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綁架 | 劉廣華

下班時間,台北回中壢的區間車有點擠,走進車廂環視一周,只剩門邊博愛座一個座位,另一個座位上已坐了一位中年大媽,劉杯杯沒多想,直接坐上空著的座位。

車至板橋,上來了一位精神矍鑠卻白髮蒼蒼的阿嬤,一個箭步就走到劉杯杯座位旁邊,抓住豎桿扶手,雙眼炯炯有神的盯著人看。

劉杯杯有點尷尬,假裝滑手機,腦袋裡天人交戰。

這是要劉杯杯讓位的意思嗎?四面瞟瞟,都是年輕人啊!怎麼不站到他們旁邊?

是因為劉杯杯看起來像一條活龍,有資格讓座嗎?還是因為劉杯杯不夠老,沒資格坐博愛座?

所幸的是,下一站樹林站就有人下車,視力、體力都很好的阿嬤一跨步就搶到位置了,順利解決劉杯杯的道德困境。

神經緊繃,不太確定自己還是不是一條活龍的劉杯杯,終於鬆了一口氣。

記得過去幾年來,時不時的就有博愛座讓坐糾紛的新聞。

多數的情形是,有正義魔人糾正、辱罵,有時甚至是動手,指責年輕人不讓座;無視不讓座者可能是懷孕、暈車、剛開完刀、視障、生理期,或是罹有其它無法一眼辨識出之身心障礙的事實。

也因此,自詡一尾活龍的劉杯杯通常不願意坐博愛座,就算有空位,也寧可站著。

這次不知怎的就坐下了?活龍變泥鰍!

想到道德綁架。

這是說,用道德的規範或標準,強制某些人進行某些作為,不管這些作為是不是這些人的義務或責任;而一但這些人未能,或不願達成,就在道德的高度上,發動輿論,對這些人進行言語以及精神上的譴責。

這種情形幾乎隨處可見。

就有人仗著年紀大,自認享有插隊,以及各種服務優先權,一旦依規定來,不給插隊,沒有特權,就是不敬老尊賢。

公司、團體、組織,年終尾牙抽獎,只要長官抽到,就會有人喊著:「捐出來、捐出來」,鬧著重抽;長官不捐就是自私,小鼻子小眼睛,沒有氣度。

使用三星手機,沒有用HTC;歌星跑對岸唱愛國歌曲,就是不愛台灣。

影星幫港警講話,就是違反民主自由,連電影都要被抵制。

出了天災人禍,有錢人或高收入的明星如果錢捐太少,就是為富不仁;沒有答應親戚朋友的借錢,就是冷血無情;要求還錢,就是見財忘義。

道德綁架的問題在於,將道德當成義務,把志願變成強迫,用集體來脅迫個體;而如果道德綁架的受害者也誤認為自己有這樣的義務時,一個完整的道德綁架於焉呈現。

以讓座為例,如果大家都認為讓座給老年人是年輕人一定要盡的義務,而年輕人自己也認為如此,那麼年輕人不讓座就會成為千夫所指的壞事。

真是如此嗎?

平心而論,讓座與否應該還是看需要,而不是看年齡吧?

當然,阿嬤雖然有點暗示,但也沒有惡行惡狀的要求;而且一眼就發現劉杯杯是可以讓座的對象,眼光還是不錯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