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拜登致電習近平 | 郭譽申

前天(9月10日)早上習近平應拜登之約,双方電話交談了約90分鐘,立刻成為兩岸及全球的媒體焦點。中、美是世界兩大強國,近年競爭和對抗加劇。拜登就職後,兩國領導人既不會面,也少有直接接觸,回顧上次的接觸已是7個月前的電話交談。兩位領導人終於再次電話交談,如何解讀?

媒體的解讀大約是,兩位領導人希望減緩中、美的對抗關係,確保兩國的「競爭」不會演變為「衝突」;而部份媒體則強調,拜登向習表明無意改變「一中政策」。後者應該不是重點,因為美國從未表示要改變一中政策,最多偶而口誤,讓台獨找到故意曲解的空間;前者的說法雖然沒錯,但是並不充分,因為沒考慮拜登上任以來中、美關係的發展脈絡。

根據媒體的報導,比較7個月前與這次的電話交談,習近平的說法少有改變,都在強調中、美關係的重要,並期望兩國保持友好關係,既有益於中、美,也有益於世界;但若美國選擇對抗,中國也不怕、不會退讓。

然而拜登在兩次電話交談裡的說法卻頗為不同。上次拜登明確地批評北京鎮壓香港、侵犯新疆人權、以及其經貿做法不公平且有強制性,並且對其升高區域內(如台灣、南海)緊張的行為表達高度關切。但是這次拜登幾乎完全沒提這些令中國不快的責難。簡單說,拜登改變了,他上次明顯想壓制中國,這次似乎想要改善中、美關係了。

拜登原來想要壓制中國,因為中國是美國的競爭對手,也因為川普前政府已把中國妖魔化,導致美國民意傾向要對抗中國。然而8個月來的對抗,中國幾乎毫髮無傷,既控制疫情於非常零星的偶發,又創下上半年12.7%的高經濟增長,以及27.1%的外貿進出口增長。

相對地,美國的疫情持續延燒,導致美國的經濟復甦不如預期,而阿富汗撤軍的荒腔走板更重挫拜登政府的國內外聲望。此外,喀布爾機場的恐攻事件顯示,失去阿富汗的美國未來恐怕更難對抗各種恐怖主義和組織。簡單說,美國現在的狀況遠遜中國,讓拜登是內外交困。拜登此時致電習近平,至少能稍微轉移媒體和美國民眾對阿富汗撤軍和喀布爾機場恐攻的關注,也能讓人們產生中、美關係改善,未來前景可期的聯想。

內外交困的拜登明年就要面對期中選舉,而三年後還需要競選連任。他是否因此改變抗中政策,而想要改善中、美關係,猶未可知,須視其後續政策而定。川普抗中,無法連任,是前車之鑑,拜登自行選擇吧。

即使拜登確實有意改善中、美關係,由於目前美國的民意傾向要對抗中國,拜登不太可能大刀闊斧的做,未來大約只能小步小步地逐漸改變。無論如何,中、美若能改善關係,是有益於中國、美國以及全世界的。大概只有蔡政府和民進黨不樂見中、美改善關係,不過其美國主子要怎麼做,奴才是管不了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