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雖然先進,臺灣不可任由美國予取予求 | 謝芷生

筆者1970年起即一直生活在歐洲。對西方人認識較深,他們的優點與缺點都看在眼裡。筆者對白人並無成見,反而頗為欣賞、欽佩,認為在他們身上可學到許多東西,否則也不必多年寒窗,跑到西方來留學了。

筆者在德國留學期間,吃過不少苦,但與其他留學生相比,算是十分幸運的,因為一路上都有“貴人”相助。從離開臺灣去德國的機票,到最後論文的出版,都是由德國人資助的,若非有“貴人”相助,以筆者出身軍人世家,連坐上飛機都有困難。兩蔣時代的軍人是十分清苦的。筆者在台時曾聽聞,美國願向國軍提供薪資,但部隊副主管需由美國人出任。此為蔣老先生所堅拒,因如此,則國軍豈非將淪為美國的附庸軍了?若傳言屬實,蔣老先生仍不失中國人應有的風骨。

中西文化確有相當差異,文化上的差異自然會反映在性格、價值觀上,因此國人與西方人打交道倍感困難。滿清末年,李鴻章曾派了120名小留學生赴美留學,應是頗有見地之舉。若非自小生長在西方,是很難識透他們,與他們打上交道的。

中國傳統禮教中特別講究“謙讓”的美德,這在西方文化中是根本不存在的,往往會被誤為懦弱的表現。但他們卻很講究“進退有方”的禮儀,在兒童時期就培養了這方面的規矩。到西方人家庭去做客,來去兒童都會出來迎送客人,絕不容因害羞而躲在房中不出。筆者初到德國時,在鄉下小鎮歌德學院學習德文,路上遇到的小朋友,都會主動向你說聲“早安”。即成年人在偏僻處相遇,也會互道“你好”。這給我留下了特別深刻的印象。筆者認為,東西文化和性格雖有明顯差異,但共性的部分仍是占了較大比例。

美國人雖主要來自歐洲,尤其是英國和德國。或許是生活環境的差異,性格上卻有著明顯差異。千萬不要以為,瞭解歐洲人就自然瞭解美國人了,反之亦然。由於家人大部分都在美國生活,或曾生活過,因此也有與美國人接觸的機會。然而讓筆者對美國人留下深刻印象的,並不是在美國,反而是中國的上海。

1990年前後,我表姐的女兒考取了留美,卻拿不到美國簽證。她一定要我這位“喝過洋水”的表舅,陪她去上海美國領事館走一趟。其實我對美國人個性並不太瞭解,英文也不如德文說得流利,但在晚輩迫切的眼光請求下,只好勉為其難地去了。接待我們的是位懷孕的中年女士。她是否就是美國駐上海領事,不得而知。她態度還算客氣,但仍掩藏不住,一般美國人在國外自然流露的一份傲氣。談完話後,她並沒有答應我們的要求。但意外的是,兩星期後表外甥女卻突然打電話來說,她已經取得去美國留學的簽證了。我心想,美國人辦事真有些怪,明明事情已經辦砸了,怎麼又會峰迴路轉呢?

大陸改革開放後,尤其是近十年來,取得的進步與成就,不得不令人嘖嘖稱奇。即使向來對大陸持正面看法的人,也感到意外。大陸進步之神速,令西方世界,尤其是美國,震驚不已。面對自己霸權受到無形的挑戰,他們憂心忡忡,甚至愁腸寸斷。自6月6日起,美國短短兩個月內,即三度派軍機及軍方專用機降落臺灣。此一不尋常的動作,究竟意味著什麽?只是意亂情迷、慌不擇徑,還是另有所圖?臺灣是中國領土,非中國船艦進入,需獲中國相關部門許可,否則誤闖他國領海、領空,是會引起檫槍走火的。這就如同6月24日英國一艘驅逐艦,在黑海闖入俄國領海,遭俄炮轟驅逐,是十分危險的。

臺灣孤懸海外,力量薄弱,長期受美國欺壓。除軍機降落臺灣外,美參議院還提議,台美艦船得互泊對方海港。受到大陸嚴正警告。台獨當局切莫任美國予取予求。一旦觸及大陸紅線,必將引爆台海,乃至中美衝突。無子弟者,尤其是居高位者,更需體恤民情,不可有“別人子弟死不盡“的冷酷心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