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持續走下坡 | 郭譽申

日本疫情仍然嚴峻,是否舉辦東京奧運成為騎虎難下的難題。日本經濟長期不振,本想以奧運扭轉頹勢,顯然又將落空。筆者年輕時頗能感受到當時日本的如日中天之勢,傅高義在1979年出版暢銷書《Japan  as Number One:Lessons for America》(日本第一)。然而在1985年,美國聯合英、法、西德逼迫日本簽署「廣場協議」,使日元急劇的大幅升值,導致日本經濟此後長期不振。廣場協議距今已36年,日本不僅經濟仍然不振,甚至是多方面的持續走下坡。

日本沒通過新冠肺炎疫情的考驗。日本是一島國,與台灣的地理環境相似,照理比較容易防止病毒入侵,但是日本的抗疫成績比台灣差多了。台灣阻擋病毒一年多才失守;日本政府為了東京奧運,去年疫情的第一波來臨時,相當程度地諱疾忌醫、粉飾太平,導致疫情一直起起伏伏,壓不下來;即使後來決定東奧延後一年,政府對疫情幾乎仍是束手無策、無所作為。這樣的政府真不像我年輕時聽聞的日本政府。

抗疫與民族性或文化頗有關係。雖然東、西文化各有所長,歐美抗疫失敗,顯然因為他們服膺個人主義、自由主義;而两岸抗疫相對成功,則因為我們重視自律和群體。日本是第一個現代化的東方國家,過去被視為兼有東、西文化之長。日本的抗疫失敗似乎顯示,日本人已經很少有自律和群性的東方文化了。這對日本絕不是好事。

自從新冠疫情爆發,各國都全力研發疫苗,中、美、英、德、俄等列強在去年底或今年初已分別或合作研發出安全有效的疫苗,但是日本卻至今都沒有成功研發出疫苗。日本過去的醫療水準無疑屬於世界前列,至少優於中、俄,現在卻在疫苗競賽中輸給中、俄,日本真是走下坡了。

三四十年前,日本是世界電子產業的龍頭,近年卻已經被台灣和南韓迎頭趕上。例如,台灣的台積電和南韓的三星成為電子產業上游半導體產業的領先企業;台灣的個人電腦相關產品行銷全球;2016年台灣的鴻海精密買下曾經很風光的日本夏普公司的大部份股權;2019年日韓發生貿易戰,日本對南韓實施嚴格的半導體材料出口限制,卻並未傷到南韓的半導體產業;在台、日、韓的大量投資之下,中國大陸的電子產業近年也快速的追趕。日本的電子產業仍然不錯,但絕不再是當年的一枝獨秀。

讀者是否注意到,近年台灣市場上的日本產品和服務(如餐廳)比一二十年前增加很多?當然因為台灣人「哈日」,但是過去台灣人也哈日啊。我相信真正的原因在於,過去台灣的經濟水準比不上日本,只有少數台灣人買得起日本的產品和服務,因此日本產品和服務在台灣不普遍;但現在台灣與日本的經濟水準拉近了,大部份台灣人都買得起日本產品和服務,因此日本產品和服務在台灣愈來愈普遍。

其實十幾年來,台灣的經濟增長不算亮眼(GDP平均增長率約3%),是日本持續走下坡拉近了台、日的經濟水準。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