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疫情失控,令人寢食難安 | 謝芷生

奧地利從昨天開始,解除了因新冠疫情的傳染風險,而限制人民進出餐廳、商店等人群集聚場所的規定。

奧地利人民遵紀守法,一般都會遵守政府的規定。由於數月前曾一度陷入疫情失控狀態,從政府到民間都提高了防疫警惕與措施。學校停課已超過半年了,小朋友只能在家通過網路學習。政府機關也處於半休止狀態。凡事都需預約,且電話久久無人接。除了超市、藥店外,幾乎所有商店都停止了營業。與華人生計有著密切關係的餐飲業,只能短暫進入購買食物,而不得停留。路上行人變得稀稀落落,公共交通工具上乘客也三三兩兩。的確給生活帶來了極大不便。

近兩個多月來,周圍環境變得十分肅殺,像是進入戰時狀態一般。筆者在歐洲生活了半個世紀,從未遭遇過如此氛圍。新冠疫情的侵襲,波及全世界,無異一場超級世界大戰。奧地利醫療保險制度完善,全體國民及住民都能獲得免費疫苗注射,從年長者開始,依次輪流,相信不久後就能控制住疫情了。

然而原被國際譽為防疫優等生的臺灣,卻在近期爆出了疫情失控的噩耗。由於家人,包括已年屆106歲高齡的家母,都生活在臺灣,難免心中掛慮。筆者已接受過兩次疫苗注射,原打算近期返台省親,但現在臺灣已成為防疫高風險區,就不得不延後回台了。臺灣機場防疫檢測一向較嚴格,每次入關時都有兩名人員自動測量體溫,這項措施自上次SARS疫情後就未曾中斷過,為何突然鬆懈了防範?是否因長期防疫成績不錯,而心生自滿呢?或因英國變種病毒特別兇惡狡猾,不易察覺。

據說這次病毒可能是由機師或空服員帶入的,反正事情已經發生了,相互指責推諉已無濟於事。重要的是,如何亡羊補牢,防範疫情進一步擴大。病毒漂浮於空氣中,不如走私犯肉眼可見。我們無意過於指責當局的疏忽,但令人不滿的是,當局把台獨意識形態,置於人民的健康之上。

臺灣究竟有多少頑固台獨分子,甚至到了草芥人命的地步?關於這個問題很難給個確切的資料,因為它隨著執政黨統獨意識的變遷而變遷。筆者在1970年前在臺灣念書時,還不會有人提出身份認同問題,因為一般人都不會懷疑自己是中國人。即使當時在海外已有少數台獨分子在興風作浪,提出臺灣地位未定的謬論,但對臺灣島內部的人並無明顯影響。直至李登輝執掌大權後,與從海外潛回的台獨分子或明或暗地合謀策劃後,台獨氣焰始逐漸升溫,終至氾濫成災。因此所謂「天然獨」一說,純屬胡說八道。筆者在臺灣專科學校教過書,並擔任級任老師,與青年接觸頻繁,從未發現學生中有身份認同的問題。這都是台獨分子刻意挑撥煽動起來的,動機是不甘願臺灣脫離日本,重回中國。

台獨分子數典忘祖,看不起自己中國人的身份。任憑你勸也好、罵也好,都改變不了他們不願做中國人的決心。中國人有句成語叫,「捆綁不成夫妻」。毛澤東主席1971年,面對林彪叛逃事件,思索良久,歎了口氣,對前來請示的周恩來說,「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無法可設,由他去吧。」也就是這個意思。今日我們對待不願做中國人的台獨分子,也應抱持相同的態度,就是由他們去吧。但條件是,休想從臺灣帶走一針一線,更別妄想拿臺灣作為向美、日投靠的「投名狀」。

我們願意尊重台獨分子的選擇,但也請他們能重視臺灣兩千三百萬人生命健康的安全,不要以自己的意識形態,阻擋大陸向臺胞提供新冠疫苗的善意。台獨分子無非擔心,一旦接受了大陸疫苗後,他們長期隱瞞大陸真相,造謠抹黑誣衊大陸的伎倆,即將攤於光天化日之下,再無法繼續哄騙臺灣人民了。但烏雲本就無法長期阻擋太陽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