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年時候憶母親 | Friedrich Wang

每年過年的時候,就會很想念自己的母親。

小時候,過年前老媽大多都會做一件事,就是要在家裡燒好一大桌的菜,請老爸的幕僚們,包括傳令兵、侍從官、聯絡官…..等等來家裡好好吃一頓。這些人一年到頭跟著父親在部隊裡,也時常上山下海,非常辛苦,很多事情都仰仗他們。所以,老媽平日都很關心他們,把他們當自己的子弟看待。過年前,老媽都會請他們好好吃一頓,也發個小紅包。這些官兵都開心,喜歡老媽,而老媽也感到欣慰。……老媽常說「我們可不能虧待別人家的孩子。」

那時候父親的官階也不低了,所以部隊是在中部,但是在高雄有聯絡處。當時即使在高雄,都有配屬一輛吉普車,以及專屬駕駛兵一名。這輛車除了父親南下可用,其實我家可以隨叫隨到的。但是,老媽卻極少叫車,我們過年回外公家都是提著大小包,去搭火車。有一次我就問,怎麼不叫車來呢?老媽的答案讓我永遠銘記在心,「記住,人家是國家的兵,不是我們家的司機,明白嗎?」國家的是國家,我家的是我家。老媽的這種態度,讓我深受影響,知道公私之間的必要分際。記得,只有後來國三的時候老爸調回高雄,回家的時候順便載我去補習幾次,就如此而已。

高中時,有一次一位與我要好的同學因為不慎弄掉了5000多元的全班便當錢。這個同學很老實,純屬被盜竊,但是家境不算好,父母是攤販。老媽知道後,就立即要我拿5000借他,先幫他墊付這筆錢。同學涕淚交零,老媽卻笑著說「不是送你喔,你必須打工還我喔」。後來這位同學暑假去高雄洗車打工,真的一個暑假就還了這筆錢。老媽,對別人永遠是這麼好。

但是我與老媽感情卻一直不好。她很拘謹、小心,時常愁眉不展,雖然帶人寬和,但對我卻極為嚴厲,要求很多,很少讚美或者給好臉色。這使得我們兩個人爭吵不斷,發生各種衝突。後來,弟弟竟然12歲就走了,使得她大受打擊,身心崩潰,進而精神也無法正常。我少年時無法體諒她,為何花了這麼多精力在弟弟身上?對我卻無比嚴厲,要求非常嚴苛,明明還有一個兒子,為什麼不能對他好一點?不能為我好好活著?連句好話都不說。…..直到長大了才知道,她是寄望太深的緣故。她不是不愛我,而是怕對不起王家的祖先,沒照顧好這兩個孩子。但是,等到我懂了,她也快走了。光陰似箭,轉眼7年,老媽就這樣走了7年了。

我與父母的緣分很淺,從小就是聚少離多。後來,又是家變連連,更與他們沒甚麼緣分了。又快過年了。今年過年前事故連連,雖然不算是大事,卻仍讓我心裡很難受,很塞、很堵,完全無法舒展。人,或許都有自己的命運,我們要接受,然後才談得上改變。

寫寫,就只是希望讓自己好過些……..。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