成了利器,丧失良知和理性,表现得“春秋无义战”:
            党同伐异、不问是非;
            成王败寇:不择手段;
            睚眦必报,不讲宽容;
            斩草除根、不留余地;
            唯我正确、不知反省;
            你死我活;不死不休。
      遗憾的是,当年同以反对封建专制为根本任务的国共党人,不自觉践行着旧的潜规则,将分歧扩大化、斗争绝对化、自我神圣化;对手妖魔化,都以“东风压倒西风”为能势,以致兄弟成仇、战友反目,走上极端对立的道路。
      好在历史在前进、人会变聪明。
         人们开始反省他们当年是否斗得太凶、分得太急,也许还有另一种选择。
         现实业已证明,台港能出经验,大陆也能出奇迹,两岸四地的黑猫白猫在各自主义的集合下可以生存在同一片蓝天。
         历史还启迪我们:
         人类正进入地球村的时代。
         人口、资源、环境、气候、疾病、灾害、对未知世界的无尽探索、对可持续增长的无量追求,正在将人类结成不可分割的生命、利益共同体;
         保持人群个性、竞争和活力,防范人类自我耗损、戕害和毁灭,是人类面临的共同课题;
         人类的共同价值需要维护,其主要途径是民主,民主有多样实现形式;人类的共同价值是全体人价值的有机融合,不是一部分人对另一部分人的“专制”,在采纳主流意见的同时,要尊重、保护少数人的意见甚至反对意见;
         人类共同价值在历史中形成、完善,接受历史的检验和扬弃,是与非不应由一家说了算,不宜匆忙下结论,不必要一次就弄明白;
         不同的路线、主义、模式、观点、应该允许共存、试验、比较、竞争甚至碰撞;
         解决社会矛盾,斗争不是唯一形式,战争只是无奈的手段,协商、容忍、宽恕、尊重、和解、等待甚或退让亦是基本选择;
         人们的政治活动,不应该以任何理由、那怕是崇高的理由颠倒是非、欺骗民众、撕裂族群、煽动民粹、挑动战争、分裂国土。
         他们若泉下有知,也应当和,或许已经和。

         逝者已已矣,来者犹可追. 毛蒋虽未共和,然心有千千一中结而未再战。
         我们呢,还要置几十年来国裂家破人离的愁殇于不顾,置台海火药库随时爆炸的危机于不顾,置中华民族复兴伟业痛失千载良机于不顾,非要分出个是非高低!非要排出个老大老二!非要把对方搞倒搞臭!非要在今天就弄过明明白白!

         我们应当抛弃封建主义党争旧习、抛弃冷战思维、反对极端主义、撂置历史纠缠,以天下为公为宗旨,从万世和平作打算,平等协商,共和建国,宪政息争。国共共和、国民亲新共共和、两岸共和、中华共和,直至世界共和。
          切不可想没有大陆人台湾会怎样、没有台湾人大陆会怎样。

郭譽申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