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英時是學究,不是儒者 | 譚台明

余英時自己說︰「我的專業是思想史,儒家在歷史上的流變是我的研究重點之一。因此引起一種誤會,頗有人把我看作儒家,或「新儒」。其實,我的主要興趣根本在於研究工作,希望在所選專業的領域中取得一些真實的成績,對於同行們產生積極影響。」

他又說︰「我一直欣賞西方學術界流行的一句老話:一個研究工作者的最大榮譽是姓名能出現在其他學人著作的「腳註」中,Footnote,而不是在報紙的「頭條」新聞上,Headline。我自問生平志業即在追求中國思想史方面的新知識,絕無興趣作『公共知識人』,因此從未參加過任何有組織的政治、社會活動。我雖然在治學之餘,偶然發表一些有關世事的評論,那也不過是稍盡現代公民的言責,」

由此看來,他的志向在於作一個西方式的做學問的人,而非有傳道責任的儒者。這當然也沒問題,但既然如此,他對於「本職」以外的言論,如他對政治的評論,這其實已超出他的學問範圍,所以其言論就與一般的市井之見無異,還有特別的價值嗎?然而,現在所有的反中者,都舉者余氏這塊大招牌,用來引證他們反中的合理性。這其實是十分荒謬的。

余英時論時事,總以「這樣下去」之類的假設開始,然後當作事實,大發議論,大罵中共。比如,大陸搞了個「夏商周斷代工程」,他就大罵是與希特勒一樣搞歷史神話,要延長中國歷史,是妄自尊大等等。罵了一堆,結果呢,斷代工程的結果,周朝成立年代(比起《世本》的記載)是後退了,而非提前。更何況,這個「工程」初步結果提出來後,因為碳14的測定法受到一些質疑,所以最後並沒有提出正式的報告。這一切,都表明余英時的攻擊是子虛烏有的。

他的所有的「政論」,都是類似的風格,以「推想」代替事實,胡說一通,把中共罵的狗血淋頭,但沒有一項是應驗了的。一切反中派,都大捧余英時。但老共對他還是比較客氣,他的書照樣在大陸賣,大陸學者捧他的也非常多,只是不提他的荒謬的反共言論罷了。

我個人看法,你要反共是你的自由,你不分清紅皂白而把歷史的與現在的混為一談,則是老糊塗。要反現在的中共,也不是不可以,但總要講理。以學術權威之尊,發表不合事實、取樣片面的反共言論,個人成見根深柢固,意識形態先行,卻以學術大師的頭銜來包裝,根本是在作賤自己的學術身分,混淆大眾的視聽。

余英時的學生們,在編全集的時候,請千萬別漏了余英時在大紀元、美國之音上的一堆訪談與時評短文,一定要全部收錄,讓大家看看「大師」的「高超」遠見,到底料中了多少。

再說一遍,請余英時的弟子們注意,在為你們老師編全集的時候,他晚年的反共言論,時政短文,請一篇都不要放過,千萬不可以任何理由而不收錄,讓後人看清楚大師的高超見解,一窺大師的內心世界,看看他的學問到底為他的「知人論世」產生了什麼作用,也好為後世的學者立個「榜樣」!

