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台灣光復75週年,參加「兩岸視訊:記取歷史傷痕,守護兩岸和平」〈發言稿〉| 郭譽孚

今天是台灣光復節,這個節日開始於75年前,是紀念我們島嶼離開其殖民者的日子;然而,殖民當局雖然早已經離開,但是我們的島嶼今天卻似乎比75年前更為傾慕當年的殖民者。

何以會如此?

個人的研究,認為這是由於我們自身長期失去了主體性而造成的。

我們生存在複雜的現實大環境中,若自身沒有學得適當的主體性,如何可能在動盪變化的現實中做出對於自身最適當的抉擇?!

看今天我們執政黨的大老不能及早在我島內發言,卻要由美國傳回「誰也不敢台獨」的警語,是否應該就是我們社會長期喪失主體性的一種表現。

以下,我將舉出兩個關於我們缺乏台灣主體性,可能影響於各方面的重要例子──

一是割台之時,我島人口總數有多少? 另一是日人自褒的日殖教育的實際,究竟如何?

一、關於割台之時,我島人口總數

這是關心我島社會實際時,應該重視的基本數據;在國府來台後,應該充分調查確定的工作,竟被我島學者輕率認定了。

今天我們學界仍輕率地襲用了日本人留下來的數據,宣稱當時為257萬人;為何不肯接受劉銘傳當年清賦後所提出的數據,男女合計320餘萬人,當年割台時的人口總數應該是這320餘萬人加上其後八年當時的人口增加率,可能接近400萬人的人口數?也就是當年吳湯興力盡成仁之際所謂的「今日之戰,關係台灣存亡,四百萬同胞之生存,雖死何憾?」與丘逢甲追憶其事的「四百萬人同一哭,去年今日割台灣。」之句;另,對岸學者也曾指出,依據我台1895年鹽額配出量統計,當年我台人應達400萬人。

換言之,當年清廷割台之後,殖民當局應該依據國際條約處理我先民,怎可陰謀進行「攘逐殺戮政策」,以致我島先民在1897年確定國籍之時,只剩下257萬人。

那是殖民當局故意不在各地貼榜安民,任由軍民語言不通而衝突,藉此可以攘逐殺戮,實現其取得無人島而可大量移入日本人的構想──該陰謀進行到雲林大屠殺時,引起國際干涉,因而天皇出面要求「一視同仁」,該政策才停止。

我們的學者怎能跟著日本學界稱,清廷割台時,我台人口為257萬人?那是殖民當局隱匿其當年曾經殘無人道的「攘逐殺戮政策」的數據啊!

二、日人「自褒」的日殖教育的實際,究竟如何?

教育體制,是人們展望自身前途時最受重視的社會管道;在其中,被統治者最能想像自身的未來;日本官方常常強調其教育為「近代性教育」;我們的學界往往也不加批判地襲用其吹捧;或僅宣示其當然具「殖民性」,作為最大的批判。然而,其史實為何?

我們可以用1910年發生,大損總督府威信、以致日本學者絕對不提的「大石教師拒斥事件」為例,該事件自也不受我沒有主體性的學界重視。

該事件的主要關係人兩造,一是我島第一位公費留日返台任教於最高學府,總督府國語學校的教師洪禮修,一是國語學校教頭〈教務主任〉大石和太郎;其事態是──

留日返台的青年教師堅持以較理想的教學方式上課,其所堅持竟導致了被辭退的命運──據其子描述

「父親……因為他的教學方法為前30分鐘講故事給學生聽,後30分鐘教課本,學生可以自由質問,再由老師講解,因此……校長指責父親沒有依照學校辦法教學,咄咄逼人說:『你要不要麵包?』父親一聽之下,隨即提出辭職書,不教了。」

事件發生後,不只是在校內嘩然;其影響直到1924年,島內報章還提起該事件稱:

「是十餘年前大石教務主任,訓示諸教師說:『對台灣人的學生不要盡心詳細教授,只可在教科書上教以最低的程度就好,恐台灣生徒如受高尚智能啟發的教育,便會反抗政治……」

這樣的教育真相,由於日本學者不提,我們的學界也都不敢提起;然而這是多麼重要的根本問題──不要盡心詳細教授,只能教最低的程度──知道嗎,直到1945年前後的公學校六年級課程,仍只及於日本人小學校的四年級程度;想想只被允許讀四年級程度的教材,教師還不准盡心詳細教授,只可教教科書上最低的程度,那能是怎樣的「近代化」教育啊。

以上,是就個人在我島內日殖時期台灣史中發現的基本問題,認為值得在這台灣光復節的活動中,向關心於我島當前社會發展的朋友們報告的兩個重要的例子。

個人認為,也是慶祝光復節,我們應該重視的、長期被日本學界隱匿的兩大日據史實。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