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之銅匭 | 劉廣華

因為前幾天申請事故現場圖跟事故初步分析研判表時白跑一趟,劉杯杯寫了局長信箱;後來就獲得回覆,再親往取得文件。

回顧整個過程,雖有些周折,但還算順利,甚至比預期早了幾天。

不禁想到,若沒有寫局長信箱,程序還會是一樣的嗎?

劉杯杯經常收到校長信箱轉來的學生陳情反應信件,很清楚這類首長信箱的運作方式。

通常是由專人收取陳情或抱怨信件,作業人員會初步鑑濾,汰除謾罵、毀謗、無病呻吟、無根據黑函之後,統一立案,再分門別類的請各相應業管部門來處理;案件處理完善後,通常內部會銷案,對外則再去函回覆。

只要是大型組織,無論公私部門,通常會有類似設置,就連商家也會設置消費服務信箱之類的,來解決顧客的抱怨或建議。

首長信箱歷史悠久。

早在堯舜時期就有所謂的「誹謗木」設置,朝廷會在交通要道上埋設木柱,「政有缺失,民得書於木」,讓人在木柱上刻寫意見向朝廷進言。

戰國時期魏國會在人跡罕至處設置稱之為「蔽竹」的圓筒,讓人把意見竹簡塞入筒內,再定時收取。

西漢有所謂的「垢筒」,「狀如瓶,為小孔,可入不可出」,讓人投書,也會因為要保護投訴人而「及得投書,削其主名」。

到了武則天時期,設置了稱之為「銅匭」的首長信箱,其原意是接受民眾對時政的意見,或是告狀陳述冤情;不過,到後來卻變成黑函信箱,被索元禮、來俊臣、周興、侯思止等當時酷吏利用來製造大量冤假錯案,剷除異己。

這就失去首長信箱的原意了。

宋、元、明、清各朝都有類似登聞鼓院或是通政使司之類的單位,專門處理民眾申訴案件。

不過,古代的首長信箱雖說立意良善,但其實成效有限,主要是成本太高,除了信箱設立地點有限,偏遠地區民眾難以運用之外,有時還有地方官吏阻撓、不得越級上訴、或是誣告連座等等限制;民眾反應意見的積極性,也就在民不與官鬥的思考下,冰消雲散了。

現代社會申訴管道眾多之外,在制度、通信、交通等諸多條件支持下,通常民眾也會勇於意見具申,保護個人權益。

無可諱言的是,態度不佳、怠惰、消極處理、官僚推拖、甚至吃案等情事仍舊時有所聞,但畢竟在民智大開的當下,政府對這種狀況通常會立即反應處理。

誠然,首長信箱不是萬靈丹,也不可能所有案件都能圓滿處理,但卻是一個很好的下情上達,消彌民怨的管道;對於部門承辦人員而言,也是一個很好的業務監督機制,畢竟很少有人喜歡沒事被客訴。

不過,話說回頭,如果所有的民眾相關案件業務都能夠依規定、依時限完成,不敷衍、不推拖,還需要首長信箱來讓下情上達嗎?

刁民找碴,濫用首長信箱的情形當然會有,畢竟是少數;至少,劉杯杯這次投訴首長信箱,可是理直氣壯,心安理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