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步當車 | 劉廣華

車子因事故進廠,因為對方跟劉杯杯的保險公司之間還在撕扯責任歸屬理賠額度問題,還沒開始修哩,也不知什麼時候可以修復?

雄鷹折翼、駿駒失蹄,劉杯杯嗒然若失;不過,所有的行程還是有序進行,會要開,成果展要出席,營隊要辦,視察要因應,班還要上。

誠所謂,「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

船沉了,旁邊千萬艘依舊乘風破浪的駛過;樹枯了,前頭千千萬萬顆樹仍然欣欣向榮哩!

太陽一樣升起,天一樣下雨,娘還是要嫁人,日子還是要過!

這兩天都是一早就騎摩托車到車站,搭中興號到台北,中午再校車或便車轉場桃園,回家時就搭校車到火車站,再騎摩托車回家。

有些周折,也還順暢。

花在交通上的時間雖多了些,卻多了些休息的時間。

早上首班巴士沒什麼人,一人可以奢侈的獨佔一排兩個座位,可以大字形的展開四肢,昏暗車廂中,沒什麼維持形象顧慮。

夜色未褪,天濛濛亮,窗外景色也是灰濛濛的不清楚;不過,真看清楚了其實也無甚可觀之處,因為中壢到台北這一段的高速公路是天天要開的,非常熟悉,晃一眼大概就知道到哪了。

雖說如此,卻從來沒有認真地看過窗外景色,車行其上,每每是緊盯眼前路面,偶爾瞟兩眼左右後視鏡。

今天不用如此,本想要閉目養神的;不過,因為精神還不錯,也就順其自然,沒目的地凝視著窗外。

有些小雨,因為車行甚速,窗上雨滴被風吹著一滴滴的重疊複加匯聚成行,再一條條的向後流淌;看著一顆顆小雨滴跟聽到集合命令的士兵一般的,跑著跑著就成行、成列、成縱隊;而也就是一剎那的整齊,有幾行縱隊就歪歪扭扭的脫隊而去,潑濺散開。

就是在這一會兒,窗面上又是密密麻麻的佈滿小雨滴;好像又聽到口令了吧?急急忙忙的又趕來集合,再成行、成列、成縱隊。

百無聊賴間想到,其實6、7年前劉杯杯也有幾年的時間沒開車;倒不是刻意,而是各種因緣湊巧。

當時也是車行高速公路,結果水箱漏水造成引擎過熱,後來車子被拖到廠裡之後估價要一大筆修車費;想想划不來也就放棄不修了。

後來因為連續出差,又碰到舊曆年,等一切就緒想起來要看車時,已經過了3個月沒車的日子。

這個事實對劉杯杯大有啟發;原來這樣也可以!

走路、騎車、搭公車、火車、校車,真趕時間就叫計程車;而在比較車子折舊、保險、牌照稅、燃料稅、維修保養、油料所需之後,其實,就算日常以計程車代步,也還是划得來的。

那段時間還真是多了很多看書、假寐、休息的時間。

後來,因為接任大陸教育處工作,接待大陸客人時常要跑來跑去,機動性要求較高,也就再開起車來了。

這次算是某一程度的歷史重演,可以認真的想一想,是否真的需要開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