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並不多元包容 | 徐百川

水火不能相容,矛盾的事物是不可能並存的。思想和看法也是一樣,一到了矛盾對立的程度,就沒有妥協的餘地。西方民主也是如此,到了矛盾對立的程度,「民主素養」、「民主包容」都會無影無蹤。只有在理念和價值上大家有了共同信仰的基礎,才有所謂包容妥協的民主素養,民主政治才能良性運轉。

有一位李普塞(Seymour Martin Lipset)對民主素養有一個「共識─衝突」的理論,很值得我們參考,他說:
「沒有一個社會能容忍全然衝突的情境,任何一個社會,共識和衝突永遠是並存的,共識和衝突的臨界點永遠是一個動態均衡的關係,一旦這個動態均衡被嚴重破壞,社會註定要墮入一個混亂的深淵。」

像美國的南北戰爭,當南北雙方意識矛盾時,以崇尚自由民主著名的林肯總統,也只有用武力來解決。

民主成熟後的西方政黨就有很高的同質性,他們的主義相同、信仰相同,就像同一政黨分裂出來的不同派別。不過由於見仁見智,一方保守一些,一方激進一些。基本路線一致,策略有所差異而已,他們的政黨輪替如同一個人的左手換到右手。

西方民主並非我們表面所見的多元包容、五花八門、兼容並蓄,實際上仍是以他們的文化理念和國家利益為主流價值,西方的社會就是他們的主流價值主控的社會,西方不同的政黨其實是有很高的一元同質性。西方民主的思想多元,其實是以一元為主體的多樣化,也就是在他們主流價值的共識之下的多元化。

看看二十世紀初美國如何在自己國內輾壓左翼工運與五十年代剷除共產黨,就可知在西方的民主政治下,只要觀點與他們的主流價值對立矛盾,鎮壓打壓毫不手軟。與他們主流價值不同的文化和政治,在他們的國度至多只能封閉性地存在,若想要宣揚和推廣,是得不到自由與人權的保障的。一旦有不同的主張讓他們感覺會對他們的主流價值有危害,對這種不同主張的包容度更是蕩然無存。

加上民主政治的最大缺陷,就是一般大眾都沒有時間、沒有興趣關心政治,因此所謂「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這句根本是瞎話。「民智不足用」、「百姓愚冥,易惑難曉」,這種情況即使進入民主政治,依舊千古不移。現在已經眾所周知,民主選舉往往是盲目的,大眾極易被媒體操縱,「民意是條狗,輿論牽著走」才是真實的政治生態。

尤其是當社會矛盾的衝突超過平衡點,選民的感性又重於理性,民主的涵養與知識會被拋到九霄雲外。於是民主轉為民粹,民主政治也會演變成反自由、反人權的壓迫和暴亂,就與同為「普世價值」的自由、人權相互矛盾,彼此對立抗爭。

民主聖地的美國主要是靠著CIA、FBI的強大的國安力量,以及在國家利益與愛國立場上口徑一致的所有媒體,等於是以一文一武的無形雙手牢牢掌控國民意識,兼且抑制了反政府行為和思想,確保了美國民主的長治久安。是以,美國政局穩定,人民愛國心強烈,雖是個人主義的文化,但是集體上的共識十分一致,所以民主的進行相當順利,無關民主的涵養與知識。

現在美國的白人漸漸失去了主流地位,川普上台後鼓吹白人主義,國內的意識形態緊張對立,民主亂象就呈現了。也就是說,西方的民主仍然是壟斷性的一元化,他們向落後國家所推銷的多元並存、理性包容的民主政治,西方他們自己都做不到。

我們民主至上的慕洋犬天真地以為依著西方的民主機制,就能解決理念和立場的對立矛盾。認為貓狗同籠的政治對立,都可以在民主政治之下良性競爭、和諧共存,不知這是緣木求魚,還認為這才是民主的「真諦」。民國以來,中國在政治上的民主抗爭與威權鎮壓一再重演,互不相容,落入兩極對抗的循環怪圈,原因即在於此,並非中國文化缺乏理性包容的素質。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