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死不能親近他的母親,我同情余英時 | 張輝

余英時好大的口氣,不愧為中國史學泰斗,中國知識分子的表率。但「我到哪裡 哪裡就是中國」卻是個大膽卻真實的話術。是每個中國人在海外都可以說出口,而令周遭的外國人接受的現象。

余大師反共,連帶反現代中國,對他及許多海外類似的中國人而言,是極為正常的,這也是人性,看看他所批判的中國政府和社會現象即知,他對中國的意識形態與兩蔣時國民黨人及美國共和黨右派如出一轍,甚至跟我們的李前總統及達賴都能相濡以沫,思想交流,結為莫逆。

這種人在美國待久了,在西方靠著中國的學問,由一批學者、名流、政客捧著,批判中國而博得盛名,也是好事一樁。但我從內心深處為他不平叫屈,非常的同情他,他汙衊了孕育他給他滋養奶水的母親,而至死不能親近他的母親,無法回頭,更談不上有勇氣後悔。

報載:一九七八年,余英時以「美國研究訪華代表團團長」的身分,再度踏上中國土地。這趟返鄉之旅卻徹底摧毀了他記憶中的中國,「中國比之任何一個外國,給我的感覺都更像是外國。」六四之後,他更決意不再踏足中國。

中國大陸翻天覆地改革開放至今的那一段三十多年光陰,余英時錯過了,或故意忽視了,也許太執著於自己的判斷,也許他無法回頭檢討自己。

他在中國人心目中(包括我)成為近代海外中國人以西方/美國價值,批判母國而獲美國青睞的異議知識分子之一。

他傷了母親的心,或許,他早已不認這個母親了。

他和西藏達賴的歷史評價應該在同一個層次,是褒是貶?吾不予評論矣!

對「至死不能親近他的母親,我同情余英時 | 張輝」的一則回應

  1. 谁决定哪些新闻是国际热点?
    2021-05-28 联合早报 韩咏红

    东欧内陆国家白罗斯上周发生了政府“劫机”抢人的奇幻又惊人的一幕,情节堪比好莱坞动作大片。
    情节是这样的。5月23日星期天,一架从希腊飞往立陶宛的爱尔兰瑞安航空公司航班,在白罗斯上空快要飞抵立陶宛边境时,被白罗斯官方强迫改变航线,理由是机上有炸弹。白罗斯甚至出动米格-29战斗机将这架客机“护送”到白罗斯首都明斯克迫降,之后逮捕了飞机上的白罗斯异见人士、26岁的媒体人普罗塔塞维奇(Roman Protasevich)和他的女友。当然,最终机上什么炸弹也没发现。白罗斯总统卢卡申科的真正目的显然是要逮捕2019年就流亡到波兰的普罗塔塞维奇,他去年被列入白罗斯的700余人恐怖分子名单。
    这起事件激起了欧洲和美国的强烈愤怒,尤其是在欧洲。欧盟眼睁睁看着专制政权国家劫持一架在两个欧盟成员国之间飞行的民航客机,逮捕机上乘客,同机被挟持的还有许多欧洲居民。欧盟若不介入干预,成何体统、颜面何在?
    欧盟一反常态地迅速反应,宣布禁止白罗斯航空公司客机进入欧洲空域,宣示将有进一步的经济制裁。一些欧盟官员指责这是“国家海盗”行为。美国白宫发声谴责卢卡申科政权“公然蔑视国际和平与安全”,要求立即采取跨国际的透明调查。
    另一方,普罗塔塞维奇和他的女友则分别在白罗斯释放的视频中“认罪”,这对青年的命运让人担忧。卢卡申科昨晚则首次开腔,坚称炸弹威胁是真的。
    这次事件以外,一个新闻现象是:“劫机抓人”这么一个充满戏剧元素与张力的新闻事件,在国际上并未引起巨大的关注。当然,欧美媒体都连续报道与评论,但不算非常热烈。简言之,事件引起的关注度,并没有与其强烈的新闻性成为正比。
    也许,这与欧盟的左右为难有关。自从卢卡申科去年在被指舞弊的选举中以80.1%高票当选并针对抗议活动以来,欧盟已然对白罗斯进行了三轮制裁,包括卢卡申科本人共88名白罗斯政客及七家公司;美国也有自己的制裁名单。这意味着,更多制裁不会带来实质改变,反而可能将卢卡申科更进一步地推向俄罗斯的怀抱。欧盟吃了一记闷棍,使力与发作空间有限。
    以新闻热度做对比,中国在国际媒体上应该说是备受青睐。中国的许多课题不但会吸引到国际媒体连日跟进、被放在显著位置连续报道,更会有大量评论分析。这与中国国际影响力与重要性的不断提升直接相关。西方媒体对于非票选民主制国家的本能质疑,也加剧了大家对中国的检视热情。
    中国崛起是本世纪国际政治的主题,它与世界守成大国还在探索合适的“安全距离”,它会对国际现有体系构成什么冲击尚无答案。在于是,各方都在用放大镜检视中国的一举一动,尤其是它有争议性课题的处理——对新疆维吾尔族的管治、对香港抗争的针对、南中国海主权纷争的处理、它的通讯科技是否威胁到他国,贸易是否公平?对病毒来源是否有所隐瞒……等等,一切都受到高度关注,有疑点都会被放大。
    在另外一些国家与地区可能不会受到多少关注、或者被轻轻放过的问题,若发生在中国都可能成为国际热点。国际主流媒体的议题设置能力,可见一斑。
    仅以眼前一小事为例。上周以来,台湾疫情恶化让人担忧,每天不仅有三位数的新增病例,还有三位数的“校正回归”病例。这个连台湾民众都批评的统计法,要是换在中国大陆,关于瞒报、数字造假的质疑,估计已经四起。
    不过,既然现实改变不了,就不妨以积极态度看待。来自四面八方的全方位严苛检视与施压,多年来一直推动中国官方更小心翼翼、更敏感地处理各种棘手问题,尽全力将差池降到最低,同时倒逼出各种改革。有学者就曾形容,在一党制的中国,有美国来扮演中共“最忠诚的反对党”角色,其实也不错。今天,随着中外关系下滑,中共的“反对党”是更多了。
    近期,随着中外对立态势加剧,国际舆论对于票选制民主国家与政体的负面新闻,在姿态和语气上也变得比较宽容。这也许能归功于同一种政治制度成员的深度信任与认同,以及一种不愿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心理作祟。但仔细想想,这对这些国家与政体而言,就好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