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防疫談當前自大、自滿的社會風氣──一個公民教師的自責與沉思 | 郭譽孚

關於這句話「看好了世界,台灣人只示範一次在兩周內解除三級」的瘋傳,

個人以為,這是一個很值得探討的問題;

對我而言,重視它,絕不只是為了美國的「時代雜誌」把它拿來嘲笑我們的社會。

它之值得探討,其理由至少有三──

其一、把他的作為與過去我們的疫情指揮官的自大與自滿連結,陳先生曾公開對立委說「世界跟不上台灣」,甚至還到國外的媒體上自表功;大家會不會感覺很相類;這樣的風氣,對於我們的社會真的是好的風氣嗎?

從前常看到我們朋友愛說「我們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我也曾滿喜歡的,自己生長的地方能夠獲得外人如此的欣賞,真是不錯的事。

然而,發展成為如此的自大與自滿,以至於甚至出現防疫的缺口,簡直我們都成了國際上的丑角,這是我們所努力追求的嗎?

其二、這個現象,作為一個公民教師,我是深自檢討的;因為,我無法像今天新聞那條說詞──

「對此有人解答,表示原PO只是一個單純的普通網友而已,並不能怪他」:「其實就是一個普通的推特中二仔」、「人都已經被嚇到鎖帳號了,別在獵巫了」、「在自己推特中二其實沒啥,要怪的是側翼藉機大內宣」……「他真的很衰,私人推特被傳成那樣」──

然後,就輕鬆地看過去。。。因為,作為教師,我們應該追問即使是中二,何以如此?這會不會不只是個偶發的事件?如果,它真是個普通的中二,這次的現象所顯示的可能是我們整個公民教育的失敗,那將極可能是我們社會發展的喪鐘!

因為,如果我們向下把它與最近執政黨中央以其所謂「反串」而推動的「認知作戰」事件相連;往上則不只是可回溯那鬧出的「網軍」逼死外交官,甚至可以追溯到1990年前後受到李登輝摸頭的「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青年心態;我將深深地擔心我們的社會將走向何方。。。

我覺得,身為一個國中公民教師,我們應該深深的自我檢討,我們當年必然教錯了什麼,做錯了什麼;如今垂老的我們在死前還能努力挽回,作為我們的謝罪嗎?

其三、如果能夠究明原PO文者有著特殊的背景,例如,若與那林瑋豐一樣,是明顯的執政黨的側翼,那麼可能事態就像是疫情雖起,尚未擴散,我們的社會在這次教訓之後,或許透過「及時教育」的扭轉或許還有救藥。

在此,個人願意提供自身視為「救藥」的看法,給關心此事的朋友們參考;我所謂的「及時的教育」,以現在的事件言,PO文者真的與我們牙醫界的大國手陳時中一樣,完全沒有思考到自身的自大作為在國際社會可能帶來的副作用嗎?

首先,請將心比心,無論那人實力多強,總是在您面前,很臭屁的吹噓自身的成績,我們會怎樣看待那人?

人心都是肉做的,我們難免罵在心裡,那麼別人是否也會那樣看待我們自己?

其次,既使是「中二」的朋友,應該也要知道戰後日本經濟為何只能風光到1970年代尾──聽說因為當年前後美國學者推出了一本名作叫「日本第一」的書;就像是今天中美貿易戰的由來,霸權國家的尊貴是不容任何外國侵犯的;當美國疫情沉重之際,我們厭頭的陳時中部長的作為與這位中二朋友的自大、自滿會給這位江湖老大怎樣的印象?

會不會,這正是我們這次疫情上升,記者訪問美國在台負責人,AIT的酈英傑竟然冷冷地對記者說,你們確診人數還不多──哇,那是什麼意思,好像忍耐很久了。。。;要在柯市長公開大罵美國的萊豬與軍火敲詐之後,才不甘願地送出少少的15萬劑疫苗。。。

如果,以教育專業言,個人認為這就是個很好的「及時教育」的例子,讓所有的中二水準的朋友們,在學校教育中就能思考自大與自滿不是不可以,但是其後果可能是我們難以承受的啊。。。如果因此而我們島嶼將增加多犧牲幾十條或幾百條甚至千條人命,值得嗎,更不要說可能那些死亡者竟是我們可敬愛的親人朋友?

以上,是一個公民教師在這個不幸時代中的深切感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