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敢與中國決戰嗎? | 謝芷生

中國欲再次光復臺灣,完成國家統一,只有直面美國霸權主義者,與其決一死戰一條路。說到這裡,內心難免有無限沉痛與哀傷,因為臺灣明明已於1945年抗戰勝利後,經中國十四年浴血奮戰,犧牲了約四千萬軍民,包括臺灣同胞,的寶貴生命後,已完全光復了。此一重大歷史事件已獲得國際,包括戰敗投降的日本所承認。歷史文件斑斑可靠,如何能予以否認呢?

然而國際間的事物,往往由強國與大國說了算。國際條約與宣言,在大國反悔、撕毀、不認帳的情況下,小國與弱國又能奈何得了嗎?對臺灣早已光復的史實,日本倒還不敢予以否認,因為中日1972年建交時,發表的中日聯合聲明中,日本重申了對波茨坦宣言,尤其是第八條的承認,尚不致無恥到再予否認。然而作為同為中國人的台獨分子,卻反而拿出1951年沒有兩岸政府參加,完全由美國單獨操縱而簽訂的“舊金山和約”來說事,欲主張臺灣地位未定。

其實臺灣究竟誰屬,只要美國不承認,即使中國人有一百個理由,也未必能再次收回臺灣,更何況住在臺灣的中國人中,還有一小部分人,比美國和日本右翼更積極否認,臺灣已於1945年回歸中國的史實呢?

台獨分子不承認臺灣光復的史實,只有一個原因,即他們看不起中國人,不願意脫離較先進的日本,而回歸較落後的中國。這是我們中國人必須自我檢討的地方。為什麽作為一個泱泱大國,竟比不上蕞爾小國的日本呢?固然中國近年取得的長足進步,有目共睹,已被列為僅次於美國的超級強國,而且可望數年後即超越美國。為什麼台獨分子還要脫離中國,重回日本呢?這不僅是執政黨的問題,也是全體中國人都要徹底思考檢討的問題。我們究竟還有什麼地方比不上日本人?

筆者短暫去日本北海道旅遊過。看到它,讓我回想起了1950年,初見到的臺灣景象。臺灣確比光復初期繁榮了許多,但也消失了許多東西。就拿我念小學時生活過的大林為例吧。八十年代、九十年代我都回去懷舊過,小時候常去游泳的河流污染了,水也幾乎斷流了。小學後面原有一條溝渠,旁邊生長著清香的白色花朵,已消失不見了。小學操場的草坪一度消失過,但第二次去時又恢復了。流經小鎮市區的一條清澈的水渠,小時常去玩水,已完全消失不見了。不知還能重現嗎?非常掛念。人除了物質外,還需顧及精神面的東西。

今日我們並不擔心,美國霸權主義者會把臺灣奪走。美國畢竟是個講究法治的文明國家,赤裸裸地強佔別國的領土,大概還拉不下臉來。臺灣之所以會長期淪為美國的禁臠,主要還是過去國共間長期僵持不下,給了美國人可趁之機。美國覬覦臺灣的戰略地位,趁韓戰霸佔後,就從此不肯鬆手了。

有人說,國共間的仇恨是從娘胎裡帶出來的。原因是1920年初,中共認為必須結合其他的政治力量,才能繼續推進中國的革命,而找到了孫中山先生合作,爭取與國民黨共建民主革命的聯合陣線。孫中山先生虛懷若谷,1924年容納共產黨員以個人名義加入國民黨,但在根基尚未穩固時,老人家即因積勞成疾,與世長辭了。不久國共關係就決裂了,從此形同水火,鬥爭不斷,至今尚未和解,此堪稱中華民族近代史上最大的不幸。國共長期對峙,不但招來了美國霸權主義者的禍患,還引來了身邊台獨分子的趁機作亂,欲脫離中國,重回日本版圖。

誰能阻擋住這場橫禍呢?兩岸中國人都無法容忍,臺灣活生生地又被台獨分子出賣給日本。但事情最終會如何發展,固決定於兩岸中國人的態度,但美國的態度也是不容忽視的。由於臺灣脫離中國而去,必然將引起中、美間的衝突,乃至世界大戰。不論戰爭的結果勝負如何,美國均將付出從此喪失其世界霸權地位的代價。美國敢與中國決戰嗎?             

