愈來愈不值錢的外交官 | 盛嘉麟

外交官在中華民國曾經是令人羨慕尊敬的官職,在中國近代史上我們都被灌輸了郭嵩燾、李鴻章、曾紀澤、陸徵祥、曹汝霖、顧維鈞、蔣廷黻、葉公超…..,和其他歷史人物有不成比例的大名鼎鼎。

【全權大使的精英外交官】

外交官崇高的定義,來自古代缺乏通訊技術,外交官跨出國門,單獨在國外縱橫捭闔,全憑知識、能力、膽識來維護國家利益,確為國家精英,值得尊敬。

19世紀歐洲奧地利的梅特涅是世界知名的外交官,他身為奧地利帝國首相及外交大臣,為了維護實力脆弱的奧地利帝國(1867年強大的奧匈帝國的前身),縱橫捭闔於歐洲列強之間,梅特涅的知識、能力、風範都讓人欽佩。

中國漢代投筆從戎的班超,作為東漢的全權大臣出使西域的鄯善國,国王非常禮待班超,但數日後突然冷淡下来,班超知道了是因為匈奴使者也来了鄯善國,國王不敢得罪匈奴,冷淡了班超。班超當晚招集本團兵士36人,夜晚突襲斬殺匈奴使者團30多人,其餘百餘匈奴士兵全被燒死。班超次日召見鄯善國王,出示匈奴使團的首级,以超級的大漢國威完成出使鄯善國的外交任務。成語「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由此而來。

漢武帝派蘇武護送匈奴使者歸國,蘇武到了匈奴遭到迫害威脅,絕不屈服,匈奴不敢殺漢使蘇武,把蘇武流放貝加爾湖,希望以自然死亡搪塞漢武帝,蘇武流放19年才回國。

西漢張騫奉命出使西域各國,蒐集情報,宣揚漢威,得知大宛國的汗血馬,以及西域各國的政情物產人文,作為大漢帝國經略西域的基礎。張騫歷經13年的腥風血雨才安全返國。

【浮華虛榮的中國外交官】

這些近代史上大名鼎鼎的中國外交官,因為弱國無外交,他們並無多大作為,李鴻章善於利用洋人來調解事務,譬如利用帝俄攔阻遼東半島割讓日本,結果帝俄趁機取得旅順、大連。陸徵祥、曹汝霖因為在巴黎和會表現不佳,被五四運動學生喊罵喊打而出名。蔣廷黻、葉公超在聯合國都不講中文(擔心增加聯合國的翻譯預算),台灣只需要聽美國的話,他們的對美外交能有什麼作為?葉公超回憶錄中把任內簽訂的中美共同防衞條約視為最大成就,有學者指出,中美共同防衞條約是出於美國的需要,誰當大使都得簽約,若不是美國的需要,誰當大使都簽不成,何來成就?

顧維鈞才華最秀,大名最鼎,在陸徵祥離開巴黎和會後,擔任代理中國代表團團長職權,配合國內的五四愛國運動,在巴黎和會上與日本代表唇槍舌戰數十回合,雖然挽救不了山東的主權,卻贏得了西方列強的讚嘆,贏得了國際聲望,成為英雄外交官。回國後官拜北洋政府外交總長、財政總長、內閣總理,署任大總統,再任中華民國駐法國、英國、美國、聯合國大使、海牙國際法院副院長。

後來我讀龔德柏的書,描述和顧維鈞參加二戰後華盛頓會議的經驗,說顧維鈞只愛高大尚的國際演講,獲得名義上的所謂「國際尊重中國領土主權的完整」空紙簽約,贏得聲望,對於中國與各國之間領土經緯劃定,關稅自主,取消租界區,香港收回,琉球獨立 …… 實際議題的艱難談判,吃力不討好,顧維鈞不屑一顧。龔德柏認為顧維鈞是只顧個人聲譽前程,不顧國家民族的利益,生活豪奢,不是外交鬥士。證諸顧維鈞的四次婚姻,中外留情,官拜北洋政府、國民政府諸多高官,龔德柏的書描述正確。

在台灣蔣介石時代,一年一度的外交人員特考當年是台大外文系、政治系,政大外交系、西語系、政治系優秀畢業生的首選職位。能夠晉為外交官不但是家門榮耀,而且外交官给人的印像就應該是風度翩翩、英語流利、風流倜儻、美麗女友。如此觀念,注定沒有偉大的外交官。

