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應加強溝通,增進瞭解,避免內戰再起 | 謝芷生

戰爭既野蠻,又愚蠢,不能解決問題,只能製造問題,尤其是內戰更不可取,因此絕不容它再在中國的土地上發生。1958年毛澤東主席在報紙上讀到了,江西省餘江縣消滅了血吸蟲的消息,心中喜悅,夜不能眠,遂寫下了「送瘟神」詩詞一篇,以抒情懷。戰爭比血吸蟲更可怕,我們也應像當年,消滅農村血吸蟲一樣地消滅它,使它不致再肆虐中國。

然而戰爭的發生往往不以個人意志為轉移,有時是別人強加於我們的。例如鴉片戰爭以來的歷次帝國主義侵華戰爭,該怎麼辦呢?固然受到外敵侵略時,我們不得不奮起抵抗。然而招致外敵侵略也並非無緣無故,仍然能找出其來龍去脈,對症下藥,以為防範。鴉片戰爭之後,西方國家,包括日本相繼向中國發動侵略戰爭,而我國每戰必敗,被迫割地賠款,國庫為之空虛,國防為之洞開。當時中華民族可謂惡夢連連矣。考其原因,乃由於我國未及時趕上西方工業革命的浪潮。

西方國家前來遠東,初始僅為尋找原料與銷售市場,尚未逕行攻城掠地,劃定租界。直至十九世紀末,列強轉化為帝國主義後,始加劇了對中國的侵略。他們欲將中國掠為殖民地,但由於中國疆域遼闊,無人能單獨鯨吞,乃在各要津,主要是沿海地帶及長江沿岸,水陸交通便利之處,強行劃定租借。最典型的莫過於上海了,市內有英租界、法租界、日租界等。租界內西式洋樓林立,與租借外華人居住地區,判若兩個世界。此一痕跡至今仍未完全消除。看後雖覺頗具特色,但仍難免內心隱然作痛。

筆者是抗日戰爭中出生的,在襁褓中就得跟著父母不時躲警報。到臺灣後,為防大陸飛機空襲,教室玻璃窗上都貼上米字形紙條,以防空襲時玻璃碎片飛散傷人,教室外松樹下還挖有彎彎曲曲的防空壕。此外每隔數月就會舉行一次防空演習,每當警報聲響起時,雖是演習,仍令人心慌意亂,心驚膽跳。不知從何時起,戰爭來襲的緊張氣氛逐漸沖淡消失了。在筆者記憶中,在臺灣求學期間,一直都是歌舞昇平,安居樂業的。我們也幸運地在太平中完成了各個階段的學業。戰爭的恐怖,與和平的可貴,在此形成了強烈對比。

人與人之間,政黨與政黨之間都是需要溝通瞭解的。國共之間雖打了大半輩子仗,但在北伐與抗日戰爭期間,曾有過兩度合作。過去雙方上層領導都是相識的,彼此對對方想什麼,做什麼都可以揣摩預測得到。即使隔岸對峙了二三十年,雙方間仍有信使穿針引線,未曾完全中斷過聯繫。然而自政權落入台獨手中後,由於他們背棄「九二共識」,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使兩岸間的溝通戛然而止。因大陸堅拒與不承認「九二共識」的台獨分子接觸,以免在國際間造成兩岸是兩個國家的錯誤印象。此一反應不難理解。

美國口頭雖表示對兩岸和平的關切,但行動上卻又背道而馳,不斷向台獨提供武器、彈藥,為其壯膽撐腰。兩岸衝突的導火線,極有可能因台獨誤判形勢,貿然踩踏紅線而引爆。

國民黨,即使是年輕一輩,對大陸情況還是比較瞭解,因此在他們執政期間,才有了「九二共識」的達成。然而台獨執政後,卻將其棄如敝屣,而不知它在緊要關頭會是最佳的救命符。台獨分子一心在選舉中搶奪政權,殊不知以目前兩岸緊張情勢,對他們而言敗選反比勝選好(因為國民黨有「九二共識」為基礎,與大陸溝通較易),除非台獨分子能幡然醒悟,展現智慧與魄力,主動向大陸示好、媾和。

筆者認為,只要戰爭未打響前,重回「九二共識」尚為時不晚。為了美麗的寶島,為了島上兩千三百萬人生命財產的安全,個人榮辱又算得了什麼呢?   

