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關難過 | 劉廣華

國會議員遇人不淑,事件引發全國矚目,渣男受輿論圍剿,千夫所指豬狗不如;受害者情何以堪,卻選擇面對,很有勇氣;整件事情雖然還在發展中,基本已有公論;雖有些雜音說,事件乃刻意操作,意在轉移大眾對其他重大事件的注意力,至於是哪個重大事件,就不同政治陣營各有解讀了;這種說法等而下之,不值一提。

有個說法是,當事人高學歷、高社經地位,見多識廣,閱人無數,怎麼跟個初識情滋味的無知少女一樣,認人不清,識人不明到這種地步?

這就有點要求太過了。

其實,人就是人,任你智愚賢不肖,帝王將相平民百姓,都有七情六慾,都有跨不過的坎,通不過的關,尤其是情關。

情關難過!

唐明皇寵愛楊貴妃,不愛江山愛美人,荒廢朝政引發安史之亂,後來雖然平定戰亂,堪堪保住大好山河,沒有國破家亡,只不過自己的皇位還是丟掉了。

原為英王愛德華八世的溫莎公爵(Duke of Windsor)為了娶得離婚婦人辛普森夫人(Wallis Simpson)為妻,寧可放棄王位,堪稱情聖。

西楚霸王項羽力拔山兮氣蓋世,一旦窮途末路,被圍垓下時,臨死前念念不忘的還是虞姬:

「虞兮虞兮奈若何!」

霸王,卻也是情種。

佛家說,有情眾生的問題,就是有情;有情就有愛,有愛就有欲;所謂:

「愛不重不生娑婆,念不一不生淨土」。

「娑婆」指的是三千大千世界,眾生在此忍受諸般煩惱,卻又不肯出離,一再墮入六道輪迴;這意思是說,人的愛欲重,就受束縛,如果不願割捨,就出不了六道輪迴,心念不能專一,淨土就不會出現。

這很難了;既是有情眾生,當然有情,要去除七情六慾,這還算人嗎?

據傳,六世達賴喇嘛倉央嘉措為了追求自由與愛情,白天在布達拉宮持守戒律,夜晚則屏棄一切清規戒律,縱情於拉薩街頭,化身為貴公子喃喃唱著:

「住進布達拉宮,我是雪域最大的王;

流浪在拉薩街頭,我是世間最美的情郎。」

多情的法王,也曾想著兩全其美:

「也曾慮多情損梵行,入山又恐別傾城;

世間安得雙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

不負如來不負卿,是有點想得美了!

《西遊記》中,女兒國國王對唐僧一見鍾情,想盡辦法要留下唐僧:

「…悄悄問聖僧,女兒美不美?

說什麼王權富貴,怕什麼戒律清規?

只願天長地久,與我意中人兒緊相隨…」

唐僧想來還是沒有心動,繼續西天取經去了。

錢鍾書小說《圍城》中有句名言:

「圍在城裡的人想逃出來,城外的人想衝進去,對婚姻也罷,職業也罷,人生的願望大都如此。」

情關就是如此吧?

關內的人想要往外跑,而關外的人卻要往內鑽;出出入入,尋尋覓覓,跌跌碰碰,情關難過,欲界難出。

真正勘破情關者,世上能有幾人?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