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學術界虛弱的原因 | Friedrich Wang

台灣學術界的虛弱這30年來莫此時為甚,何以如此呢?因為知識分子的責任與道德已經幾近消失,整個學術界基本上就是一個產業,負責生產製造論文、實驗,或者與廠商合作牟利,變成政治與財團的附庸。基本上已經沒有獨立性,對社會完全脫節。或者說,本身也盡力在逃避社會。

這個問題可以寫幾十萬字的論文來申論,但根本原因還是在於四個:

首先,整個學術的升等與評選機制的改變。結果就是使得所有的教授都重研究、輕教學,對社會上的問題基本上不聞不問,而社會也對教授不再有一種知識分子的崇敬,甚至於根本就瞧不起。台灣社會本來就有反智的傳統,羅漢腳文化對讀書人基本上輕視。教授與社會的脫節,結果有使得台灣產出更多更好的研究成果嗎?嘿嘿嘿…。

其次,政治勢力與意識形態的入侵。本來政治力量退出校園一直都是從黨外時代開始的一個訴求,結果滑稽的是當這些人掌權之後,卻無所不用其極地將力量深入校園。校園變成他們培養街頭打砸主力的溫床,連美國人都形容這種行為叫做「租用暴民」。校園基本上變成一種政治鬥爭的場所,不再有理性討論的空間,甚至於對待教授也敢使用暴力以及羞辱。看看江宜樺回台大演講時,台大幾個社團是怎麼鬧場就知道了,結果政治系主任還對學生道歉,說不該請他回來演講。還有什麼比這個更悲哀的?

其三,整個校園人事結構的僵化,甚至於殭屍化。各種打壓後進的方式推陳出新,各種規定一改再改,硬是搞出許許多多的名堂花樣,為的就是繼續戀棧不走,把資源吸乾為止。台灣的教授平均年齡是全世界最高的,高達54歲,卻有一大堆年輕的博士四處在流浪,甚至根本放棄了學術、改行做別的。請問,這樣的大學怎麼會不與社會脫節?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台灣的知識分子自己也不自愛,甘願當執政者的走狗,曲學阿世,甚至於胡說八道。這幾年變色的變色,投機的投機,開始為統治者張目,好像完全忘了以前自己到底說了些什麼,或者對不對得起過去師長的栽培。這麼不要臉就是為了保住位置,或者是以後有機會弄個一官半職。有一些已經都是資深教授了還敢做這樣的事,也只能說不要臉。

第四點如果不改,其他三點也改不過來,台灣的高教就只能繼續沉淪,直到完全沒救的那一天。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