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法官狗屁倒灶的爭議 | 盛嘉麟

美國大法官 Ruth Bader Ginsburg (簡稱「RBG」) 9月18日因胰臟癌去世,享年87歲。RBG是猶太裔,自由派,畢生維權,維護婦女墮胎權、同性婚姻、公民投票權、移民權益、健保及平權法案等議題,是美國歷來第二位女性大法官,在最高法院維持保守派 vs 自由派5:4的比例,如今去世後成為 5:3的比例,所以新增大法官的理念變得非常重要。

若讓川普可能在兩名保守派女性大法官巴瑞特(Barrett)或拉哥亞(Lagoa)中擇一提名成功,將使最高法院成為保守派 vs 自由派6:3的態勢,影響美國未來數十年意識型態的走勢。

由於貧富差距愈來愈嚴重,美國1%的富人擁有全國40%的財富,中產階級大量流失,百姓生活愈來愈不容易,使得美國的社會主義思潮洶湧澎湃。2020年總統大選民主黨初選中,社會主義派的桑徳斯(Sanders),及華倫(Warren)都有極高的支持度,兩人共得票38%,和勝選的拜登(Biden) 47%相差有限。所以這次大法官提名,自由派人士極力反對川普有權力提名,應該留给下屆新總統來提名,民主黨國會領袖佩洛西(Pelosi)甚至主張為此彈劾川普。爭執的原因有二:

1)2016年2月大法官史卡利亞(Scalia)去世,時任總統歐巴馬欲提名新人選,被參院共和黨阻撓,最後以「正值總統大選年應讓新總統決定」拒絕,之後由2017年剛就任的川普提名戈薩奇(Gorsuch)繼任大法官史卡利亞(Scalia)的遺缺。從此形成「大法官遺缺如果正值總統大選年應讓新總統決定」的慣例。稱為“Merrick Garland standard”:

Following the February 2016 death of Associate Justice of the Supreme Court Antonin Scalia, President Obama nominated Merrick Garland to fill Scalia’s seat on the Supreme Court.

Republican Senate leaders announced that they planned to hold no vote on any potential nomination during the president’s last year in office. On January 31, 2017, President Donald Trump announced his selection of Judge Neil Gorsuch for the position.

但是這次遇到蠻橫的川普,他完全不顧「大法官遺缺如果正值總統大選年應讓新總統決定」的慣例,積極進行大法官提名,而且參院多數黨領袖,共和黨的麥康諾( McConnell )18日表示參院會讓川普提名的大法官人選在全院投票盡速過關。

歐巴馬在2016年2月,離投票日11月相隔九個月,尙且放棄提名大法官的機會。如今川普在2020年9月,離投票日11月僅僅不到兩個月,竟然蠻橫提名,不肯放棄,自然引起公憤,尤其是自由派人士誓言抗爭到底,不惜動盪社會。

2)RBG生前最後的願望據說是在新總統就職前自己不會被取代,也就是不想讓川普提名繼任者。在周五以87歲高齡辭世前數天,RBG口授侄女斯佩拉(Enkelin Clara Spera):「我最大的心願是,直到新總統就任,我的位置保持空缺。」當然RBG的遺囑不具法律約束,川普理都不理,但是也是引起公憤的原因。

我對美國大法官提名爭議的看法

1)美國大法官提名只需參議院100名參議員簡單多數51名投票通過,即可成立,目前共和黨、民主黨的力量是53 vs 47。即使最近有兩名共和黨參議員公開表示反對川普提名大法官,如果兩人投票反對,共和黨、民主黨的力量是51 vs 49,如果兩人只是棄權,共和黨民主黨的力量是51 vs 47,都不足撼動川普的提名行動順利成功,除非能夠有更多的參議員陣前起義。

2)川普所以要拼了命要提名大法官,他必須趁現在參議院共和黨、民主黨的人數是53 vs 47佔了優勢,趕快把他的人送上大法官寶座,這樣最高法院成為保守派 vs 自由派6:3的態勢,因為這次總統大選很可能選票糾纏不清,最後像小布什vs高爾那一次需要最高法院作出判決,大法官保守派 vs 自由派6:3的判決一定偏袒川普。

3)2020年總統大選的同時,33席的參議員也進行改選,萬一共和黨失利,將來新的參議院共和黨可能失去多數優勢,即使川普連任,民主黨多數的參議院將使得川普的保守派大法官提名倍加困難,所以川普拼了命要趕快在選前任內提名大法官。

4)民主黨國會領袖佩洛西(Pelosi)主張為此彈劾川普。這是笑話,而且大法官人選僅由參議院決定,佩洛西(Pelosi)是眾議院領袖,她是無權置喙的。

5)美國歷史上大法官的提名是由總統推舉在法學界司法界最優秀,眾望所歸的泰斗人物,經參議院同意通過,大法官的投票著重公平正義,引領社會。可是近幾十年來大法官依據意識形態投票,不顧公平正義,愈演愈烈,尤其最近更演變成依據黨派陣營投票,共和黨、民主黨分歧益發嚴重,總統益發挑選極端護黨人士為提名人。(如在小布什、高爾案(Bush v. Gore)中,佛羅里達州無法算清選票,12月12日美國最高法院以5票對4票決定停止重新點計選票,宣佈小布什獲勝。完全是意識形態決定了美國的總統,雖然高爾全國選票勝過小布什50萬票。)

6) 九位大法官中有兩位涉及性騷擾女性的疑問,如大法官Clarence Thomas在提名之後,一位非洲裔女教授Anita Hill指責,自己十多年前替Clarence Thomas做事時,這位法官曾性騷擾過她,震驚各界。另一位大法官Brett Kavanaugh被加州一名女教授Christine Ford指責Brett Kavanaugh在高中時代曾性攻擊她,險遭性侵得逞的細節,震驚各界。現在大法官的提名通過,只問效忠黨派,只問共和黨、民主黨在參議院的選票力量,不問人品才識,所以現在美國大法官的品質滑落,受尊敬的程度愈來愈低。

7)我們要走出從孫中山開始一直到現在,紙糊的美麗國度美國,走出影響中國人150年的美國夢幻情節,美國不但政治制度,新聞媒體只是一般,美國的司法體系也只是一般。當中國的司法出問題的時候,我們要設法解決自己的問題,力求進步,不要手指著美國,高喊美國如何公平正義,一面手指中國羞辱教訓,自我慚愧。

8)看看美國人自己的評論

共和黨的麥康諾 McConnell 最為川普出力,媒體評論員Katie Herzog 希望麥康諾 McConnell興奮過度,中風倒地,我不希望他死,只希望他腦死。

民主黨紐約州議員領袖Chuck Schumer希望川普尊重“Merrick Garland standard”慣例。

民主黨紐約州議員要彈劾川普及司法部長Barr,發動一切努力,阻止川普及麥康諾(McConnell)的大法官的提名行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