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傷心於趙言詞的朋友們,不要慌亂了 | 郭譽孚

最近看到趙少康與韓國瑜可能合作,有些高興

因為

至少在野黨似乎可能更有能力制衡執政的在朝黨了

然而,沒想到,趙意外的表現,讓人瞠目結舌,

怎麼會說出黎肥有資格拿諾貝爾和平獎,又說對岸應該讓黎肥回家過年的高見。。。?

是如此地多話,還是怎的。。。

如此大概只能制衡,或者只能跟著拿香拜囉。。。這怎麼辦,

大家會不會,感覺太遺憾,甚至傷心了。。。真不知該如何是好呢

所幸,我剛好想到當年吳濁流在日據末期寫作他的名著『亞細亞的孤兒』時的情況;

原來吳在日據末期是很焦灼的,為了日據下的飢餓與日警的監視,很難平心靜氣,如何能寫他那需要冷靜與理性才能充分展開的、關懷我島民共同命運的故事呢。。。他是如何靜下心來的。。。

他在回憶錄中如此描述自身的領悟,是如此地轉折的────

某日,我請鄰居的農人讓我一些米」。他用一隻空罐頭從米櫃裡盛了一滿罐的米給我,我瞥了一眼米櫃,所剩無幾,便問他,你明天的米怎麼辦?他回答說:「明天是明天的事,到時候再去借吧。」根據他的說法,大家互讓著過日子,如果還要餓死,那是天意。人力是無可如何的。它們都是信仰天的,不管受到多大的迫虐,仍然有忍耐過去的力量。我不由地自省,過去都是焦焦灼灼地過日子,而不管如何都無補於事,卻仍不免焦灼,真叫人慚愧。此後,我專心寫我的「亞細亞的孤兒」,第二年二月間,終於完成了。

啊。。。當年我們在台灣的中國人是如此地度過那段痛苦焦灼的歲月,並且很有成績的。。。

此分享給我的朋友們。。。

希望最近我們所見到的,讓我們傷心的資料,請看看吳濁老當年的這段來自台灣農村的中國人的經歷,我們是否也可以由其中,獲得某些定靜安慮得的收穫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