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人口開始同步縮減 | 盛嘉麟

【人口的趨勢】

大陸新生嬰兒
2018年是1500萬人
2019年是1180萬人
2020年是1000萬人
大陸公佈2020年新生嬰兒不足1000萬,是1949年建國以來最低的數字。
大陸2020年出生人口1000萬,死亡人口1069萬,全國總人口開始減少。
即使大陸2011年開始鬆綁生育節制,2018年已經取消了生育節制,也無法扭轉新生嬰兒下降的趨勢。

台灣新生嬰兒
2018年是18.2萬人
2019年是17.8萬人
2020年是16.5萬人
台灣公佈2020年新生嬰兒不足17萬,是有記錄以來最低的數字。
台灣2021年1月份的人口,出生嬰兒人數不足1萬人,使全省總人口減少了1萬人。(出生-死亡+移入-移出)

這種人口老化,人口縮減的現象,引起經濟學家社會學家的憂慮。台灣政府更積極的推出鼓勵生育的計畫,貼補生兒育女的家庭。中國在2018年已經取消了生育節制。

【社會經濟的問題】

從社會經濟看,政府的考量總是想到工作人口支撐退休老人的比例問題,國家財政稅收支撐社會福利的議題,家庭裡年輕人照顧老年人的問題,兒童學生減少教育系統萎縮教師失業的議題 …….。

這只是片面的看法,未必周全,如果要滿足社會經濟政府的期望,國家的人口必須永遠維持一個上尖下寬的金字塔的狀態,保持人口持續增加,年輕人眾多,採收人口紅利的態勢。對於大陸和台灣已經人口稠密過剩的國情,非但不切實際,最後人滿為患,搞成像印度的悲慘狀況。

【國家的人口政策】

為了抑制人口過度增長,兩岸政府都曾經推出有智慧的人口政策。台灣在1971年推出「兩個孩子恰恰好」的人口政策,大陸在1980年9月25日也推出一胎化的人口政策,並嚴格執行。所以縮減人口增長曾經是國家的政策。

如今中國總人口開始退縮,實際上代表了中國當年一胎化的人口政策的豐碩成果,為什麼要憂慮緊張,反轉方向?值得研討。

【國家的生態環境】

除了社會經濟的人文考量,更重要的是國家生態環境的生物考量。中國國土面積960萬平方公里,已經承載了14億的人口,中國成為世界工廠,世界第一發電大國,第一鋼鐵大國,第一煤碳大國,第一糧食大國,第一蔬菜、水果、養豬、養殖、養珠……生產大國,第一進出口大國,第一石油進口大國,第一糧食進口大國,南水北調,水壩處處,鐵公基縱橫,種種種種都是為了支撐14億人口的生活,960萬平方公里的國土生態已經被壓榨得喘不過氣來。所有第一第一的頭銜未必是榮耀,多半是被迫,是必須,是無奈。

如果中國只有三億人口,中國本是石油生產大國,何需變成第一石油進口大國?中國本是農業生產大國,何需變成第一糧食進口大國?中國本是水資源大國,何需南水北調,水壩處處?中國本是物產豐富的國家,何需變成第一貿易大國?若非揹負著14億人口,何需變成世界第一發電大國,搞得全國煤碳發電、油氣發電、水壩發電、太陽能發電、風力發電、核能發電,百萬伏特級的超高壓電網縱橫交錯?讓中國人口逐年縮減,讓中國大地逐年休息,值得經濟學家、社會學家及中國政府憂心忡忡,急於鼓勵生育嗎?

以台灣為例,若非一個36,000平方公里的島嶼揹負著2,300萬不成比例的龐大人口,台灣的年降雨量2515毫米,是世界平均雨量的3倍之多,是水資源豐富的地方,只因為龐大人口搞得人均水資源缺乏,處處水庫,常常停水。台灣是農業發達的地方,因為龐大人口搞成大豆、小麥、玉米的糧食進口大國。若不是龐大人口,一座核電廠就滿足台灣電力的需求,不需要今天火力發電弄得空氣嚴重污染,外加核電、水力、風力、太陽各種發電,仍然滿足不了電力需求。讓台灣人口逐年縮減,讓島嶼逐年休息,值得經濟學家、社會學家及台灣政府憂心忡忡,急於鼓勵生育嗎?

【中國人的覺醒】

中國人帶著農業社會的傳統,喜歡多子多孫人丁興旺,但是並不瞭解歷史上因為多子多孫人丁興旺,形成人多地少糧食缺乏,造成歷次的朝代更替,亂世太平輪流交替,一直到近代才瞭解馬爾薩斯的人口論述,興亂交替是生態環境對人口數量的自然而粗暴的制約。

一直到1980年中國推出一胎化的人口政策,這是國家正視人口節制的議題,估計迄今減少了3~4億的人口出生,功不可沒。藉由避孕醫學的進步,以及多年一胎化的嚴格執行,中國人非但享受到節育後輕鬆生活的好處,更進一步宏觀覺醒,脫離生物繁殖的層面以及合理人口數量的重要,跟上了進步國家的思維。所以即使2018年國家已經取消了生育節制,也無法扭轉中國年輕家庭新生嬰兒下降的趨勢。

新生嬰兒下降代表年輕家庭對於懷孕生育有更慎遠的考量,體會到撫養孩童的重大責任,檢討自己的能力,不再是一種自然的生物行為。將來的嬰兒都受到細心的撫養、精緻的栽培,而不是農村社會小孩的粗放撫養、自然長大。這將優化中國未來的人口素質。

【人口老化縮減的策略】

人口老化縮減有生態環境上的利多,也有人力財政上的利空,國家的政策應該是未雨綢繆,緩和人口縮減帶來的衝擊,接受適量緩減的經濟發展,替代當前追求持續經濟發展,GDP持續上升的心態。更不要粗魯的財政獎勵、鼓勵生育。

正常的國家,金字塔形狀的人口結構必須漸漸演變成平直的柱狀體形狀,保持人口不增不減的平衡狀態,只求維持現狀的經濟發展,不再追求持續成長的經濟發展。但是中國這樣人煙稠密,人口過多過剩的國家,需要更進一步追求上寬下窄的倒錐狀體形狀的人口分佈,接受漸漸縮減的經濟發展,不再追求持續成長的經濟發展,給中國人一個寬鬆舒適的,更有尊嚴的生活環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