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功宴也該有曲終人散時-從洋務運動到保釣運動 | 盛嘉麟

【洋務運動1861~1895】

大清後期,洋務派官員愛國心切,以「師夷長技以制夷」為基礎,在全國展開洋務運動,以船堅砲利為主軸。當時大清帝國在張之洞、盛宣懷等人領導下,建立了漢冶萍兵工廠、江南製造總局、招商局、電報局、盧漢鐵路(北京盧溝橋至漢口,後平漢鐵路)等等,規模宏大。

巔峰時期是1888年在山東威海衛的劉公島正式成立了亞洲第一、世界第八的北洋艦隊。不幸1894年甲午戰爭中,北洋艦隊被日本海軍重創,大部沉沒,其餘的軍艦全體投降,主張船堅砲利的洋務運動終告結束。

洋務運動是近代中國首次全國規模之西方工業運動,引進了大量西方科技及文獻,培養了一批留學生,有助中國日後走上現代化之路。雖然以北洋艦隊全殲結束,但是洋務運動對中國的現代化,依然有著重要的意義。

這樣轟轟烈烈的洋務運動,我們未見張之洞、盛宣懷等參與洋務運動的衆多人士有年度的慶功宴,他們的後代也寂然無聲,因為這只是中國自強運動的階段性任務。中國真正的成功是1949年新中國從核子武器、國防建設、基礎工業,逐漸走上世界工廠、經濟大國,得到今天的地位。

【黃金十年1928~1937】

中華民國的粉絲津津樂道民國17年開始的黃金十年,短暫盛世,當時中國針織、絲織、染織、印染、菸草、麵粉、紡織、火柴等輕工業長足發展,中國GDP年平均增長率為3.9%,人均GDP年增長率為1.8%。

我們檢討黃金十年,只有輕工業及相關商業,沒有國防建設、基礎工業,所以黃金十年期間,1931年九一八事變,東北盡失,中國沒有還手之力,1937年盧溝橋事變,華北盡失,黃金十年結束。這是一段漫無計劃的輕工業自由興起,維持了短暫幾年的經濟榮景,旋即消失,津津樂道的人只限於中華民國的粉絲,除了為文稱讚,我們看不到有黃金十年聯誼會,也沒有年年的慶功宴。因為中國真正的成功是1949年新中國從核子武器、國防建設、基礎工業,逐漸走上世界工廠、經濟大國,得到今天的地位。

【保釣運動1970~1996】

保釣運動始於1970年,釣魚台屬於中國,但美國把釣魚台交給日本,引起了中國大陸、香港、台灣一系列民間運動。其活動方式包括遊行、示威、駕船出海至釣魚臺列嶼海域與登陸釣魚島宣示中國主權等,尤其是台灣在美國的留學生,積極響應。

因為台灣政府反應懦弱,引起美國留學生的不滿,有的反對台灣政府,有的奔走大陸陳述。台灣政府更派出情治人員來美國的大學校園調查反政府、赴大陸的留學生,以列入黑名單威嚇,情況混亂。我自己在校園也受到盤問,剛巧那位情治人員是我中學同學,非常尷尬可笑。

1970年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的台灣留學生組成「保衛釣魚台行動委員會」。1971年留美台灣保釣學生首次訪問北京,受周恩來接見。後來保釣運動分成三個不同路線:

「左派」人士將保釣寄望於正要與美國建交的中國大陸。
「右派」成立「反共愛國聯盟」,捍衛國民黨政權。
「反派」對國民黨政權失望的保釣人士則把關注的重心放在台灣內部,形成反政府路線。

1996年香港和台灣民間聯合保釣行動,激發港、台兩地新一波保釣風潮,旋即結束。2008年中華保釣協會在台灣臺北縣永和市成立。保釣運動有如黃金十年,由於兩岸政府都沒有實力,是一場沒有成效的失敗的混亂的愛國運動。

長期以來中日之間有一個擱置釣魚台爭議的默契,但是2012年中日韓自由貿易區的籌建熱烈進行,美國為了破壞中日韓自由貿易區,鼓動日本政客進行東京市政府計劃購買釣魚台,接著日本政府推動釣魚台國有化,引發中日衝突,也擱置了中日韓自由貿易區的籌建談判。

2012年中國的海空軍力量已經相當強大,既然日本推翻了默契,中國開始執行以下的策略:

1)說明釣魚台的實際態勢,主權屬於中國,美國對主權沒有偏袒,但行政權由美國片面歸给日本。

2)中國不承認日本在中國領土上有行政權,即不接受日本在華的釣魚台租界區,帝國主義在華的租界區特權已經一去不返。

3)中國的海空軍機艦及海巡艦開始巡弋釣魚台海域,與日本機艦直接對峙。中國漁民進入釣魚台海域合法捕魚受到保護。

4)2013年中國設立東海防空識別區,含括了釣魚台的海域。

5)2019年開始中國的海巡艦由退役軍艦改裝,大過所有日本的海巡艦,中國直接進入12浬執行領海巡航,維持釣魚台主權及行政權的態勢,逼使日本頻頻要求美國申明美日同盟保護釣魚台的安全。

6)2020年中國通過新的海巡法,中國的海巡艦和歐美強國一樣,執行任務期間,特殊情況可以開火,嚇得日本再次要求美國重複申明美日同盟保護釣魚台的安全。同時中國戰機頻繁出動也拖垮了日本的正常空軍防禦能力,宣佈不再次次升空驅離中國戰機,這時日本已經處於劣勢。

這種以長期的軍事鬥爭,逐步奪回釣魚台主權及行政權的態勢是建立在中國的軍事經濟工業的國家實力上,這是當前中國全新的維護領土主權的戰略,是年輕一代的中國軍人在捍衛國家的行動,和1970年發動的保釣運動毫無關係,有沒有我們的保釣運動,中國今天都會做同樣的動作。

奇怪的是並無成效的保釣運動卻仍然年年慶功,樂此不疲,人人以保釣大老互稱,我認識以保釣大老自稱的網友幾乎上百。今年恰逢保釣運動50周年,台灣、美國,加上香港的亞洲週刊,更是大肆慶祝,歡宴不斷,成千上百的保釣大老更是冠蓋滿京華。

我不明白的是保釣運動怎麼有這麼多大老出現,1970年我也在美國留學,曾經去華盛頓日本大使館示威抗爭,曾經寫文章吶喊,為什麼我從不覺得自己是保釣大老?因為年華老去智慧成熟,明白國際間需要聚衆吶喊的都是弱小民族,強國並不買帳。參加保釣運動精神可嘉,其情可憫。我們無需年年慶功,歡宴不斷,而是要慶幸今天的中國人民有了更高的維度,不再需要聚衆吶喊,只需設定國防戰略,派出機艦就能擺平。就算我們當年的保釣運動愛國有功,慶功宴也該有曲終人散的時候,保釣大老的名片也該有卸下的時候。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