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在發展上走了一條不同的路 | 謝芷生

中國的生產總值(GDP)即將於數年內超越美國。此一說法過去或有不少人持懷疑態度,尤其是那些盲目崇拜美國,唱衰中國的人,包括國內與國外都有。但現在此一趨勢卻已越來越明顯了,尤其是經川普四年惡搞下來,已令美國元氣大衰,我們超越美國的時程就縮短了。這就難怪有人戲稱,川普是中國派往美國臥底的策應者。

在美國大選期間,臺灣出了不少川普的支持者(川粉),尤其是台獨分子。他們大概沒想到,反獨促統的人,也有不少希望川普繼續執政者。這就如同在臺灣大選中,未必藍營的人都希望國民黨勝選,而主張台獨的民進黨敗選。其道理是一樣的。因前者可縮短中國超越美國的時間,而後者則可縮短兩岸統一的時間。這就是所謂以「辯證思維」的方法來判斷事務的利弊得失。中共懂得辯證法,善用辯證法,因此無往而不利。

筆者長期以來都主張,中國的當務之急,並非「民主法治」,而是「富國強兵」。因為我們面臨的問題,要解決的問題與西方是不同的。西方至今仍拿「民主法治」來攻擊我們,挑戰我們,嘲笑我們。如果我們因此就亂了陣腳,失去了方向,也跟在他們後面亦步亦趨地慢慢走,中國就永遠休想趕上他們、超越他們了。那麼我們要想改變我們國家民族被西方壓制、奴役的命運就太難了。

經過長期實踐檢驗後已被證明,中國的這套制度,對中國這樣的發展中國家是行之有效的。因此一向嘲笑輕視我們的西方國家,開始注意我們、重新審視我們了。他們發現,要使國家發展,實現現代化,似乎並非只有西方一條路。而許多發展中國家更是紛紛仿效我們,欲在致富上向我們取經。最近RCEP之所以能擺脫美國干擾順利簽署,多少是在此背景下促成的。 

西方在發現,我們走了一條與他們不盡相同的路,並且也成功了,甚至即將超越他們,就開始有些氣急敗壞,不知所措了。於是就羅織各種罪名來攻擊我們、誣衊我們。大有再次拉幫結派,再拼湊個「八國聯軍」來圍攻我們之勢。其實中國究竟做錯了什麼,需要他們如此大張旗鼓地來撻伐我們、攻擊我們呢?中國唯一的錯誤,就是不該發展得太快,尤其不該超越他們。

從鴉片戰爭起,西方帝國主義歷次發動對我們進攻,都是藉口莫須有的罪名。例如鴉片戰爭,只因中國人拒絕吸食鴉片,他們的戰艦就來到了閩廣浙沿海一帶,把佈置在沿岸的土炮臺,轟得稀趴爛。在此情況下,1842年中國被迫與英國簽下了第一個屈辱的不平等條約–南京條約,割讓了香港。直到1997年6月30日,香港才得重回祖國懷抱。但至今西方對此仍耿耿於懷。

西方主導這個世界已有兩三百年了。固然他們在科技,以及一些社會科學領域中取得的輝煌成就,值得我們虛心學習。我們固不可固步自封,但也不可盲目崇洋。中國畢竟是個有數千年文明史的國家。祖先給我們留下了許多寶貴的精神財富,等待我們去發掘、發揚。

中國有中國要解決的問題,西方的藥方未必能奏效。我們要瞭解西方容易,而西方要瞭解我們就太難了。白人數百年來領先其他人種,使他們幻覺,他們是上帝唯一的寵兒。其實並非如此。我們要讓他們明白,各個民族應當是平等的。就如同「黑人的命也是命」,而「中國的發展也是發展」,都是不容打壓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