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西藏的成就歡呼! | 鄭可漢

七秩時光,巨變西藏——西藏當代史裡的發展印記。從封建農奴制到社會主義制度,制度跨越為社會全方位發展提供根本保障。

「舊西藏,我們只活『三天』。」86歲的多扎木說。
彼時,他是日喀則“曲瓦莊園”的堆窮(農奴的一種),生活於他如時鐘一般循環:一天無償服侍領主;一天給富農幫工,換取少許糌粑充飢;一天種從領主那裡租來的地。

「我們租種的3畝地每年產的青稞除交給領主6克(西藏民主改革前計量單位,1克約28斤)外,剩下的全部償還上一年從富農家借來的糧食,大約30克。一年到頭,自己幾乎留不下幾粒青稞。」他說。
不僅如此,他家每年還要給領主上繳糧食稅、羊毛稅、柴火稅、飼料稅等,苦不堪言。

舊西藏封建農奴制社會中,占人口5%的官家、貴族、寺廟上層僧侶及其代理人佔有幾乎全部生產資料,占人口95%的農奴被當作“會說話的牲口”。

從1951年西藏和平解放,1959年西藏民主改革,到1965年西藏自治區成立,一次次深刻的社會變革,確立完善社會主義基本制度,大大地解放和發展了社會生產力,實現了從封建農奴制到社會主義社會的制度跨越。

去年西藏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4598元,比1959年增長416倍。
為西藏的成就歡呼!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