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七十自述之一-憶詹華清老師 | 石文傑

年近七十,古人說人生七十古來稀,今人卻說人生七十才開始,我的好友施主席卻憤慨的說,人生七十都該死!

胡適四十歲時寫下《四十自述》一書,創生前寫回憶錄的先例,也引領撰寫自述/回憶錄的風潮。胡適四十歲時已名滿天下譽滿天下,獨領風騷數十年,當然影響最大的是新文化運動,倡導白話文寫作,其歷史定位直追韓愈的古文運動,韓愈顛覆了魏晉六朝以來華而不實的駢文體,胡適的白話文運動,終結了數千年來的文言文寫作,開啟我思寫我文的風尚。

我小時是在竹山鄉間的瑞竹里長大,雖然有社區自力發電可用,但每逢颱風季節,攔水堤崩塌,就會面臨無電可用,入夜後全村一片漆黑,讀書寫功課必需借助蠟燭或煤油燈,我家因為開雜貨舖,所以用電石燈光,亮度稍強。在如此惡劣的環境下,一個鄉下小孩能一路讀到台中一中和台灣大學,回想起來簡直不可思議。

家鄉對外交通全靠清水溪臨時開闢的河床便道,才能搭乘員林客運班車到達竹山鎮上,可是如果遇上颱風,路基沖毀,就必需徒步一個多小時到中途站的不知春搭接駁車,走在河床上或繞道猴洞仔山路古道,走過雜草叢生的舊山路和簡陋的臨時吊橋,真是險象環生,驚險連連。

在我升上小五的暑假尾端,有一天見到一位陌生的青年,大約十八、九歲,拎著大小行李在公車站下車,並且打聽國小方向,後來還來我家購買盥洗用具,家父與他閒聊,始知他是新來的老師,剛自台中師範畢業,被分發來我的小學,他就是詹華清老師,開學後還擔任我五年級導師,這是我與詹老師的初會面。

當時的國小老師都住在簡陋僅能避雨的宿舍,地面無水泥地,必需自己炊煮三餐,自行洗衣服,曾目擊有老師輪流在宿舍門口煮飯炒菜。當時無洗衣機,無瓦斯爐,無瓦斯熱水器。

詹老師家住苗栗卓蘭,是客家人,一個師範學校的畢業生願意到窮鄉僻壤的小學任教,實數難能可貴,尤其還待了八年,直到我念初中、高中、大學,很多年以後才外調到別的縣市,陪很多村民度過難忘的童年歲月。曾有多次熱心村民介紹相親,希望他在此安家落戶,可惜姻緣不足,最後還是與省立台中啟聰學校的同事成親,因為八年後他外調台中啟聰學校。

詹老師教我五年級,是我記憶最深刻的導師,他教會我們許多傳統歌謠,如弘一大師的《送別》,迄今每當聽到歌聲,我就會回憶起諸多童年往事。還有一件影響我一生的就是他介紹我們認識《三國演義》,《水滸傳》,《東周列國演義》,每當同學吵鬧得不可開交,他就用他生動活潑的語言,為我們講《三國》、《水滸》,同學立刻停止吵鬧,靜悄悄的聽詹老師講故事。我受他影響學會向台北的書店索取圖書目錄和郵政劃撥郵購中國古典小說,後來還以歷史系為第一志願。

詹老師陪我一起成長,學會讀書、做人、寫作,是我人生旅程中的貴人,如今他已年近八十,祝願他長命百歲,永保安康。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