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台灣獨派辯論的教戰守則 | 張輝

身為台灣的中國人,我難免跟台灣獨派曾經有些辯論,從過去的經驗裡獲得一些教戰守則。

1. 千萬千萬別跟獨派談什麼過中國新年、中秋節、端午節。

那是華人社會千年以上的傳統,海外好多代,世居異國上百年華人子孫都過,但是他們未必是中國人。獨派會回你「過基督教耶誕節的國家,少說也有幾十國。他們也都不是同一個國籍、甚至同一種族。」

2. 絕對不要跟他們談祖宗或姓氏。

他們會回你,「祖先可以追溯到非洲原始人」,而姓氏,如越、馬、韓,甚至日本都跟我們有一樣的漢人姓氏,但不代表他們就是中國人,甚至是華人。(日本人也有姓林的,台灣當年皇民化時代,台人姓林不需改成日本姓。) 外省人第二代在台灣,往上溯超過兩代就不記得或生疏了,沒有多少人拜祖宗、認識祖先的,據我了解,這一點,台灣人比外省人念舊。

台灣人的祖先多來自閩粵沿岸,是困苦難以維生的大陸人,冒九死一生渡海來台。在明朝鄭氏之前,許多是漁民兼海盜。明鄭及兩百餘年清統治時期,有來自大陸的地方官吏、商人、仕紳,軍人,但大部分是跟原住民爭地開墾的農民,與跟大海搏鬥的漁民,他們陸續在台灣落地生根。

接著日本據台五十年,以較先進、現代化的制度教化台民。二戰後,國民政府被共產黨擊潰,一大批軍民輾轉來台,從此幾十年「反共」教育,再教化台民。民進黨取代國民黨前,李扁政權已著手「反中、去中」教育,台民跟對岸的「同胞情」愈趨疏離。蔡執政以來,「反中、去中」的教育及宣傳欲趨深化、普及。

所以,若遇以上情節,不需辯論,但以下拙見可參酌,以便杜悠悠之口。

1. 二戰後以美國為主的盟軍是將台澎交回中國母國。那時的中國執政黨和領導全中國抗日勝利的是「中國國民黨」。這也是台灣有中央政府和政權的濫觴。

2. 台澎金馬仍在「中華民國」體制內。

3. 對內,台澎金馬是「中國的」。證據很多:
目前台澎金馬地區的最大在野黨,全名「中國國民黨」,如果「台灣」是個「主權獨立的國家」,這個「中國」國民黨是怎麼來的?
中華郵政、中國鋼鐵、中國造船這些有「中華」和「中國」名稱的國營事業,又是怎麼來的?又為何保留至今?
在國際上,「中國的台北」Chinese Taipei (我們翻譯成「中華台北」),又是怎麼回事?
我們的定海神針,最富強、關係最悠久的靠山美國,至今現任總統、副總統不曾公然訪台,在台灣沒有大使館、領事館,只有個辦事處AIT。
我們駐美代表處全名是「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
其他國家就不用提了,難道他們都是忌諱北京打壓?
北京又為何打壓?這是我們需探討或需有自知之明之處。

結論:

先不要將他們視為窮兇惡毒的敵人,雖然他們絕大部分跟我們同受兩蔣黨國教育,但他們的背景跟我們不一樣,就如同我們這批人,跟大陸同胞,尤其是曾反蔣和受馬列共產教育產生的中壯年想法是不一樣的。

中國國強民富,中國人在國際舞台上有競爭力和影響力,能跟美、英、歐盟平起平坐,才是我的期望。如今美夢已離事實不遠,胳膊擰不過大腿,情勢很明顯,不需再跟台獨派無謂爭論,那會讓自己掉價,讓中國人掉價,除非您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

對「跟台灣獨派辯論的教戰守則 | 張輝」的一則回應

  1. 建議很好,但是獨派許多人不肯坦然面對歷史,我認識一位在國中服務的歷史老師,上課就曾經提到您所說的第一、第二點,隔天就遭到獨派家長打電話到教務處投訴,似此如之奈何?
    有時我自己都很懷疑,我們的國家是否真正享有言論自由?

  2. 其實根本不用辯,愈辯他們愈獨。何況獨派最大的武器根本不是理論,說實話就是省籍,台灣人自己做主。所謂反中親日,那是日本人早走光了。如果今天凱道那棟還叫總督府,裡頭坐個安培晉八,民意就親中反日了。中華民國的處境像是三國蜀漢,蜀漢如果也開放民主,諸葛亮早就被趕下台了。面對獨派,我只會問一句,請問什麼時侯要宣佈台灣獨立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