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嘲 | 劉廣華

觀察到最近這幾年出現了稱之為脫口秀的新式綜藝。

這種綜藝型態有別於傳統的單口相聲跟台灣80年代盛行的秀場表演,反而較類似於西方的stand-up comedy,也有人翻譯成單人喜劇、單人脫口秀、或站立喜劇。

Stand-up comedy目前在兩岸年輕人間頗為盛行,對岸以《吐槽大會》、《脫口秀大會》為代表,台灣則有《卡米地站立幫》、《博恩站起來》等在社群媒體間流傳,點閱率動輒百萬以上。

劉杯杯人老心不老,為了趕上流行,很是聽了一些;哈哈大笑之餘,也發現到這種表演方式看似隨興,好像就是一個人在台上打打嘴砲耍耍嘴皮子,逗觀眾開心而已;實則準備起來並不容易。

表演者通常要扣準流行趨勢跟時事編段子寫稿;要鋪陳,要爆梗,不然沒有笑點;節奏也得抓對,爆點跟爆點的間隔太短,觀眾反應不過來;太長,觀眾開始走神打呵欠。

兩岸間因社會關注事件跟流行次文化不太相同,笑點不太一樣,段子的切入點也就有別。

總的來說,台灣表演題材豐富,基本上毫無顧忌的碰觸政治、宗教、甚至情色議題,有時也會口無遮攔,用髒話諧音融入段子創造笑點。

大陸方面比較是一般社會性議題,以生活周遭事件為題材,應是跟政治環境有關,很多東西不能碰。

大體上,都蠻好笑的。

不過,劉杯杯老人家年衰體弱有三高,每每聽到肆無忌憚的嘲諷跟語言段子,血壓就蠢蠢欲動,感覺不是很養生。

聽來逆耳的多是嘲諷他人或針砭時弊的段子,一不小心就傷人,也容易陷入特定立場。

有人說自嘲是最高級的幽默;這種說法見仁見智,但至少較為中性。

當演出者把自己的挫折或痛苦轉化成自嘲的段子時,往往更能獲得觀眾的共鳴;像是消遣自己沒錢沒色沒人愛,自己對自己揭短,嘲弄自己的失誤,甚至禿頭麻臉腹大股圓腿短等生理缺陷,進而放大、誇張、剖析,再引申發揮,有時正話反說,自誇自讚,自圓其說,往往更能博得哄堂大笑。

憑心而論,自嘲不容易;如果沒有豁達、樂觀、超脫、自我調侃的心態和胸懷,就難以心平氣和的自嘲。

有個不知真假的笑話。

二戰德軍將領Hoffman參加宴會,緊張的侍者一不留神把酒灑在將軍的禿頭上;正當侍者戰戰兢兢地等將軍發作時,只見將軍不疾不徐的拿出手帕,擦乾禿頭,笑笑的說:

「小夥子,我禿了20幾年,這方法我也用過;沒用!」

將軍大度,舉室哄堂!

孔子周遊列國,在鄭國跟弟子失散了,惶惶然;後來有人形容他當時那樣子就像是喪家之犬;孔子坦然笑說:

「形狀,末也。而謂似喪家之狗,然哉!然哉!」

外觀其實不重要,不過,說我是無家可歸的流浪狗,可不正是如此嗎?

脫口秀也是一種藝術形式,當然可以「秀」以載道,嘻笑怒罵針砭時弊,抒發心中不平之氣,以澆胸中塊壘;不過,說到頭,脫口秀最大的目的還是搏君一粲,自嘲以娛人就好了,不必太認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