對「余英時是學究,不是儒者 | 譚台明」的一則回應

  1. 民主是怎樣的制度?你知道嗎?
    2021-07-28 常山七次郎facebook.com

    無論是在香港或是台灣,一講到民主Democracy,幾乎是所有媒體與網路KOL都認定是,非要不可的好制度。然而民主制度的內容是什麼?我經常追問別人,你覺得民主制度之下我們有什麼事情可以做?對人民有什麼影響?對你賺到多少錢有沒有影響,怎麼造成的? 
    幾乎沒有人可以告訴我。他們就是無端端的認定「民主是個好制度」,就像法輪功的「法輪大法好」一樣。到底好在哪裡,沒人知道。
    而中國共產黨也很喜歡宣傳民主制度。你去看中國官方媒體,常常說自己是世界上最大的成熟民主國家。在台灣的民眾看到,要不是怒罵,就是當作笑話。但當我問起:「為什麼中國不是民主的國家?」
    民眾通常只會回答我:「中國沒有選舉。」然而,中國是有選舉的,而且從村里幹部到中央政治局,常常有選舉。
    那麼,選舉=民主嗎?或是真普選=民主嗎?
    一個驚人的事實是,共產黨官媒說的是真話,他們真的是世界上最大的成熟民主國家。因為民主的意義其實就是「大多數的統治」經過選舉之後,比較多的那個陣營推選出一個統治者,這就是民主。而中共就是如此。
    事實上,英美習慣法系國家和中國最大的差異不是民主,而是權力分立。從17世紀以來,在大英帝國與其殖民地所擁有過的等級議會制,行政、立法與司法是互相制衡的。投票權利也一直受到納稅義務與戰爭義務的限制,沒有繳稅、沒有打仗的人不能投票。
    無論是在美洲、印度、加拿大、香港、上海、澳大利亞,英國所建立的殖民地,都相當程度上尊重當地人的習慣法與私有產權。這種英美習慣法的傳統,因為權力分立、尊重私有產權、依循當地習慣,是小政府主義的體現。
    而在大英帝國殖民地所留下的體制殘餘,從美國、加拿大、紐西蘭、澳大利亞與香港等地,我們都可以看到相當高程度的經濟發展與法治精神。
    到19世紀,社會主義思潮漸漸成形。到20世紀初,布爾什維克建立了世界上最大的社會主義政權「蘇聯」所採行的制度,則是民主制度,這與英國的等級議會制度不同,稱為民主集中制。
    等級議會制,沒有繳稅是不能投票的。投票是要決定政府的措施,而稅金是政府施政的經費,沒有繳稅自然就不能投票,而有繳稅就一定要有票投,然而這樣的制度被共產黨宣傳為資本階級的制度。
    而民主制度則是當年蘇聯拿來顛覆政權的思想武器。蘇聯革命的方式就是鼓動沒有繳稅的民眾,起來爭取政治權力,甚至是顛覆政府。蘇聯甚至會去刻意鼓動人口遷徙,讓某些小國多了很多蘇聯來的移民,讓這些移民起來爭取政治權力,甚至是製造騷亂與暴動。
    做個簡單的比喻。這就好像某個社區管理委員會,外面有流浪漢搬了進來住在庭院,還無賴地說自己要投票選管委會的主任委員。這時候住戶不高興了要驅走他,他就大喊你們這些住戶「歧視」我,然後開始鼓動他的流浪漢朋友一起跑進來毆打住戶、甚至放火燒房子。
