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善自有福報-清明時的回憶 | 郭譽申

幾天前和家人搭乘掃墓公車去掃墓,先到父母的墓地,再到祖父母的墓地。父親過世四十多年,母親過世十多年了。緊鄰父母墳墓的右邊,是一個幾乎與父親同時間下葬的墳墓,安葬了一個我不認識的張先生,勾起我一些回憶。

父親過世沒幾年,我來掃墓祭拜時,發現旁邊張先生的墳墓已長滿了雜草,雜草幾乎蔓延擋住狹窄的進出墓道。從他的墓碑上知道,張先生原籍江西上饒,過世時才54歲,很可能未婚、沒有後人,因此沒人照顧他的墳墓。既同情張先生離鄉背井、孤單地死在台灣(很可能是軍人),更不希望他墳墓上的雜草破壞父親墳墓的觀瞻,我於是委託墓地管理單位不僅照顧父親的墳墓,也照顧旁邊張先生的墳墓。每年多一千元的墳墓管理費對我不算什麼,一晃就約四十年了。

十多年前母親在美國過世,我搭機赴美參加母親的喪禮(由旅美多年的大哥主辦),並準備把母親的骨灰帶回台灣,卻在飛機上突發重病,下機後不久,我就高燒昏迷而被送醫急救。我昏迷了两三天,在退燒葯的作用下總算甦醒。經過一些檢驗,醫生診斷:我的蝶竇(鼻的最上方鄰接腦的部份)和腦下垂體長了腫瘤,損害到腦下垂體的功能,因此高燒昏迷。在此之前我從未生病住院,突然高燒昏迷,把家人都嚇壞了,擔心我活不了。

顧慮美國醫院治療腫瘤極其昂貴也不便照料,懂些醫療的老妻決定我抱病搭機回台(大哥同機護送我),再進行治療。我一下機直接被送到三總住院了將近一個半月,其間接受兩次內視鏡手術切除腫瘤,然後又做放射治療。由於我的腫瘤極為罕見,醫生們多方討論都不確定是良性還是惡性,最後的診斷書上把腫瘤區別出不同部位,認定部份是良性,部份是惡性。不論我的腫瘤是良性還是惡性,出院後它沒有再困擾我;我不久後就恢復健康,幾乎與常人無異(感謝三總的醫療和照顧)。

我當年突然高燒昏迷,卻能夠死裡逃生,又沒後遺症。被老妻視為奇蹟。她說恐怕是父母墳墓旁的張先生,感念我照顧他的墳墓,因此在陰間護佑我所致。我不算有宗教信仰,卻希望世間「為善自有福報」,人人能「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在張先生的墳前,我暗自感謝他的護佑,也祝禱他自在無憂。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