對「兩岸應加強溝通,增進瞭解,避免內戰再起 | 謝芷生」的一則回應

  1. 大陸即使實施台式民主,即使改國號中華民國,改國旗青天白日,改國歌三民主義,民進黨也不願實行統一,因為14億人投票不可能讓2300萬人取得中央政權,台灣回歸為一個省,民進黨最多只贏得地方選舉,最大只是一個省長。立法院變省議會,各部會變各局處,什麼外交部,國防部,統統煙消雲散。何如台灣共和國,歷史定位既是總統,又是元首,出國逛逛,腳下紅毯,頭上禮炮21響;改天伸腿,禮炮21響之外,搞不好還搶當個國父。

    李扁蔡賴之流固無論矣,馬英九追求歷史定位又何其不然!麻雀雖小,五臟俱全。朝廷雖小,百官俱全。寧為雞首,不為牛後。彼可取而代之,大丈夫當如是也。再怎麼去中仇中反中,身上流的仍然是傳承兩千年的中國封建之血,割據一方,占山為王。正如曹操所說:設使天下無有孤,不知幾人稱帝,幾人稱王。

    台灣要的民主是狹隘地域觀念下的在地民主,是可掌控的本土民粹式民主,是政客勢力範圍內的小圈圈民主。不能掌控的大圈圈民主不是台灣要的民主。什麼主權,尊嚴,對等,自由,全都是詐騙集團的話術。不能參加任何一個以主權國家為成員資格的國際社會,有什麼主權,自由?不惜殘民以逞而對美日卑躬屈膝,講什麼尊嚴,對等?

    什麼叫做各自表述?各自表述就是各說各話,你講你的,我講我的,沒有共識。一中各表就是對一個中國沒有共識。九二共識唯一的共識,就是對一個中國沒有共識。這套國王新衣是什麼玩意的定海神針?陳時中「選了國籍自己承擔」之說,檯面上有幾個人敢跳出來質疑?兩岸從什麼時候開始理所當然兩國論了?朝野爭相自外於中國,蘇起之過也。蘇起戀棧權位而曲意承歡,甘於替李登輝的台獨擦脂抹粉,不惜出賣靈魂,禍遺子孫,注定成為歷史的罪人。老共現在只談一中,不再各表,但問統不統,莫管獨不獨,終於幡然醒悟,導視聽於正途。蘇起蘇起,蘇秦也乎哉!

    肉腐出蟲,魚枯生蠹。外患頻生由於積弱不振。中國不亡,由於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鬼子雖橫,不能妄想蛇吞象。當年甲午,中國打不過也要打,打輸了只好割台。現在誰又想要割台,說不得,只好再打一架,打輸打贏兵家事,總不能拱手笑納。(大於台灣44倍的蒙古就是拱手割出於中國而成為「外國」的)。

    戰爭不可取,內戰更不該。但割台、割港、割疆都已不屬內戰,跟當年甲午一樣,打輸了就變成「外國」,所以打不過也要打。戰爭固不可取,自衛卻是責無旁貸。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者,可以如其所願去當外國人,但不能把中國領土割去當外國領土。這有什麼好爭論的,去問問別的國家,肯不肯割自己領土去當外國領土?

    天地有正氣,顯然不流行。下則八一七,上則瘦肉精。
    於人太陽花,沛乎塞網軍。大陸當外夷,大和認朝廷。
    得勢節乃變,一一現妖形。在部滅祖宗,在院騙神明。
    在軍吃軍購,在府吃腐肉。見倭急三跪,遇美猛叩頭。
    先砍軍公教,再斬勞工首。辛苦農漁牧,養肥新潮流。
    或爲新課綱,或為一例休。鬼神斷香煙,生計何處求。
    殘民以媚外,背祖不知羞。是氣所不存,乃結萬古愁。
    當其遮日月,庶民安足論。地維無以立,天柱無以尊。
    三綱無所繫,道義何來根。嗟乎庚子年,定海無神針。
    國家趨一統,海峽無中分。戰機臨百岳,航母浪千層。
    鎮懾洋鬼子,護我炎黃孫。乙未春帆樓,百年宰相恨。
    七七盧溝橋,億萬中華魂。民族復興路,迢遙多浮沉。
    悠悠我心悲,蒼天作見證。顧此美麗島,不容再沈淪。
    祖宗賴以安,子孫賴以盛。簞食壼漿日,我是中國人。
    哲人雖已遠,典型應猶存。風檐展書讀,古道迎新春。

    Liked by 1 perso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