對「美國敢與中國決戰嗎? | 謝芷生」的一則回應

  1. 美國該平視世界了
    2021-04-22 中國時報 陳國祥

    美國稱霸世界逾百年,確有其無可匹敵的優越性。除了經濟、科技與軍事等有形實力之外,美國懷抱的價值、運行的制度、創造的文化、聚攏的人才都有過人之處。美國人對於自家的珍寶和達成的成就多志得意滿,因而滿懷美國「例外主義」的驕矜。雖然美國霸權衰退、內政不修,但宛如沒落中的貴族,猶抱持著濃濃的高人一等優越感,尤以保守派人士為然。
    美國例外主義(American Exceptionalism),又稱美國例外論;若求信達,應稱之為美國卓異主義。基於這套理論或意識形態,美利堅合眾國獨特無二,絕非泛泛之國所可比擬,其獨特性簡直前無古國後無來國。至於構成美國例外的資產,則自由人權、個人主義、法律之前人人平等、自由資本主義等等崇高理念,以及據以建立的各種制度;蓋皆舉世無雙,人民受益於這些內在價值而幸福與富裕,國家也特別強盛而穩定,故能領導群倫,捍衛自由價值,受萬國欽敬。
    拜登誓言「重建美國的信用與道德權威」,積極聯合志趣相投與利害相近國家組成聯合陣線,共同對抗中國。他的主要精神資產正是美國例外主義。然而,美國的政治與社會危機以及在國際上的霸道行徑早已危機四伏,引以為傲的民主制度從美國到全球都亂象叢生,美國例外主義的說服力嚴重減弱。拜登說「我們將共同合作,證明民主國家在21世紀仍能競爭及獲勝」,恐怕是吹哨壯膽。
    美國例外主義滋生於獨立革命時期,其倡議者宣稱,美國並非歐洲之延伸,而是一個新天地,是一個潛力無限、機會無窮的國家。這樣的情懷引領革命者懷想美國例外主義,初始核心內涵是主權在民,而後基於美國發展突飛猛進,精神文明傲然於世,而形成「昭昭天命」的自負感。
    進入冷戰時期,美國例外主義發揚光大,咸認自由世界以美式價值理念與生活方式為張本,與共產主義暴政進行文明與野蠻之爭。在這過程中,美國在境外廣為推行這些理念,甚至強加於人;為此而不惜干涉內政,鼓動顏色革命,甚至幕後支持政變。
    美國例外主義,在良善價值的實踐與推廣上,有其不可抹煞的貢獻。但由於理想主義與自私自利一貫併同存在,美國拓展價值理念的主要驅動力不脫經濟與軍事上的自私自利目的,以意識形態為塑造世界霸權秩序的工具理性。
    美國例外主義的流弊在於孤芳自賞,因而自高自大,甚至霸氣凌人,或者耽於自滿而故步自封,無法以謙卑態度欣賞與學習其他價值體系的優點。更大的危害則是企圖按照自己的樣態改造別人,將自己的價值、理念與體制以蠻力加諸於人,侵犯他者的自主意志與獨特發展路數。
    美國例外主義過去百年對於世界的進步與文明的發展卓有貢獻,但造成的弊害不少;特別是以單邊主義思維打造的霸權性國際秩序,嚴重扼殺多邊主義世界秩序的形成,阻滯後進國家生存發展與貢獻世界的機會。現在美國霸權衰退,多元價值在世上蔚然成長,該是平視世界並揚棄例外主義的時候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