統一不能拖,是非可以談,差異慢慢化 | 天人合一

國民黨老軍頭(尊稱語)、抗日親歷者郝伯村曾在參加「中華民族抗戰歷史教育與抗戰精神傳承研討會」時說:「兩岸統一不是大統小,也不是強統弱,而是是統非。」即俗話所說「有理走遍天下、無理寸步難行」,也即在下所主張兩岸統一的實質是「講理統」。

然而,老人家還有下半句:「直到兩岸人民在是非問題上達成一致意見,也就是兩岸和平統一的時候。」這句話,總體不錯,只是這裡面「達成一致」的程度、時長、如何理解?誰來確認?該不會又如馬英九們,把民主、自由、制度、意識形態的差異任意擴大化,把求同化異的日子長久拖延化,把大陸要像臺灣民主自由當做統一前提,從而將「不統」固化、甚至實質「獨台」吧?

其實,是非可以談、宜擱置。是是非非、公婆各有理;昨非今是,歷史愛玩笑。國共恩怨情仇早已隨著國共密使、汪辜會談、習馬會、習連會而煙消雲散,歷史是非,讓給歷史學家去尋章摘句吧。

今日是、今日非,今人知。坐下談、擺明講、和顏悅色辯,是統非,輕而易舉事。辯不明、說不清、理還亂,放一放,喝口茶、幹幾杯、睡一覺、酒醒了、明天接著扯。一團亂麻還是難扯清,扔到角落裡,先把易的做。一國了、無獨了,統獨的大是大非消失了,都是一家人。一國之內的是非皆為小是小非,共和精神相處、法治原則調節而已也。

其實,差異並不大、差異慢慢化。國共、兩岸,中華復興長河中一個片斷、一節洪流、一朵浪花。其奔騰、衝撞、擠兌,發出雷鳴濤聲,激起千堆雪浪,都是朝著一個方向。誠如郝老將軍所言「國共兩黨都是中華民族現代化的主要力量」、「中華民族的復興,國共兩黨是夥伴關係」,今天所謂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正是中國老祖宗的「世界大同」。有了這些認識、如此相同、共同,兩岸究竟還有多大差異?還要資社對立?還要永久隔離?即使存在些許差異,一國兩制呢?兩個尊重呢?不是為兩岸的「異」而指出了存異的光明大道,提出了尊異的溫暖措施嗎?差異,相互尊重過程中慢慢化吧!豈能一致後再統一!

統一,不能拖、需快來。

不統,為台獨留下空間,台獨正是在「不統」下日益壯大猖獗。
不統,讓兩岸久生嫌疑,些微小事如周子瑜、吳寶春會激起波瀾。
不統,給外祟留下間隙,列強正把兩岸當成棋子、肉票、羔羊。
不統,中華民族一盤散沙、落後挨打、任人宰割,屈辱不能最終滌淨。
不統,幾百萬內戰英靈冤魂無法完整享用早該享用的偉大犧牲。
不統,49年翻江倒海上千萬離散人兒的痛恨情愁無以根本慰藉。
不統,中華民族復興崛起榮耀的航船猶如帶著漏氣的鍋爐遠航。
不統,中國數千年惡爭、爛鬥、死磕的舊式政治便沒有快意落幕。
不統,事物往往向相反方向發展,地動山搖、必有一戰或成現實。

統一,很簡單,需快進。
統一,
緣自黃河,長江;
緣自皮膚、血液;
緣自孔子、孟子;
緣自唐宗、宋祖;
緣自釋伽牟尼、基督耶穌、天地鬼神;
緣自一切渴望平安、幸福的眾生。

統一,也許,
只不過就是中國人到中國的地方不再需要審批和簽證。
只不過就是大陸的孩子到臺灣求學不會被入另冊。
只不過就是兩岸間有緣的少男少女不會因「陸配」歧視而擔憂與後顧。

 統一,不需要理由、莫要求「所有是非完全一致」,就絕大多數國人來看,富足、安定最具迫切性,統一、強盛最具全民性。民主,在兩岸有不同的機緣、軌跡、條件、認識、關注程度,以及評判標準。是與非,達到一致,也只是、只能是「相對一致」。

絕不可以「臺灣像大陸、大陸像臺灣」才能夠統一。
絕不可以把一個國家內部部分政治派別、人物的觀點、一時半會扯不清、搞不明且不斷發展變化的東西替代、或優先于全民和平、統一的意願。
絕不可以把一方的「生活方式」強要求另一方、且淩駕於國家統一、民族復興的神聖大目標之上。

將所謂「是非一致」定下絕對高的門檻,給統一設置「民主」前提,給這前提定下遙遠時間表,戰術上或系以攻為守、回避統一壓力的虛晃一槍,效果上想引發爭論,目的在混淆是非,實質是滯統、拒統,是在重蹈六十年、八十年前的極端鬥爭的覆轍,是在延誤中華民族復興的進程。

兩岸的差異通過「共和」化解或共存。大自然沒有一片相同的綠葉,人世間怎能只存在同一種思想、制度、與生活方式?差別產生競爭,比較顯示優劣,多樣性是世界的本質。多樣性的東西共生、共和才是人類的方向和出路。

統一,
不是27年的「一個主義、一個政黨、一個領袖」;
不是49年的「解放、收復、回歸」;
更不是現在台獨誣稱的「納降,征服、併吞」;
也不是一些人希望、一些人又擔心的「一方獨大、一岸為主、一制獨存、整碗全端」。

統一,
是臺灣、大陸,中國這兩個政治面極端對立的結束、相容、共生、共和。
是兩岸四地加海外華人五方共襄盛舉、共建完全統一的新中國、共享民族復興大榮耀。

在統一的進程中,相互變、是必然的,相互讓、是必需的。「永不改變」是僵化,「什麼都對」是笑話,自己不變,只要人家萬變是蠢話。兩岸的對立、差異在共和中消除、化解、互補。兩岸在和平比較中互變,在良性競爭中共進。

大陸的民主,當然也在這互變、共進之行列。只不過,它是統一進程自然之結果,而非統一行為之前提、分離狀態之藉口。簡言之,「只要大陸先民主,就談統」的論調,其實是:隱獨者進攻之矛、滯統者遮掩之盾、良善者迷魂之湯、懦弱統者開脫之詞。

在下高度認同統一便是「是統非」,期待兩岸迅即坐下來,來個是非論、朝向是處行,即入實質統。但願郝老先生後面的「是非一致說」屬於在下多慮了,則兩岸幸甚、中華幸甚。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