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深深刺痛我們的台灣記憶─軍夫軍屬與南遷規畫 | 郭譽孚

在疫情與時局中偶然讀到這個「時代故事」──

『隱身於喧囂中的臺灣記憶──烽火下的軍夫軍屬』

https://storystudio.tw/……/twmilitary-porter……/…..

以下是個人的感言:

故事是人在說的;是否只有三歲小孩不會發問,

心智稍微成熟的大人應該都會思考與發問吧。。。

例如,為何軍伕、軍屬地位那麼低?

因為當初軍伕與軍屬是徵用的,不像軍馬、軍犬、軍鴿要長久飼養照顧與訓練,無須時間栽培就可信靠的?

至於,為何軍伕、軍屬為何可能薪給很高,因為對於我台人不能信任,只能靠薪給來抓住忠誠;

在戰時我台人要有命,才能花那個薪給啊。。。所以有人講過,在盟軍空襲台南建機場時,民間被安排出動牛車運物資,工資是平時的兩倍;輪到的富農怕死,不肯去;由不怕死的貧農代工,富農出加倍的工資;貧農每次冒死回來都會到當地的廟宇中感謝神明保佑。

要說這個故事,到這裡,這是不是故事的全貌?

個人覺得應該還要加上一個大背景,才比較周全;

那是日據我島五十年,對我島的教育從來都不只是受歧視的「清國奴」或「貍仔」而已,

更是精心設計為低智與奴役的,他們自知如此,哪裡是五年十年的皇民化政策所能夠改得過來的。

知道嗎,大戰晚期日人計畫了什麼?

要把所有沒有改姓名的台灣人用軍艦運到南洋各島去,名冊都造好了;

也因此,當年的改姓名運動,沒有太強制。。。

通常的資格是志願兵與公學校畢業生想要升學,就要改姓名;教師與公務員、公司職員、地方頭人等都要改姓名。。。這樣才是當年可說是完整的故事啊。。。

最後的這段故事背景,可以在吳濁流與葉石濤的文章中見到──

「最近又盡量把台灣人送往南方,然後在衛生狀態已經確立了良好基礎的台灣,將日本人移住過來。而台灣人的所謂『皇民派』也趁這這個風潮附和著往南方發展。殊不知這是日人想利用台灣人作替死鬼的毒計。……那不是即將滅亡的民族的悲哀的一側面嗎?」

「日本人有他的如意算盤,他認為將來台灣可以由日本人來居住,而將台灣人分散到東南亞去……」

唉,這樣親愛與友善的日本,在1895年初決定要移民我島的帝國主義者,原本計畫把我島民完全「攘逐殺戮」,因國際不滿而僅消滅我島民百萬人的「大哥哥」,

大哥哥,如今您們是在如何算計我們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