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篡位看中西歷史和政治大不同 | 郭譽申

東羅馬帝國,又稱為拜占庭帝國,立國約千年,長壽得令人懷疑。細看東羅馬的年表,我才恍然大悟。帝國被區分為十幾個王朝,各個王朝屬於不同家族,但都保留東羅馬的國號,東羅馬因此長壽。其實每個王朝平均僅有幾十年,然後被下個王朝篡奪了皇位。

古代歐洲多數時候是小國林立,偶而形成大國,像東羅馬,就常發生將領篡奪皇位,不過將領篡位多半不更改國號。對比之下,中國的朝代都是同一家族,篡位在中國歷史上比較少,一般都要改國號,即所謂的改朝換代,並且篡位多出現在中國分裂的亂世。

篡位指原來沒資格當皇帝的權臣把皇帝趕下皇位,而自己當上皇帝。篡位在中國歷史上遠比歐洲少,一個主要原因是中國自古有極嚴明的君臣倫理關係;歐洲當然也有君臣倫理關係,但是不如中國嚴明。中國自周朝就有宗法制度,明訂了家族內的倫理關係,儒家又把君臣關係視為五倫之首,這些觀念深入人心,就形成了極嚴明的君臣倫理關係和皇位繼承制度。老百姓因此把篡奪皇位的權臣視為亂臣賊子,權臣自然不敢輕舉妄動,而就算妄動了,也容易失敗。若權臣篡位終於成功,就必須改朝換代,重立宗廟,以表示自己是重新得到天命的天子。

中國古代比歐洲少權臣篡位的另一主要原因在於,中國早在戰國和秦漢時代就削減封建貴族制度,而實施文官治理郡縣的制度 (後來加上科舉選拔文官),並且把軍權和財政權盡量分離。中國的大臣所掌握的權力有限,因此不容易發生權臣篡奪皇位或脫離中央而割據地方。對比之下,歐洲長期實行封建貴族制度,軍事將領時常既有軍權又是貴族,於是有封地的財政權,又能夠家族繼承,將領掌握太大權力,自然容易造成他們篡奪皇位或割據地方。

中國自古少篡位、少軍人割據,又實施文官治國,中國因此較能維持統一的龐大國家,而歐洲多篡位、多封建貴族,因此形成多國林立。古代的國家自我防衛非常重要,小國幾乎必須全民皆兵,兵農合一;而大國則只需要部份人民服兵役即可。換言之,小國的防衛成本一般比大國高得多。龐大的中國能節省防衛成本,因此多數時候比多國林立的歐洲發展得較好,人民的生活相對較富足。(後來的工業革命讓歐洲大躍進是例外狀況) 中國曾多次被異族侵略和統治,但中國文明不曾中斷,因為中國龐大、人口眾多,異族反而被消融於中國之中。

現代政治學很推崇古希臘城邦的政治制度及柏拉圖、亞理士多德對政治學的貢獻。部份希臘城邦曾實施民主制度(雖跟現代民主有頗大差異),及希臘哲人研究包括民主在內的各種政治制度,是很先進。然而希臘人,包括希臘哲人,太滿意於小國寡民的城邦,而完全忽略了大國的治理問題及諸希臘城邦如何能融合成一大國。希臘城邦因此終於全部滅亡,而希臘文明幾乎長期中斷。

對比之下,中國對大國治理發明了郡縣制、文官治理、軍權和財政權分離、科舉選拔文官等制度,使中國大一統,中國文明長期持續,因此中國古代的大國政治學絕不遜於歐洲的城邦政治學。現在中國大陸的國家治理優於大部份國家,看來也得益於中國古代先進的大國政治學傳統。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