【奉命行事的辦事外交官】

廿世紀初年,各國開始使用電報傳訊,接著電話發明,每當外交官在國際博奕捭闔時,國內外交部燈火通明,參謀、資料、建議、命令、底線,頻頻往還,外交官在國外只是奉命行事,無需高深學識、自主判斷,這是外交官地位滑落的開始。

現在的視頻通訊更加方便,領袖透過幕後翻譯直接面談,經濟部長、國防部長、外交部長都透過幕後翻譯直接面談,敲定政策。外交官落得只是在駐在國辦理僑務、商務、簽證、留學、移民、護照等等日常事務的辦事員。

顧維鈞式的風華演講,赫魯雪夫式的在聯合國脫鞋敲桌演講,不再流行,人們都看透了這些高來高去的演說。外交官给人的印像如風度翩翩,風流倜儻,都褪色消逝。譬如長像有如肥豬,經常說謊欺騙,出言不遜的龐佩奧竟然擔任美國最高層的外交官國務卿。

【數量泛濫的大量外交官】

1991年蘇聯帝國瓦解為15個獨立國家,當時報紙公佈了一個最有趣的算術問題是,請問全球因此增加多少個外交官?這個問題還不容易算出來。算程如下:

假定世界原有200個國家,蘇聯瓦解為15個獨立國家,但是俄國替代了原來的蘇聯,所以世界變成214個國家。
14個新的國家需要增派大使到其他(214-1)個國家,14 x 213 = 2982,大使+2982
原來200個國家要增派大使到14個新的國家,200 x 14 = 2800,大使+2800
14個新的國家中只有12個需要增派大使到聯合國,大使+12
(當時蘇聯是一國三席,蘇聯,白俄羅斯,烏克蘭)
所以總共增加 2,982+2800+12 = 5,794 個大使
假定每個大使舘平均配置5個使舘官員
5,794 x 5 = 28,970 世界增加了28,970 個使舘官員
5,794 + 28,970 = 全世界增加了34,764 個外交官


因為蘇聯瓦解全世界就突然增加了三萬四千七百多個外交官,數量如此泛濫,世界那來三萬四千七百多個學識淵博,風流倜儻的外交官,外交官自然愈來愈不值錢了。

【選舉酬庸的政客外交官】

西方歐美的選舉制度,打完選戰後對於選戰有功的政客或金主都要論功行賞,因為大使外交官已經不需要知識能力、縱橫捭闔,也不需要風度翩翩、風流倜儻的國家精英,駐外大使便成為酬庸政客最方便的職位。

川普的大金主Craft,他的太太Kelly Craft 就被川普酬庸為駐加拿大的大使,後來她嫌渥太華離紐約的家太遠,一年有250天都留在紐約家裡,於是川普就改派她為駐聯合國大使,上班就在紐約。不久前派她來台灣訪問鬧事,被中國擋下沒有成行。

肯尼迪的女兒卡羅琳.肯尼迪(Caroline Kennedy),因為助選有功,2013年歐巴馬酬庸為駐日本大使。克林頓時代有一個華人張姓女政客因為助選有功,但功勞不大,就被酬庸為駐馬紹爾群島,鳥不生蛋的島國大使。

台灣政府也進入酬庸外交官的時代,一個翻譯官就派到駐美辦事處擔任組長高官,一個達官親戚就派到駐泰國辦事處擔任高職,駐美的蕭美琴、駐日的謝長廷、駐德的謝志偉,都是政治酬庸,破壞了當年台灣一年一度的外交人員特考,國家精英的掄才大典。這種現象說明外交官地位早已滑落,酬庸政客也能勝任,不需國家精英。

【驅逐虐待的流浪外交官】

因為外交官的地位及品質大幅滑落,對國家無關重要,國際間遇到政治商務軍事的摩擦,雙方國家就流行驅逐對方的外交官作為報復,全球數以千計。

美國川普在2020年忽然下令關閉休士頓的中國領事舘,200中國外交官三天之內離美返國,中國立即下令關閉成都的美國領事舘,200美國外交官三天之內離華返美。這就是400個外交官失去職位,400個家庭扶老攜幼的生活安排,孩子的教育、新職的安排,都立即陷入困頓。

