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恩怨 幾個小故事 | 張輝

1. 1988年回鄉省親,在哈爾濱松花江畔,兩個孩子拿著冰棒喜孜孜地奔向我,我問多少錢買的,孩子回說:「他說我們是台灣來的,不要錢」。

2. 也是1988年,在北京機場排隊,因中途買菸離隊,回來插進原位時,前面一位自稱是日本人的中年旅客,以日語腔的中文對我說:「你應該到後面重新排隊,但是因為你是台灣來的,沒有關係,他們不會管你的。」此時我看到不遠處幾個高大的警衛衝著我微笑。

3. 1988年七月在哈爾濱市,姨媽從統戰部得知,大陸的台灣聯盟(台聯)商借黑龍江省黨委書記(權勢比省長還大)的座車給我們一日遊的優待。當那位靦腆的高大男青年司機兩次下車蓋後車蓋時,我告訴他,我跟他一樣因為腿長而膝蓋容易碰觸到在駕駛盤下開後車蓋的按鈕,因為我們的車子是同一款式。

4. 姨媽是大連遼寧師大退休化學教授,她告訴我說,我姥姥(我外婆)上市場買菜甚至出門時,都會有人罵罵嗤嗤的指手畫腳譏諷她,說她有個女兒在台灣。姥姥好幾次都哭著回家,並且經常望著大海,台灣的方向。

5. 十大爺是北京科委,南滿醫大畢、腫瘤專家,十大娘是北京協和醫院夜間部主任,十大爺還受邀到日本講學過。文革時,他被紅衛兵在脖子上掛了一個讓他直不起腰的枷鎖遊街,汗如雨下全身濕透。十大爺活龍活現的描述,還擺出當時的姿勢。

6. 有一河南人,經由台灣到美國留學,成為教授。文革後期時,帶美國教授團訪問河南大學,想寄些資料回美國,在該地郵局想找主管探詢,有一二十歲左右年輕人以狐疑的眼光看著這有河南口音的美國教授,回說:「這裡我說話算數,有事就問我吧!」該教授說明來意後,該青年回說:「我們這個地方人民成分佳、素質好,沒人有海外關係,所以不清楚海外郵寄業務」。

7. 最近一次,2015年暑假到大連,跟著大夥台胞進關時,官員探頭一看,知是台灣來的,揮手說:「台灣來的請進,不用檢查」,一行台胞,有的受寵若驚,有的視為當然,魚貫而過。

感想:當年百萬軍民來台灣,除了身不由己跟部隊團體來的,其他莫名其妙來的和真的因故逃難來的也不少,我父母攜不足三歲的姐姐從已淪陷三年的哈爾濱一路南下當然也有原因。

哈爾濱最有名的中央大街,建築充滿歐式風格,不愧為「東方小巴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