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社會在償還種族歧視欠債 | 郭譽申

美國有種族歧視問題,是人盡皆知的。Heather Mac Donald所著的《美國多元假象:一味迎合種族和性別議題,使大學沉淪,並逐漸侵蝕我們的文化》(The Diversity Delusion: How Race and Gender Pandering Corrupt the University and Undermine Our Culture, 2018) 呈現美國已投入不少資源,希望化解種族問題,但是成效不彰而受到作者質疑。(本書探討種族和性別两議題,但是本文僅著重於種族議題。) 美國現在的種族歧視無疑比過去改善很多,然而美國社會好像在償還過去長期的種族歧視欠債!

美國過去無疑有種族歧視,白人歧視黑人及西班牙裔等有色種族,根本明定在一些法律裡。因此現在有很多人對有色種族有補償心裡,而對有色種族特別優待。例如,很多大學降低有色種族的入學門檻(不包含亞裔),使有色種族學生達到適當的比例;部份政府機關和企業優先聘雇有色種族,使有色種族員工至少達到最低的門檻。這些補償和優待看來無補於事,反而造成有色種族的受害者心態。尤其在大學裡,有色種族學生(及其支持者)不時指控一些無意的言行為歧視,而釀成軒然大波,在大學袒護有色種族學生之下,甚至造成被指控者失去工作或身敗名裂。書中列舉了不少這樣的例子。

本書認為,很多人,尤其在大學裡,堅信美國普遍存在著種族歧視和性侵/性騷擾,而需要矯正。這種想法導致大學和社會的多元化官僚文化大幅擴散,例如大學聘用許多官僚或教授,被作者稱為冗員,以便隨時處理突發的種族歧視和性侵/性騷擾事件,並且向學生講授有關種族和性別議題的培訓課程,甚至取代了有關美國文化的經典通識課程。


在美國,自由派較傾向多元價值,而保守派則較堅持美國傳統文化;因此自由派比保守派更反對種族歧視,比較同情有色種族及支持女性主義。作者是保守派的學者,反對特別優待有色種族。不論是否贊成作者的保守派觀點,本書呈現了美國種族議題的衝突性及難以解決。

有色種族過去在美國長期受到歧視,因此貧窮、犯罪率高,成為社會問題。自由派傾向給予有色種族特別的優待,如大學降低有色種族的入學門檻,以提升他們的學識和競爭力。然而如書中所述,優待進入大學的有色種族學生,學業基礎本即落後於一般學生,他們在大學裡因此多半學業表現不佳,甚至無法畢業;而更糟的是,在大學的寵愛袒護之下,他們常會養成受害者心態,而怨天尤人、不求上進。

特別優待有色種族似乎無助於解決種族問題,然而若遵循保守派理念,對有色種族不做什麼,有色種族長期貧窮、犯罪率高,自然競爭力低落,幾乎無法自行改善生活。這樣既不符合人道精神,也很可能造成社會動盪、種族對立。看來不論怎麼做,種族問題都極難解啊!

今日的美國不是沒有種族歧視,但無疑比過去改善很多。然而過去的歧視已導致有色種族的弱勢甚至沉淪,成為美國的沉疴,不時在折磨美國社會。自由派和保守派,對應於民主黨和共和黨,對有色種族很不同的態度,幾乎分裂了美國社會。美國社會好像在償還過去長期的種族歧視欠債!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