美國、俄國之間的驅逐外交官遊戲更甚於中、美,2020年美國關閉了駐聖彼得堡的美國領事舘以後,遊戲玩到偌大的俄國,境內已經沒有一家美國領事舘。最近因為拜登出言不遜,俄國召回駐美大使,美國、俄國之間驅逐的外交官累積達到千人。

俄國與歐洲也是經常互相驅逐外交官,包括英國、法國、德國、意大利、波蘭、瑞典、捷克、奧地利、西班牙、挪威、匈牙利、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陶宛、葡萄牙、希臘、保加利亞、賽普勒斯、馬爾他、斯洛伐克、幾乎全部歐盟國家,加上加拿大、澳洲。有時是兩國的摩擦,有時是支援美國、英國,無關的國家也來驅逐俄國外交官。俄國一定採取對等的驅逐,算起來早已超過千人。

美國駐香港的領事舘外交官人數超過一千人,英國亦同,遠超過正常的人手,他們就是在幕後支持、金援、指導香港反送中,仇中反華暴亂的黑手。2020年6月中國終於公佈了《香港國安法》,不允許仇中反華危害國家安全的暴亂,嚴懲暴徒及黑手,美國、英國駐香港領事舘的外交官人數立即恢復正常兩百人的規模,美國甚至出售七棟清空的外交官宿舍大樓,因為黑手外交官都逃回美國了。這也是一種驅逐外交官的行動,造成美國、英國一兩千個外交官的異動。

除了驅逐外交官的遊戲國際上樂此不疲,虐待外交官是另一種遊戲,2013 印度駐紐約副领事女外交官,被紐約警方逮捕,脱衣,搜身,讓印度人無比愤慨。新德里警察拆除了美国大使館周圍的混凝土安全圍欄,收回外交人員身份證,取消美國外交官的免稅購物慣例,外交郵件的特殊保護。

80年代蘇聯駐美國華盛頓大使馆的外交官,街邊任意停車,並且利用外交豁免權拒繳罰款,累積到數百萬美元,華盛頓市政府忍無可忍,開始強收罰款,引起蘇聯不悅,於是莫斯科警方派出大批警車守候在美國大使館門外,每一輛美國外交官的汽車都派一輛警車跟隨,任何一絲違規,立即警示停車開出極重的罰單,強收罰款,幾月下來也累積到數百萬美元,使得在莫斯科的美國外交官不堪其擾,幾乎不能開車。最後雙方談判停歇。

【沒有邦交的黑市外交官】

現在國際上一些不獲承認,沒有國家地位的地方,如台灣、索馬利蘭、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國、阿布哈茲共和國、庫爾德斯坦,為了商貿旅遊僑務的需要,他們會在必要的國家設立民間機構,以辦事處、文化或公司的名稱,低調辦理外交的事務。

唯一例外是台灣,台灣在全世界的國家設立了各種名稱的機構共達105個,包括名不經傳的斯洛伐克、拉脫維亞,而且高調辦理外交的事務,目的在表彰台灣是國家的形像。

台灣派駐國外各種名稱機構的官員,在當地國沒有外交官的身份,只是民間組織的人員,台灣政府外交部稱這些機構的負責人為代表,但是當地國的僑界仍然稱他們為大使,這些代表也不謙讓,就公然接受大使的稱呼。2020年的駐美代表蕭美琴一到美國就自稱駐美大使。我見過駐美代表袁健生,出席僑界聚會都以大使被稱,大使自居。

不但在國外,回到國內也繼續以大使掛牌,譬如最近知名的電視節目名人介文汲,他自稱駐紐西蘭大使,但是台灣在紐西蘭設立大使舘共11年,1961~1972,只有四位大使陳之邁、劉毓棠、蔡維屏,最後一屆大使是夏功權,他在1972年因為台紐斷交,下旗離職。介文汲是駐紐西蘭代表,不可能是大使,然而大家稱他是駐紐西蘭大使,他也當之無愧。黑市外交官是台灣的產物,但是外交官如此濫用必然影響外交官的價值。

進入廿世紀以後,通訊發達,外交官品質從國家精英,到浮華虛榮,到奉命行事,到數量泛濫,到選舉酬庸,到驅逐報復,到無邦交的黑市外交官,一路下滑,愈來愈不值錢,代表外交官職業的式微。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