    這就是布爾什維克所採行的民主制度,無論有沒有繳稅、有沒有真正住在那裏,都可以投票。他們甚至會反過來,把有錢有繳稅的人財產充公,聲稱只有真正赤貧的人才有資格投票,之後把那些充公的財產納為己有。
    顯然英美傳統的等級議會制與民主制度是矛盾的。因此,極權不是民主的對立面。這類由布爾什維克所煽動的民主,其實是通往極權專制的幼年期。而英美的等級議會制與三權分立,才是極權專制的死敵。
    民主與什麼自由、平等、法治、博愛都沒有關係,他很簡單,就是選舉後的多數推舉一個統治者進行統治。他本身就是一種多數暴力,是最不能保護弱勢、最不能包容其他意見的一種制度。它與民粹完全是同一回事。
    你不能擁抱己方的意見認為是民主,但批評他方的意見是民粹。因為在制度上,正方與反方在制度上完全是一樣的,只能在最後比大小。
    缺乏制衡下的最終結果就是民主集中制,什麼是民主集中制呢?也就是讓基層的選舉之後的當選人握有一切的政治權力,下級對上級必須絕對的服從。因此統治者在選舉過後,就會控制選舉的計票方式與軍隊。
    往後再普選的人民代表,就會因為缺乏權力制衡,變成「沒有投給黨,你就得死」的民主集中制。在歐陸與蘇聯傳統下的民主制度,都會衍生出極權政權。像是威瑪共和產生希特勒,就是由大眾民主走向民主集中制的體現。
    在台灣很多人對民主的想像是錯誤的。他們以為,有民主,權力結構逆轉了,政府官員要聽人民的話,選舉輸的要聽選舉贏的話。
    多數民眾心理的民主就是比大小。他們認為,民眾比政府官員和民意代表都還要偉大。有很多民眾甚至不明白民意代表與行政機關首長的差別。
    這種錯誤觀念,讓很多人都以為民主與自由是同義詞。但其實民主很容易侵害人權,也很容易掀起動亂或造成暴民政治。權力制衡才是自由的同義詞,才是確保社會走向富裕繁榮的途徑。
    既然台灣大多數人腦袋裡的民主萬萬歲,其實是沒有制衡的暴民政治,而且是預備走向民主集中制的狀態。那麼「深化民主」本身的意義,就是整個國家朝向列寧化的方向前進。
    因此中國當然比台灣更加民主,他們的民主不只深入到村里幹部了,因為舉行過文化大革命的關係,黨已經把民主深入家庭了。
    請記住,民主的最終階段就是民主集中制。而且別忘了,共產黨人是會讓一大堆沒有繳稅的流氓無產者搬進社區裡面,耍賴說要投票的。
    那麼在台灣,假如依照眾多知識分子、覺青們的想法,沒有憲法、領土範圍的公投限制,並且降低了公投的門檻、廢除了公投審議委員會,會造成什麼結果?
    中共為了取得台灣資源,會傾盡全力讓和平協議公投、兩岸統一公投過關。他們勢必動員在台灣統派勢力的所有地方樁腳,收買所有媒體鼓吹統一的好。而美國將會在旁觀察,日本人則會在島上跳腳。台灣本土反對統一的勢力,則是缺乏資源,也無力回天。
    在香港,則會是由強力部門主導,張張亮票計數的真普選,然後你們的候選人只會有藍絲候選人A、親共候選人B、支持警察候選人C。其他想要參選的人,會在登記的時候就被DQ了。
    那麼各位看到這裡,還覺得民主好棒棒嗎?請注意,「民主是個好制度」就跟「法輪大法好」一樣、跟「南無阿彌陀佛」一樣,是喊爽的,喊給大家看看、讓我刷一點光環用的。

