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緊張,懷念在金門犧牲的好同學 | 郭譽申

最近兩岸關係緊張,好像回到四十多年前我念書時的狀態。讓我特別懷念在金門服兵役時犧牲的大學同班好同學。

我是早期的四年級生,念大學時兩岸關係已較更早的時代緩和,但是金門、馬祖前線仍然非常緊張,双方偶而仍會互相砲擊,雖然多半打到無人的海灘上;而且據說對岸的水鬼偶而還會上岸「摸哨」。

我的好同學姓黃,綽號「黃敗」。當時同學們都住校或在學校旁租屋,大家日夕相處,感情非常好,雖然很多同學的綽號都頗不雅,但是大家都不在意,反而覺得親切。「黃敗」身材不高,體形瘦削,但很有男子氣概,他耐力極好,在十公里長跑比賽是全班約50人中的第二名。除了念書應付考試,「黃敗」愛踢足球、打撞球、唱流行歌曲,也打麻將。那時不像現在有那麼多娛樂,「黃敗」的興趣算是很一般。

學校宿舍旁就有多家撞球店,我與「黃敗」常在那裡對打撞球,邊打球邊聊天,成為無話不談的好朋友,時常混在一起。大學畢業後,我留校念研究所,「黃敗」則與多數同學一樣入伍服兵役。當時一般的兵役是兩年(少數兵科要服役三年),「黃敗」在受完半年的預官訓練後,在下部隊赴金門前,有較長的休假,他回到學校,與我愉快的聊天、打撞球,就像畢業以前一樣。沒想到那就是我們最後的相聚。

不記得是幾個月後,傳來了「黃敗」在金門喪生的消息。那些日子,我不只一次夢見「黃敗」,他還是休假回學校時的樣子,跟我愉快的聊天。我一點不覺得害怕,只是醒來時難過得落淚。

當年服兵役犧牲是軍事機密,不公開。幾個月後,在金門服役的其他同學逐漸打聽出「黃敗」犧牲的過程。他是少尉排長,率領獨立排駐守金門旁的一個小島。排裡一位老士官與一位充員兵處不好,前者常欺負後者,後者氣不過,有一天值勤時就拿槍要殺前者,還波及旁人。「黃敗」身為長官,出面勸充員兵放下武器,但充員兵已殺紅眼,也對「黃敗」開槍,然後自戕身亡。

雖然沒有真正作戰,當年金、馬前線的軍旅生活,可以想見,是孤獨、枯燥、不自由的,有巨大的壓力,因此容易導致類似「黃敗」及其部屬的意外衝突。據說那時一個師駐防金、馬前線兩年,平均會損失一個連;一個師約一萬人,一個連約一百人,即平白損失1%的官兵。

兩岸關係和緩多年,金、馬已很少駐軍,最近兩岸關係卻變得愈趨緊張,要回到當年的對抗態勢嗎?但願不要,千萬不要再有「黃敗」這樣的年輕人、好同學平白犧牲了。兩岸雖然政治制度不同,就算統一,也不影響絕大多數的一般人,沒必要互相仇視對抗,而造成無辜的年輕人平白犧牲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