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通郵的歷史 | 盛嘉麟

【基本人權】
世界人類可以互通郵件幾乎是最基本的人權
甲午戰敗割讓台灣給日本,日據的台灣及大陸之間仍然維持郵件互通。
中日抗戰時期,中國分裂成重慶國民政府,汪精衛的南京政府,傅儀的滿州國政府,但是三個政府之間的郵政機構仍然冒著戰亂,維持郵件互通。
抗戰以後,國共內戰期間,國民政府及解放區之間,郵政機構仍然冒著戰亂,維持郵件互通。
冷戰時期鐵幕內外雖然敵對森嚴,郵件仍然保持互通。我曾經從台灣寫信到莫斯科的書局購買蘇聯地圖。


【互不通郵(1949~1979)】
郵件的斷絕竟然起於1949年國民政府敗退台灣,兩岸親人卅年期間互不相聞,生死不知,創世界的悲慘記錄。
有辦法的人透過香港 、美國 、日本的親友,代為轉寄,而且必須更換信封,不敢透露任何台灣郵局或大陸郵局的痕跡 ,一般人只能悲慘煎熬。


【單向通郵(1979~1988)】
1979年開始,大陸向台灣單向通郵,大陸郵件透過香港郵局接轉到達台北,而台灣的民眾仍然無法直接寄信到大陸。
雖然大陸能寄信到台灣,但台灣的郵局卻不予遞送,只發出通知要受信人帶身分證印章來台北郵局領取,許多受信人害怕白色恐怖不敢認領。
在民眾強烈要求下,1988年起台灣郵政局同意投遞大陸寄台信件,但上方加蓋“三民主義統一中國”覆蓋塗抹大陸的郵票郵戳,以及“中國人民郵政”字樣。


【 紅十字會(1988~1989)】
迫於民衆壓力,1988年4月, 台灣郵政發明所谓“通信不通郵”的原则,要求台灣民衆用雙層信封,外層信封把郵件先寄到台灣紅十字會租用的“台北郵局50000号信箱”,内層信封才書寫大陸收信人的地址。透過香港及大陸的紅十字會,輾 轉把郵件遞交大陸的收信人。


【家父介入 (1989)】
這時台灣政府已經明白兩岸通郵勢不可擋,蔣經國在1987年已經同意必須研究解決兩岸雙向通郵的議題,在1989年李登輝同意成立兩岸通郵工作小組,和香港郵局及大陸郵局洽商兩岸通郵的技術作業。
台灣郵政高層沒有人願意出任工作小組召集人的臨時職務,深恐在兩岸 “漢賊不兩立“ 的狀況下,洽商技術作業一不小心會惹禍上身。剛好家父即將退休,資歷也夠,認識幾個上海郵局的老人,就被推出來擔任工作小組召集人,任完退休。另有調查局安全官一人監管工作小組,華航機長一人負責載運郵件,其餘七個郵務人員做各種勤務總務文書記帳翻譯工作。原則上工作內容是保密的,這是家父晚年才向我透露的一些趣事。
第一次華航及陸航的貨機在香港郵局安排下,兩機近距離停機,架設電話,雙方有望遠鏡可以看到現場狀況。這時香港郵局員工把手推車推到華航貨機下方,機上郵務人員把郵件從帆布郵袋倒進手推車,香港郵局員工把手推車推向陸航的貨機,對方也做同樣的事,機上郵務人員把大陸的郵件都放進帆布郵袋後,互相交換郵件完成,電話道謝,各自起飛返航。原則是 “漢賊“ 不接觸,都是付錢委託香港郵局接觸 “漢賊“ 的郵件。
過了兩天有一次香港停機坪風大,把散裝的郵件吹出了手推車,家父從望遠鏡看到香港郵局員工追趕飄散的郵件,頗費周章。就打電話和對方商量,下次不再散裝,直接把帆布郵袋放進手推車推到對方貨機,郵務人員把帆布郵袋拿進貨機,在機艙內把郵件裝進自己郵局的帆布郵袋,然後把空的帆布郵袋退還對方。因為帆布郵袋非常大(可以裝一個人),袋上印著中華郵政,人民郵政,台北郵局,上海郵局,廣州郵局等等的字樣,原則是 “漢賊“ 的帆布郵袋也不能接觸。
又過兩天,發覺在機艙內把郵件裝進自己郵局的帆布郵袋,然後退還對方的帆布郵袋也很費時,家父就打電話和對方商量,下次不再退還對方的帆布郵袋,帶著人民郵政,上海郵局,廣州郵局的帆布郵袋直接起飛返航,在航程中換裝帆布郵袋,下次再交還。節省停機時間,少付停機費。這事涉及華航貨機攜帶 “匪貨“ 帆布郵袋,家父先和安全官及機長商量一陣,大家覺得印著人民郵政,上海郵局,廣州郵局的帆布郵袋不會危害安全,這些 “匪貨“ 帆布郵袋下次記得還给 “匪方“ 就是了,只要大家不要張揚出去應無問題。這是第一次把 “匪貨“ 帆布郵袋帶進台灣,在松山機場家父首先告訴來機場接運的台北郵局卡車司機及郵務人員,見到人民郵政,上海郵局,廣州郵局的帆布郵袋不要聲張。


【雙向通郵(1989~2008)】
這樣試了十多天,郵件愈來愈多,沒有什麼差池,雙方都滿意,就開始決定今後華航直接把帆布郵袋送交香港郵局,香港郵局有機會就交给陸方飛機,反之亦然,就不需兩機相會同時交換,也不需要工作小組了。
後來更不需要帆布郵袋了,台灣寄往大陸的郵件就按照一般郵件處理,統統送往香港郵局,然後轉往大陸各地。香港郵政只收一般郵件處理的費用。


【直接通郵(2008~今)】
2008年開始兩岸通航了,在雙向通郵的基礎上,台灣寄往大陸的郵件就隨著民航客機直飛上海送到上海,直飛北京送到北京,直飛廣州送到廣州。擺脫了台灣寄往大陸的郵件先統統送往香港郵局的依賴,這時不再付錢给香港郵局了,兩岸郵件完全進入常態。


【家父感嘆】
家父一輩子從事郵政工作,郵運暢通是他的最大願望,這次出任工作小組召集人圓滿成功,歸功於好的運氣。
1)參與工作小組的10個人,外加接觸工作的台北郵局工作人員,通力合作,沒有小人,沒有一個人打小報告,為了自己立功而密告破壞工作小組的工作。 譬如密告挾帶 “共匪“ 帆布郵袋入境,一個密告或拒絕,就足以阻撓工作小組的進程。
2)大陸方面非常大器,家父提出什麼改進的要求都同意配合,因為大陸早在 1979年就允許單向通郵了,兩岸通郵他們視為當然的事。
3)工作小組的10個人和大陸小組的人都成了朋友,在香港的餐廳咖啡廳聚餐多次非常愉快,雙方的安全官都是好人,沒有小人,都願意兩岸早日通郵,兩岸到底都是中國人。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