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丁允恭惡質事件,對於我島親美社會民主青年的提醒 | 郭譽孚

由於蔡政府發言人丁允恭性開放的惡質事件,最近被爆,引起各方的關切──

而在大家追根究柢中,丁所代表的親美社會民主青年被認為頗受「杜勒斯十條」的影響。「杜勒斯十條」的第一條:

「1,儘量用物質來引誘和敗壞他們的青年,鼓勵他們藐視,鄙視,進一步公開反對他們原來所受的思想教育,特別是共產主義教條。替他們製造對色情奔放的興趣和機會,進而鼓勵他們進行性的濫交。讓他們不以膚淺、虛榮為羞恥。一定要毀掉他們強調過的刻苦耐勞精神。」

其他九條請詳見鏈結《杜勒斯十條》。

「杜勒斯十條」把「收買」與「自由解放」當作打擊對手的重要方法,究竟是誰製造出「杜勒斯十條」?上列鏈結的文章中,號稱資深媒體人的楊秉儒先生,將其開創者究竟是誰的問題,當成一個美蘇互推的問題。

個人不知道楊記者的觀點從何而來,記憶中過去另有一說,指美國在布里辛斯基時代,曾在西方高峰會上提出「奶頭樂」的設計;其觀點與這十條相近;我不知其究竟,但是由某些史實,似乎可以想見其創始者。。。謹此說明於下──

史實真的是那樣的嗎?楊記者怎會有如此的想法。。。

據我個人所知,由當年史實上看,這應該是美國的統戰作為──在美蘇冷戰的需要下。。。

當年美國要如何鬥垮蘇聯,美國有錢、有資源,也就是有權勢,有追求自由的精神號召;這些都是美國的優勢;俄國沒有這些優勢條件,即使這十條拿來也耍不開,很難有效。

相對的當年列寧時代,俄共革命委員會中早就出現過提倡一杯水主義的婦女部長柯倫泰,把列寧弄得一個頭兩個大,最後想盡辦法把這位主張性解放,消滅自私的家庭,讓所有兒童進入幼兒園,提倡人人接受平等教育的柯部長高升,外放到北歐去做使節,隔離在外,不讓返國;

也就是,往後蘇聯雖知道性解放與自由平等的無限威力是可怕的,往後他們是以這個慘痛的歷史教訓,才逃過了這個物質誘惑與人性解放的陷阱;但是他們也知道這個威力強大的武器,自己是沒有能力使用的。。。

相對的,這種陷阱是只有美國這種宣揚自由的富裕國家才能輕鬆進行的。俄國沒有那種條件。。。追求真正左翼理想主義的革命家,如果真的以俄國為標竿,一定懂得必須迴避這一可怕的陷阱。。。而嚮往自由要想由封建體制中解放的右翼社會運動,卻很少人會注意俄國在這方面可怕的經驗,這可能也是我島上這批右翼社民傾向者墮落的真實背景。。。

所以個人認為該一強調收買與性解放的設想應該是美國的產物。

而我們面對親美的社民傾向者,今天可憐可怕的墮落,我們就不需要太受驚嚇了。。。

我們社會中這群年輕的右翼社民傾向者,要及早回頭,及早自我批判啊

我們堅持繼續關心並寄予我們社會期望的朋友們,

請留給他們一個機會,他們終究是我們的子弟與學生。。。

一個公民教師誠懇的省思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