  2. 不由得高呼:反獨輪運形勢大好!
    2006-03-28 救苦尋聲諜報網 巫山雲

    嘿嘿!獨輪運不得人心,勢將滅亡!我們合圍之勢漸成……只要獨輪運不玩狗急跳牆,就會被我們吃定……
    我們成功的原因(仿傚曹氏「我十勝、敵十敗」論):
    1. 最重視原大法弟子的觀點。對方只是一味將對方打成“共特”就以為沒事,殊不知共產黨這招下三濫手段,是以摧殘異己份子的肉身或其剩餘的人生為實踐手段的。海外法輪功,除了對部份癡迷者能達到指標外,對其他人尤其是反邪教衛道士,根本沒可能辦得到。
    2. 我們在法輪功內部有消息人仕。沒聽過獨輪運在中共內部有什麼消息人仕的,即使有,在共黨強大的政治機器及反間諜系統運作下,在形勢丕變的時候,這些潛伏在中共的“叛徒”往往最先被揪出來,甚至被中共加以利用,實施反間計。別忘了中共可是特務黨出身的。
    3. 我們使用多元討論式的手法,從多角度及觀點,瓦解法輪功(以及附著法輪功的民運)。相對於對方只容許一把聲音或“自己圈內人”的有限度異議聲音,他們只能將大多數人往我們的方面推。
    4. 用理念,用“神交”的方式去影響網友,尤其是活躍在網絡上的網絡作家盟友。相對於對方要用到金錢籠絡、利益輸送、甚至要“代言人”發號施令,我們基本沒有“誰也不服誰”的“指揮權”問題。我們可以零星地在不同地點不同時間上網。我們的盟友可以讀了我們的帖子,再在其他壇子發表自己的想法。我們有好事者大肆跟輪子們刷版,也有如安魂曲般的自由作家撰文抨擊。相對於對方要統一口徑批量轉貼文宣,我們自由度大得多。雖然對方很多時以私人傳訊聯繫,而我們沒有,但他們這種方式需要協調,我們用不上。
    5. 我們不斷深入虎穴。除了到大法網站如明慧網、大紀元外,博訊、新海川、熱血漢奸等獨輪運網站,我們都涉獵研究。相反,敵人對我們一無所知,就只得“抓共特”,別無他法。反正他們也是昧著良心,也不想對我們的見解有多了解。
    6. 反獨輪運的勢力是國內海外華人主流意識,橫跨左、中、右三派;我們儘量擱置政治議題,事半功倍。對方雖然有美日反華勢力支持,但是不得人心,所有其逆流思想,均難拉開市場;所以不管他們如何口若懸河,如何引經據典雄辯滔滔,但只能事倍功半。
    7. 我們實話實說,對方“掛羊頭賣狗肉”。我們就事論事。對方濫扯胡吹,偷換概念,將民進黨等同台灣,將民運當作正義化身,將法輪功視同真善忍,比如說:“如此不煉法輪功之人,豈非不真不善不忍耶?”他們的反共文章,根本就是文革式黨八股,炮打黨中央,把醜惡送給別人,將榮譽留給自己,好壞絕對化,實則為主子効勞,妖魔化中國不遺餘力。另外就是高掛民主、自由、人權的口號,實則極度專橫容不得批評,還說這是“對共匪的獨裁就是最大的民主”。這種假借自由,卻來幹法西斯的勾當,與中共根本毫無分別。
    8. 中共反對獨輪運,確在其道理,令獨輪運無法爭取更多支持。本來八九民運,肯定是中共犯了罪行;但那些廣場上的學生領袖如吾爾開希、柴玲、王丹、李碌之流,拿了六四血卡,出了國外,立即裏外不是人!(王丹本來較好,較有原則性;但一到了美國,還不是腐化了?)雖然中共百般不對,也許中共鎮壓法輪功的手法是錯,但中共鎮壓法輪功的根本目的是對的;反法形勢最初幾年,很多人不願意表態,正是為了這個原因。但自從法輪功搞民運,與台獨互相呼應,搞九評退黨等等分明搞政治但又疾言厲色否認在搞政治的行為後(民運在旁掠陣,也使民運的醜惡大披露於人前),之後更漸見倒行逆施,“退黨數字大躍進”、批判“同一首歌”、“蘇家屯集中營”的造謠污衊式的報導,反映了法輪功“藥石亂投”、“慌不擇路”的景象。看倌至此,誰都認為:法輪功乃是邪教,民運乃是沒脊樑的投機份子,台獨則是中華民族和平的破壞者!
    9. 我們會認錯反省,左派除外;但對方基本不會,永遠都是“偉大、光榮、正確”。而尤其以法輪功為了掩蓋一個謠言,以另一個謊言去掩飾,而且搞新版“皇帝的新衣”,容不得別人質疑,把人當傻瓜。當法輪功的彌天大謊去到了無所不用其極、無法收場的地步,往往自我推翻,另謀說法,舊的落幕,新的上場,反省水平與中共全無二致。但中共至少會平反、自我糾正一下,獨輪運呢?憑什麼叫中共為你們平反?
    10. 我們的出發點,是為了中華民族的和平發展、為社會謀幸福而作的;對方則是為了達到不可告人的目的,唯恐天下不亂──各懷鬼胎,民進黨謀台獨,民運為回國執政。法輪功的理由則更搞笑、也更撲朔迷離了:為了反共產邪黨?為了洪法傳功?為了重建中國的信仰及道德?為了在中國建立法輪世界?還是為了……在美日的祝福下,在中共滅亡後,復辟帝制,建立“法輪功中華帝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