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競爭不允許濫用言論自由的革命叛亂 | 徐百川

西方民主國家允許換黨執政,可是他們的政黨價值觀相同,不同的是有的比較保守、有的比較自由多元,政黨相互輪替如同一個人的左手換到右手。沒有一個西方民主國家會容許與他們的價值觀不同的政治思想,濫用言論自由煽動民眾推翻政府,請問在美國可以推翻政府建立共產政權嗎?

而我們中國的慕洋犬都是披著民主外衣,濫用言論自由對政府徹底批判和全盤否定,在搞敵我對立的革命叛亂。尤其是美國的法輪功和民運人士,以及台灣攻擊兩蔣政府的皇民台獨,更是肆無忌憚地剪接真相以偏概全,加工加料渲染誇張,甚至竄改史實、散播虛假新聞。

這些慕洋犬與漢奸濫用言論自由攻擊過去兩蔣和現在中共,都是要求開放毫無禁忌,言者無罪的批評自由。他們濫用言論自由己經超出了民主政治的底線,到了西方民主國家都不容許的程度,卻還宣稱這就是自由民主的價值,人民應有的基本人權。他們若不是眼高手低,脫離實際的天真理想主義者,就是崇洋媚外、認賊作父的漢奸心態。在民主神聖、民主至上的正義旗幟下,做了背叛自己文化與民族的賣國賊還有光榮感!

然而民主政治真的是「普世價值」?放之四海皆準的「真理」嗎?孫中山民主革命以後,中國即時就陷入「民主無主,共和不和」的政治亂象,於是就有袁世凱想做拿破崙,後來蔣介石想做希特勒(二戰前),兩人都是面對國家分崩離析而意圖力挽狂瀾。再看看世界上落後國家民主化之後,幾乎都是國家動盪不安,經濟欲振乏力,甚至凋敝。可見沒有實行民主的條件和基礎,民主是會禍國殃民的。

即使是西方,在1970年代左右全面民主化之後,榮景維持不到半世紀,結果財閥操控民主、討好選民寅吃卯糧亂開支票、政黨為各自利益相互掣肘、以及行政效率低下,民主的弊病都已顯露出來。時至今日,歐美經濟疲弱,「貧窮從門口走進來,〈普世價值〉就從窗口飛出去了」,民主失靈了,右翼抬頭民粹興起,民主的神話破滅了!「民主是最不壞的政治」「再爛的民主也比獨裁好」,這是不知道中國的「民為貴,君為輕」的民本政治思想,只知道西方君權和貴族剝削統治的邱吉爾的井蛙之見。

中國的菁英政治是從獨尊儒術的漢朝開始,自此以後繁榮昌盛,領先世界一千幾百餘年,除了天災和外患造成短暫的亂世之外,治世是常態。西方是靠著科學才領先中國,工業革命的生產力加上帝國主義的掠奪使得他們富強繁榮,西方的先進與民主無關,反而倒是富強繁榮使他們的社會穩定,而能夠順利轉入民主化。

表面上看來,民主與專制相互矛盾,難以融合,但是我們中國的儒家專制有以民為本、天下為公、世界大同的獨特政治理念,與民主、自由、人權完全相通。宋朝人張載還提出「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的抱負和理想,西方的「普世價值」會比我們更高尚嗎?

就是毛澤東以「人民民主專政」的名義所搞的極權專制,也是出自西方傳來的馬列洋貨,與中國傳統文化無關。柏楊貶斥自己中華文化是腐臭的醬缸,以及大陸在上世紀80~90年代所謂「拋棄黃河文化,迎接西方藍色的海洋文明」的《河殤》論調,都是見樹不見林,倒果為因的膚淺之見。

現在的國家體制、社會結構、人民素質與古代完全不同,「秀才遇著兵,有理講不清」那種年代已成歷史。過去的私天下帝王專制和現代主義至上的獨裁極權也已成了前車之鑑,近來又有了發抒民眾心聲的網路平台,人民的思想受箝制,命運被主宰的局面不可能再現。

是到了從「民主萬歲,專制萬惡」的迷夢中驚醒的時候了!我們的眼界與認知不能停留在100年前無知、幼稚,盲目崇奉西方,膜拜民主的五四運動的時代。既然儒家的政治理想與西方的「普世價值」所追求的目標一致,我們為何不能兼取兩者之長,合為一體?西方的憲政、議會、行政中立、司法獨立、…等等民主政治的優點,也都可以與儒家政治融合起來,制衡獨裁,避免人亡政息。

時至今日,西方民主只顧相互爭利爭權的缺陷已經暴露無遺,是到了重新檢視和評估我們中國與西方文化的時候了,擺脫對西方的文化崇拜,致力儒家政治的現代化,綜合出一種更能適應實際的新體制,才是我們政治發展的新方向。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