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不責眾與亂命不從 | 劉廣華

疫情指揮中心日前宣布自7月13日起,全國開始微解封;不料,互相扞格的解封措施卻引起了幾乎是鋪天蓋地的民意反彈。有詩為證:

九人好擠車、五位算群聚,

寺廟可參拜、公祭就婉拒;

籃球隨便打、鬥牛不允許,

開放看電影、沒算舞台劇;

一起來爬山、海邊就別去,

健身沒關係、休閒犯紀律;

中央說解封、地方再考慮,

朝令夕又改、誰還守規矩。

這當然是打趣諷刺兼消遣,卻也描繪出這道微解封命令的邏輯混亂之處;尤其是各地方政府,不分藍綠,基本上不理會指揮中心這道命令,各自規劃相應措施;你說你的,我做我的!

想到「法不責眾」。

這個概念指的是,當某項行為被眾人普遍施行時,即使該項行為並不合理,也不合法,但因為大家都做了,法律就很難對眾人來施以懲戒。

像是幾年前有所謂的「中國式過馬路」,指的是大陸民眾集體闖紅燈的現象,在路口,只要湊夠一撮人就可以走了,有沒有綠燈,不是問題;而因為人數太多,交警也沒有辦法執法;形成個別人士闖紅燈違法,一群人闖紅燈就沒事的現象。

法不責眾的概念有兩個面向。

一個面向是,某一特定集體對法律的挑戰;像是集體闖紅燈,明明是錯的,但因為人多,就不怕,擺出來的是,你又奈我何的態度;集體收賄、集體哄搶都是這種情形,反正法律沒有能力懲罰我,不幹白不幹。

另一個面向就是法律本身的問題了;制定法律的最終目的是讓人們不去犯法,而不是等他人犯法後再去懲罰;所以法律貴在具有可操作性,所謂「令易行,禁易止」。如果制定出來的法律大多數人都做不到,這就說明法律本身是有問題的,需要修改。

命令亦然,所發出的命令一定要是合理,有正當性,可執行的;不然,就叫做「亂命」。

「亂命」不難理解,顧名思義就是亂七八糟的命令。

《左傳宣公十五年》:「魏武子有嬖妾無子,武子疾,命顆曰:『必嫁是。』疾病,則曰:『必以為殉。』及卒, 顆嫁之,曰:『疾病則亂,吾從其治也。』」

這意思是說,春秋時晉國的魏武子剛生病還清醒時,曾經囑咐他的兒子魏顆,在他死後,把沒有生過兒子的妾嫁出去,不要耽誤人家青春。後來武子病重神智不清時,又說死後要讓他這個妾陪葬。魏武子死了以後,魏顆覺得父親病危時的語言可能是神志不清時的胡言亂語,便依照他神智清楚時的交代,把武子的愛妾嫁出去了。

後來舉凡人在臨死前神志昏迷時留下的遺言就稱之為「亂命」。

清末慈禧太后相信義和團可以「扶清滅洋」,竟然向全世界宣戰,引起八國聯軍攻陷北京,燒毀圓明園,導致百年恥辱;當時東南各行省的督撫如兩廣總督李鴻章、兩江總督劉坤一、湖廣總督張之洞、閩浙總督許應騤、山東巡撫袁世凱等人,根本不理會慈禧太后的命令,與外國達成和平協議;所持理由就是,慈禧的宣戰根本就是「亂命」。

「亂命」,是可以不從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