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戰──中西文明的分水嶺? | 郭譽孚

我個人對於中西醫,坦白地說,只有籠統、粗淺的認知。

對於疫苗這樣專業的東西,本來只能看熱鬧,

試著多理解,可能哪個可以比較,也當作頭腦體操。。。

不過,今天忽然有一想法,似乎可以分享給我的朋友們。。。

我想到這次的疫情之戰,是否正是中西文明分水嶺的見證。。。

似乎中醫可能比西醫更有潛力,尤其對於病毒株不斷變異的情況,甚至聽說可能越來越毒的話

就所知,西醫是針對性很高的追殺,所以變異的問題,西醫可能比較疲於奔命。。。

然而,病毒的變異可以看做是無數新生、演繹的的形式邏輯,那麼玩笑著人類。。。

相對的,中醫重視的是陰陽協調,與自然的生剋;是努力給予患者最有利的情境條件,可能對於所有同類的病毒都有抑制的作用。。。?

那是中醫藥的歸納法邏輯。。。並不追殺某個對象,因而他可能更適合面對這種具有高度變異性的病毒。。。。

會不會,這也是我們中華文明之所以在眾多古文明中,能夠屹立更久的理由。。。

您的朋友譽孚敬白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