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需要整合民主黨 調和美國內部矛盾 | Friedrich Wang

美國民主黨的支持者其實呈現兩極化。有社會底層的勞工、少數民族,甚至於流落街頭的弱勢。然而也有具備理想主義的知識分子、都市中產菁英,甚至於中小企業主。這些人的共同背景是欠缺強大的家世,都要靠自己,並且都比較在乎或認同社會的公平正義,以及政府對各階層的照顧。但是,他們彼此之間的利益並不一致。

我們由桑德斯在最近兩次大選中的角色就可以看得出來。他高舉左派大旗,主張加強社會福利、大學學費全免、聯邦政府的權力擴大。他與希拉蕊所代表的菁英份子,或者說民主黨內的建制派,就完全不一樣。

桑德斯這種左派在美國社會並不受到太多的認同,所以2016年民主黨決定放棄他,全力支持希拉蕊。但是就因為這個原因,導致五大湖鐵鏽帶的基層選票流失,投給了川普,最終導致民主黨的意外敗選。這一次由於川普沒有辦法壓制新冠肺炎疫情,導致基層民眾受到很大的損失。這使得上一次流失的選票,尤其是五大湖區,終於在這一次的選舉流回來,成為拜登能夠勝選的重要原因。

民主黨一向結構比較鬆散而且比較沒有共同的目標與意識形態。他們與信仰自由主義與保守主義的共和黨比起來更顯得弱勢,而且欠缺使命感。這就是為什麼民主黨的總統都給人格局不大的感覺,雖然有的年輕有活力。

拜登如何將民主黨這一盤散沙加以整合,並且進而調和美國內部的矛盾、社會的嚴重撕裂,及壓制白人至上主義者這十幾年來的囂張氣焰,相信會是一個非常棘手的問題。拜登能做到嗎?讓我們看看他的人生經歷。

拜登的故事很勵志。他30歲當選參議員,在政壇展露頭角,但是妻子與女兒不久後死於車禍,他於是當了幾年的單親爸爸照顧兩個兒子。他曾經兩次參選民主黨總統初選但是都失敗。後來拜登擔任歐巴馬的副手,終於成功進入白宮,並且與總統合作無間。2015年73歲時,他優秀的長子因腦瘤去世。

看來這個老人應該就此結束政治生涯。然而,民主黨內部的青黃不接,加上路線的爭議,使得一時間沒有適當的人選在今年出馬挑戰川普。因此可說是上天眷顧,讓拜登在因緣際會下出馬,擊敗了眾多的對手,代表民主黨角逐大位。

天時、地利、人和,成大事這三者缺一不可。今年的新冠肺炎重創了美國,再加上種族主義瀰漫,這都使得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可說是危機四伏。而川普的自大,以及對新冠肺炎的漫不經心讓情況雪上加霜。這卻讓原本被認為機會不大的民主黨突圍而出,拜登的選情也如倒吃甘蔗漸入佳境。終於,在通訊選票的加持下,他拿下幾個關鍵州,而有驚無險地贏得了選舉。

如果我們宿命一點看,這一切或許都是天意。這時候的美國需要休養生息,需要調和內部的矛盾,而這樣一個慈眉善目、歷盡滄桑的老人,帶著過去豐富的從政經驗,或許將是讓美國能夠重新走上秩序的最好人選?他或許無法雄才大略,真正振興美國,但是如果能夠整合民主黨,組建一個優良的團隊,調和社會內部的矛盾,仍然有希望使這個國家重新走上軌道。

但是這是一個艱巨的任務。社會的嚴重撕裂,以及美中關係的惡化,都考驗未來民主黨政府的應對能力,只能說拜登的挑戰現在才剛剛開始。我們期待在他的當政之下,至少兩岸關係可以因此連帶得到緩和,這對兩岸人民,甚至全世界來講都是很重要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