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訪歐後的世界和兩岸格局 | 郭譽申

美國總統拜登最近訪問歐洲,參加G7峰會、北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峰會和歐盟峰會,又與俄羅斯總統普丁會談。這是拜登上任5個月以來最重要的外交活動,可以看出拜登政府的大政方向和初步政績,也形塑出未來幾年的世界和兩岸格局。

拜登的訪問歐洲,可說是沒什麼意外,所獲得的有限成就幾乎都是大家原先就預期的。他親身宣示「美國回來了」,確能大幅改善被前總統川普搞壞的美歐關係。他成功促使G7峰會、北約峰會和歐盟峰會發表聲明,促請中國尊重香港和新疆的人權和自由,並且關切台灣的和平及安全。不過這樣的聲明比美國單方面對中國的譴責和緩許多,並且法國總統馬克宏在峰會外明確表示「我主張法國在此問題上採取的路線、但願也是歐盟的路線,是不淪為中國的附庸,也不與美國結盟。」歐洲各國與美國對抗中國的態度顯然並不一致,而歐洲國家是否會接受美國的領導看來將視不同的議題而定。

拜登改善美歐關係,不會改變美歐與中俄競爭的基本格局。美國視中國為首要威脅,並敦促歐洲各國也視中國為首要威脅。但是歐洲各國不可能接受這觀點,因為俄羅斯才是歐洲各國的首要威脅。俄國奪取克里米亞,並以軍事力量介入敘利亞和烏克蘭;而中國四十年沒使用武力,並且與歐洲的双邊貿易持續增加,因此歐洲各國當然視俄國為首要威脅,而中國甚至是不錯的合作夥伴。歐洲國家附和美國指責中國,因為需要美國支持對抗俄羅斯嘛。

拜登也想拉攏俄羅斯對抗中國,但是不太可能成事。蘇聯解體之後,美歐本有機會建立與俄國的友善關係,但是原為對抗蘇聯的北約不僅不解散,反而持續東擴,對俄國步步進逼,使俄國忍無可忍、深惡痛絕,終於奪取克里米亞,並出兵敘利亞和烏克蘭。俄羅斯與美歐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絕不是短期能緩解的。此外,美、俄都是自然資源豐富而消費物資生產不足的大國,而中國則是自然資源不足而消費物資生產充足的大國,因此中、俄合作恰能互補而互蒙其利,遠比美、俄合作更有經濟效益。

拜登這次訪歐最特殊的是,在多次峰會上都發表共同聲明關切台海的和平及安全。這在過去是很罕見的,有特別的意涵。首先,兩岸關係不佳甚至有些緊張,拜登趁機推銷中國威脅論。其次,大陸現在已有能力以武力收復台灣。其三,若大陸以武力攻取台灣,即使美國介入,美軍遙遠,未必能戰勝鄰近的大陸解放軍。

過去美國的軍事力量有大幅優勢,根本不需要拉幫結派關切台海,若大陸敢動用武力,美國正好趁機打敗它,阻止中國崛起。反之,現在美國拉攏歐洲國家關切台海,正表示美國已無力掌控台海的和平及安全。想當太平總統的拜登是真怕大陸對台灣動武,美國若不出兵救援,則覇權掃地;若出兵救援,則成本高昂,又未必能贏啊。

拜登總統是多慮了。中國大陸雖然已有能力收復台灣,並不急於實行武力統一,而寧願繼續和平崛起。這符合其人民過好日子的國家目標,是不會輕易改變的,也是明智的。過些年,大陸會更富強,收復台灣將會更水到渠成。何必急於一時?(參見《台灣是地球上最危險的地方?》)

對「拜登訪歐後的世界和兩岸格局 | 郭譽申」的一則回應

  1. 怼美欧无良烂政客的叫嚣,以“小小环球,有几只苍蝇碰壁”回应足矣!

  2. 《和统进程中,对独动粗,或不可或缺、也自然而然》

    台事,我陆当然不急于一时,可以等一等、可以文雅些。
    中国人不打中国人,诚然,我陆也期待。
    然而,对一意孤行带着外人打国人的败类、内奸、隐患、祸根,我陆自然需要先收拾、先自清、先除恶务尽。
    在和平统一的进程中,对独、独首、独凶、独干,必要的动粗、动武、打七寸、诛首恶、捕现行,定点清除、斩首行动、杀鸡儆猴、惩前毖后,是不可或缺、属天经地义、也自然而然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