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正在海地化 | 盛嘉麟

2016年民進黨蔡英文執政以來,幾乎所有的政策都是往反科學反理性的方向進行,情況有如黒社會的幫派組織,在霸佔地盤以後坐地分贓,酬庸官位組成的政府 。 民進黨的政府內閣是由一群只會選舉、說謊、造勢,毫無施政概念及能力的政客組成。

譬如不經思考的反對核能發電,最近民進黨政府把核四廠的第四批燃料棒運往美國,自此幾千億元建造的核四廠已經徹底摧毀了。結果備載電力不足,突然停電,台電被迫擴大台中燃媒火力發電廠,不惜製造全島嚴重空氣污染。現在為了擴大天然氣發電,新建液態天然氣接受站及儲備槽,不惜破壞桃園沿岸27公里的藻礁。

譬如不知道維護清理全島現有的數十水庫,保護水庫上游水源的天然植被,任由水庫容量被污泥侵佔減縮。以及不積極整修全島陳舊漏水的自來水管線,全台自來水管漏水率,1年大約就漏掉了4.4億噸自來水,可以提供全台人民約66天的民生用水。造成颱風不來就全島缺水停水,靠天吃飯、拜神祈雨的落後地區狀態。

應該是安全可靠的鐵路交通,因為酬庸官位,管理無能,普悠瑪號列車和太魯閣號列車連續肇事,傷亡慘重,仍然未見鐵路官員有積極的檢討改進,只想得過且過。

軍事上空軍的戰機老舊,兵力不足,連連墜機出事,飛行員無辜犧牲,民進黨政府的軍事採購不是依據台灣的需要,而是採購美國砸下來的武器,不敢針對需要,自主選擇。所有海軍的造艦計劃都以貪污失敗告終。還要號稱潛艦國造,又是貪贜的大好機會。

今天美國公佈軍售台灣的總金額是 7億5000萬美元,折合新台幣250億元,這是美國強塞的軍購指令,台灣除了感恩戴德,沒有討價還價,選擇武器的餘地及意願,也就是說,台灣的經濟年年被抽血一次。

外交上繼續丟失邦交國,派駐外國的外交官員都不是稱職的職業外交官,而是酬庸賜官的政客,以德國的謝志偉及日本的謝長廷最為代表。現存的幾個南太平洋島國及中南美小國,全靠美國施壓保持邦交。最近海地總統被刺殺,刺殺團隊的兇手躲進台灣駐海地大使館,這件奇離的事件海地政府正在調查,傳說台灣和海地的邦交岌岌可危。

最近一年多台灣疫情嚴重,缺乏疫苗的狀況,造成世界僅見的依賴民間商業慈善機構出來購買疫苗,紓解疫苗缺乏的怪現象:

疫苗嚴重缺乏,而且供應失調,有300萬的莫德納孤兒等待第二劑。

繼續打壓破壞民間商業慈善機構的購買疫苗計劃,刻意造成疫苗缺乏的恐慌。
利用疫苗缺乏的恐慌的心理,讓人民別無選擇時,饑餓行銷,推出不合格的高端疫苗,圖利美國的投資財團,以及投資生技產業的民進黨的高官。

有資深媒體人取得了高端內部的資料,據以說明該疫苗尚有爭議,高端立刻揚言控告該名媒體人,接著一堆綠營的網軍側翼和名嘴開始攻擊這位記者是「中共在台認知作戰的協作者」,換言之,就是中共同路人。

不但接受世衛組織分配落後地區的布施,日本,美國捐助的疫苗,連蕞爾小國立陶宛、斯洛伐克、捷克施捨的兩三萬劑疫苗也磕頭搗蒜的謝恩,把台灣弄成疫苗乞丐的可恥形象。

政府控制了所有的媒體,敢批評政府的電視台到期就不發執照,敢批評政府的個人就告上法院 ,質疑總統博士學位的彭文正被告上法院,敢反對台獨的就是中共同路人,新黨青年軍王炳忠、林明正、侯漢廷都被司法恐嚇。即使政府施政無能,人民怨聲載道,全島的媒體幾乎一律支持並奉台獨為救世主,全島的社會團體幾乎一概噤聲,像極了當年美國「麥卡錫主義」黑暗時代在台灣復活。

台灣真如日本記者本田善彥的預測,這個無所作為的腐敗政府,有一天會自然的瓦解消失。這大概是最後一根稻草了。

台灣出現最新的街友流浪漢,因為疫情造成失業,露宿街頭
如今【善良百姓】如何求生存?

轉載【流浪台北街頭】
07/26傍晚出門例行慢走,
六點鐘,在信義路、安和路街角一棟廢棄大樓人行道上,發現躺睡一個年青人,我隨即跑到對街安和路派出所請警察過去處理。
走回現場,苦等半小時,不見警察過來。
這街角有不少腳踏車經過, 大樓無照明,躺睡此處,隨時有可能被撞。

我想警察可能不會來了,我乾脆自己叫醒他。
睡眼惺忪的年輕人,回答說,
抱歉,實在太愛睏了,到台北九天八夜,都沒好好睡一覺。
看他神情談吐,不像嗑藥,也不像長期流浪街頭的流浪漢。

我好奇地追問,他說
姓何,二十八歲,來自新竹五峰鄉,板橋豫章高職餐飲科畢業,從事廚師工作數年 。
早婚,妻已離家出走,三個小孩,三到十歲,外公九十三歲同住,幫照顧小孩。
五月疫情爆發,服務的餐廳結束營業,三個月到處跑,就是找不到工作,
無分文收入。
九天前來到台北試圖找工作,無奈餐廳都沒開門營業,每晚露宿街頭,
已經九天沒洗澡,兩、三天吃一餐 , 身上所帶數千元已用光。

我觀察這年青人所講的話,應該是真實的。
我就把身上一千三百多元全部送給他,建議他買車票盡速回家。
他蠻感謝我的,起初還拒收,説為何對他這麼好,我說上帝派我來的,
感謝上帝就好了。

他真的打包隨身草蓆走人,
這時又有一穿白T恤的年青人也送給他一千元,我看到他感激的眼神充滿淚痕。
看到他消失在華燈初上的街頭,我心酸楚。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