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妄之災 | 劉廣華

劉杯杯平常上班習慣早上到台北校區,中午轉場到桃園校區,一來停車方便,一來下班可以順勢回中壢,剛好一圈;幾年來都如此。

這一天也是如此。

近午時分,駛出台北校區,轉承德路、敦煌路,上汐止五股高架,隨之在五股附近下平面,因是連續線道,不需換線。

劉杯杯平穩行駛,聽著《房東的貓》那不假修飾,青青澀澀嫩嫩,沒有華麗伴奏的喃喃清唱,很閒適。

天清氣朗,視線清晰,前後左右車並不多,雖在高速公路上,但因都保持均速前行,一眼看去竟有畫面靜止,時光靜好的錯覺。

輕忽了!

就在此時,毫無警覺的劉杯杯只聽到一陣轟然巨響,人車一起劇震,一陣天旋地轉,隨之就完全無法控制車子的滑動。

正不知所措時,赫見一個又高又大的綠色車頭鋪天蓋地的往左面車窗壓下。

沒來得及驚慌,眼前也沒有跑馬燈閃過60年來的愛恨情仇;就是一陣納悶,腦中晃過不知何時玩過的搖搖車車廂中的畫面。

車停下來了,不知怎地跑到最外線來了,車頭還是向前。

在一陣刺鼻橡膠焦味中,驚慌未定的劉杯杯用手肘頂了一下車門才打開。

只見前面停著一部10噸廂式側翼開關的大卡車,門一開跳下一位司機大哥匆匆走過來,先問人有沒有事?

劉杯杯看他雖然嚼著檳榔,不修邊幅,倒也沒有惡行惡狀,戒備的心放了下來,開始打電話。

一時之間想不到要打什麼電話,手又一直在抖,只好撥119,卻怎麼都撥不通。

試幾次後才發現撥的是911。

想來劉杯杯職業病作祟,潛意識裡想成是恐怖攻擊了。

接通後,電話中的高速公路警察指揮著要事故雙方開車前行1.5公里到泰山派出所報案。

劉杯杯大惑不解?

不是要讓警察來照相、測位、劃線嗎?否則要如何確認事故責任呢?

後來電話中警察解釋,已有監視器錄下事故經過,雙方都沒受傷,如果車還能開,就自行前往報案。

也有道理!

劉杯杯也就遵囑跟卡車司機一前一後往前開去報案。

整個狀況應該是,大卡車要往右換線,但因為駕駛座高有視距死角沒看到劉杯杯的車,車頭一轉就擦撞上劉杯杯車的左側,劉杯杯車一打橫就被卡車推著走。

幸運的是,因為是同向,速度又差不多,所以沒有對撞或側撞這樣的衝擊力,頂多是被橫推了一小段距離而已。

筆錄做完,留下相關資料,看著沒事了。

扭一扭脖子有點痠痛,想來應該是骨刺,不好賴車禍,也沒甚麼破皮擦傷的;嘴角火氣大起疱,應該也不能算。

車子就是左面板金全凹,玻璃完好,內裝沒損壞,也還能開。

想想,後車廂還有一些台北辦公室要轉到桃園存放的活動用品,還是回桃園校區一趟吧。

總要把這一圈繞完。

於是就在校園警衛、學生、跟路人好奇的眼光中,劉杯杯開著半個臉毀容的車,進校園、出校園、進保修廠,再安步當車的走回家。

劉媽媽準備了豬腳麵線,並在劉杯杯擠眉弄眼的明示暗示下,從善如流的開了兩瓶啤酒,順利完成完整的壓驚程序。

劉杯杯屬鼠,2020庚子年是本命年,年初就在新街廟安了太歲;遭了無妄之災,卻又毫髮無損,這樣不知算不算安太歲有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