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們都在歧視 | 劉廣華

日昨NIKE發布一支《The Future Isn’t Waiting》的廣告,內容主要是3名似為華裔、韓裔、及非裔的女學生在學校遭受霸凌及種族歧視,後來因為專注運動而克服難關,走出未來。

廣告一出,負評頓出,尤其是日本國內對於NIKE刻意以日本中學作為故事背景,認為有醜化日本之嫌,好像全國都在種族歧視似的。

有趣的是,台灣有媒體針對此一事件做網路問卷調查,問說:

「請問你覺得日本人排外嗎?」

結果竟然有43%表示:

「排外,但較針對中國、韓國,主要還歷史遺留問題導致,對歐美人較友好」。

有29%表示:

「很排外,多數日本人不願與外國人交談,一些餐廳根本拒絕外國人進入,連菜單價格都不一樣」。

相較於其他族群,其實日本人對台灣人還是相對禮遇的,一般民眾也普遍對日本抱持好感;而如果連台灣人都認為日本人排外,恐怕日本人就真的排外了。

排外當然就是歧視,而歧視也不僅僅是因為種族。

舉凡性別、性向、年齡、財富、智力、學歷、職業、宗教、階級、地區,甚至相貌、身材、喜好、行為、語言、口音、個人品味等等,都可以成為歧視的標的。

其實,對於像是人類或其他靈長類這種社交與群聚性較為強烈的物種而言,通常都會有很強烈的「我群」與「他群」,「內群」與「外群」,或者是「我們」與「他們」概念。

而在做這樣的區分的時候,對於「我群」、「內群」、「我們」這種認知,無可避免的會出現,「我們」是好的、優秀的、有道德的認知;而「他們」就會是,不好的、拙劣的、沒有道德的這種認知差異。

究其實際,這種認知差異並不奇怪。

所謂「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在遠古時期,為了確保自己族群的生存資源與空間,對其他族群保持戒慎恐懼的態度,無可厚非;但這種認知差異其實也就是歧視的根源。

日本人有歧視問題,美國人有歧視問題;事實上,歧視根本就是跨種族的問題,說日本人歧視的台灣人自己,當然也不例外。

台灣先民時期,漢人歧視原住民,稱之為「番仔」;閩南人歧視客家人,稱之為「客人仔」;一樣是閩南人的泉州人還要歧視漳州人,說住在中南部的漳州人是「下港人」,講的河洛話也不道地,是土不啦嘰的販夫走卒;國共內戰後,本省人歧視外省人,叫人家「阿山仔」;現在則是台灣人歧視來自大陸與東南亞國家的新住民,動輒說人家是「什麼妹」。

記得劉杯杯以前碰過台商女兒與非裔國際生相戀,台商父親急得跑回台灣找到學校,硬要學校輔導人員棒打鴛鴦拆散人家情侶的事件,搞得學校啼笑皆非。

歧視是人性的一部分,很難消除,要靠政策、教育、還有自我的認知;台灣社會還有很長遠的路要走。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