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大欺主 | 劉廣華

邇來二、三事,渾然不似人間事,讓人頗有不知今夕是何年之感!

其一,奧運中華代表團搭機前往東京,包括羽球世界球后在內的國家奧運選手,通通擠在經濟艙中,抵達後,球后還被分配住在陽春的三星級旅館內,說是基於離場地近些的考量;隨行的官員反而搭商務艙,住大酒店。

這頗讓人不解?明明參賽的是選手,應該好吃好睡,可以吃好睡好的卻是帶隊官員,搞不清楚到底誰比較累?

其二,疫情稍有趨緩,結果在指揮中心宣布微解封的首日,隨即有高官赴南部景區豪華飯店群聚吃火鍋,防疫規定形同具文;同時間,卻有許多外送人員、貨運司機、建築工人,因為防疫規定的關係,在豔陽烈日之下,大汗淋漓,找不到用餐地方,一不留神還會動輒得咎,被檢舉,罰錢。

這讓人很是不平;在基層勞工配合防疫規定,惶惶然苦無用餐處之時,官員卻是無視防疫規定,在豪華飯店中,衣香鬢影,觥籌交錯;典型的「只准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雙重標準。

其三,在絕大多數民眾仍未施打疫苗的狀況下,疫情指揮中心卻將主要是官員的第二、三類人員納入可施打莫德納第2劑的名單之中,結果是民眾嗷嗷待哺,官員則可以好整以暇的打好、打滿。

這就讓人憤怒了;小民百姓四處鑽營,想方設法,搶打疫苗殘劑,官員卻是優雅的挽起袖子,準備施打第二劑;百姓的命也是命啊!

說是官員,其實就是公務員,執行公務的人員。

國父孫中山先生曾經說過:

「共和國家,人民是國家的主人,官吏是人民的公僕。」

事實上,英文的公務人員就是civil servant或是public servant,顧名思義就是公眾的僕人,受政府聘用,執行法定職務權限,為人民提供服務。

平心而論,民為本的「公僕」概念,古已有之。

孟子就說:

「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

唐柳宗元在《送薛存義序》文中說道:

「凡吏於土者,若知其職乎?蓋民之役,非以役民而已也。」

這意思是說,舉凡在地方上任官者,可知道自己的職責是什麼嗎?應該是作為人民的僕役,而不能反過來去奴役人民。

清朝雍正皇帝為了惕勵自己,做了一副對聯:

「惟以一人治天下,豈為天下奉一人」。

這指的是,帝王受命於天,以一人治理天下,並不是天下來伺候一人,任重而道遠,自己要知道勤奮、節儉。

這其實說的都是同一件事;公務員是幫人民做事,為人民服務的人,不是享受人民奉獻,壓在人民頭上作威作福的人。

專制獨裁封建皇朝,從皇帝到官吏都在強調的事,怎麼到了「謙卑、謙卑、再謙卑」的民主時代反而沒人理了呢?

國家的主人竟然被國家的僕人吃夠夠,這是「奴大欺主」了!

那麼,對於這些「先天下之樂而樂」的國家奴才們,國家主人可怎辦才好?

劉杯杯說:

「就換一批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