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多事種芭蕉 | 劉廣華

中午餐畢,同仁順手遞過來一根香蕉,劉杯杯敬謝不敏,同仁大感驚訝,竟然有人不敢吃香蕉的?

劉杯杯笑著解釋,當年軍校生小鮮肉時期,有一年香蕉嚴重滯銷,價格暴跌,為了拯救香蕉市場,當時的省主席李登輝把軍隊當傾銷處所,一送就是20萬箱。

剛開始時,劉小鮮肉還蠻開心的,台灣香蕉香又甜,國際知名的好東西,平時買起來也不便宜,此時不吃,更待何時?

是時也,一箱箱的香蕉擺在餐廳裡面,任人隨意取用,敞開胸懷大口吃;記得當時餐餐吃、頓頓吃,連餐間也當零食吃。

結果是,再好的東西也耐不住這樣吃。

沒幾天之後,邊際效應嚴重遞減,原來覺得香甜可口的香蕉變得味同嚼臘,十分膩味,聞之欲嘔;甚至成為打賭時輸家的懲罰工具,賭大了時,一次吞10根的賭注都有。

之後的幾十年間,劉杯杯倒也不是不敢吃香蕉,真吃起來還是覺得香甜可口的;只不過因為當時的經驗仍舊歷歷在目,那種吃膩了、吃怕了的感覺還在,有點像是輕微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所以,只要有選擇,就不會主動的吃香蕉。

其實香蕉營養成分很高,含鉀量是一般水果的2-3倍,可以降低血壓,有預防心血管疾病的功能;更可以快速補充能量,用來潤腸解便秘,非常暢快。

劉媽媽就十分推崇,自己愛吃之外,也時不時的向劉杯杯熱情推銷,說我有高血壓,吃了很好;只不過,劉媽媽有意,劉杯杯卻是十分無情,堅決不吃,over my dead body!

先父也是非常喜歡吃香蕉的,也常津津樂道,說是自己當年19歲首度在上海吃到香蕉時,還知道要剝皮吃,呵呵笑著嘲弄其他連皮一口咬下去的北方土包子同儕。

不過,劉杯杯雖然不太吃香蕉,對於乾燥處理過的整根香蕉乾倒是不排斥;看起來有點暗褐色,雪茄一樣,髒髒的,咬起來倒是軟Q又甜蜜,很耐嚼;現在市面上不常看到就是。

小時候也常聽到大人開玩笑說,「失戀愛吃香蕉皮」;一直沒搞懂為什麼?想來是因為,相較於香甜的香蕉果肉,香蕉皮苦澀難吃,正象徵著失去戀人的酸甜苦辣鹹五味並陳吧?

記得以前也流行用芭蕉葉作成的蒲扇,夏天在戶外乘涼時,老人都會用。

此外,神仙好像也都蠻愛用芭蕉扇的;像是八仙裡面的漢鍾離那把芭蕉扇,煽火火滅、扇風風息、扇水水起、扇土土散、扇石成金,可厲害了。

《西遊記》裡鐵扇公主的芭蕉扇更是一扇子就把孫悟空扇到5萬4千里之外去。

清朝蔣垣在《秋燈瑣憶》中記載,一日在庭院中芭蕉葉上提寫:

「是誰多事種芭蕉?早也瀟瀟,晚也瀟瀟。」

結果,隔天看到妻子秋芙在葉上續筆:

「是君心緒太無聊,種了芭蕉,又怨芭蕉。」

是啊,人生所有事情不都是如此嗎?

種了芭蕉,又怨芭蕉!

其實劉杯杯也蠻無聊的,也就是根香蕉,說那麼多!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