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思清朝終結的問題 | Friedrich Wang

基本上,到了1900辛丑條約之後,中國需要改革已經是朝野共識。我們要理解當時中國幾乎不存在反對改革的聲音,最多就是對改革的速度與層面有不同意見。這個改革,本來應該很有希望才是,假以時日必將有所成。但為什麼弄到最後卻會失去人心,爆發革命,一舉終結了王朝?

攝政王載灃雖然為人慵懶、平凡,但是其傾向改革,並且與梁啟超等人秘密聯絡,一步步實踐當年維新派的主張已經很清楚了,他不該是改革的障礙,相反還盡力推動。1901-1911年的10年當中,滿清完成了大量政府體制調整與法治的建立,甚至地方議會的選舉都已經完成,憲法大綱頒布甚至經過修改,整個國家趨向於一個現代化的立憲政府已經是大勢所趨。他與幾個弟弟,載濤、載澤、以及八旗出身的端方、甚至以強硬著稱的鐵良等人都受過西方或日本的教育,或者長期出國考察過,對世界情勢也比較了解。簡單說,清朝的權貴階層已經發生質變,願意帶領國家進行改革。

這個問題過去不少學者研究過。但是這20年來還是有意無意間迴避了一個重要的課題:滿漢之間的權力差異,以及歷史情結。其實,孫中山為首的革命黨打擊清朝最有力的武器,並非甚麼中國的落後與衰敗或者國權喪失,還是在於訴諸奪回漢人江山。因為這一點簡單明瞭,而且直指人心。這一點使得滿清在統治正當性上,原本就被不平等條約的簽訂而嚴重削弱,現在新仇舊恨摻在了一起,更是相得益彰。

清朝排斥袁世凱集團,等於坐實了革命黨的說法,滿人排斥漢人。起碼表面上,袁世凱為了大清可說忠心耿耿,盡心盡力。但是他的聲望,逐步壯大的北洋集團,以及近年來受到列強各國的肯定,都讓清朝感到坐立難安。載灃痛恨他當年出賣了自己的哥哥(光緒皇帝),隆裕痛恨他出賣自己的先夫(光緒皇帝),使得這批新掌權的權貴,更無法接納他。但是這批新貴,又無膽量與實力,不敢除掉袁,也無可行的辦法與聲望來組織或領導一個政府。無疑地,這個政府失去了核心,或者說新核心還不成熟。

這種矛盾的結構,就給了革命黨很好的機會。一旦發生武昌起義那樣的事件,頓時間這種矛盾就癱瘓了滿清的中央政府,滿漢集團之間各懷鬼胎,難以用有效的對策來處理。本來規模不大的兵變,瞬間竟然野火燎原,清朝也就被燒成了歷史的灰燼。

今年辛亥革命110年。想起今日中華民國的國運,不禁感慨這個國家的多舛與不幸。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